聪明人一秒记住 荷包网 www.hebao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hebaoge.com

    [ 欢迎光临 , ]

    大团结最新章节txt-----‘啊……啊……啊……’少女脑海一片空白,芳心虽娇羞无限,但还是无法抑制那一声声冲口而出的令人脸红耳赤的娇啼呻吟……

    他挑逗着少女那颗娇柔而羞涩的芳心不一会儿,只见少女下身那紧闭的嫣红玉缝中间,一滴……两滴……,晶莹滑腻、乳白粘稠的处女**逐渐越来越多,汇成一股淫滑的处女玉露流出柔佳的下身,粘满了他一手。

    张丹璇娇羞万般,玉靥羞红,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下身会那样湿、那样滑……

    张丹璇被他弄得银牙紧咬,显露出一副痛苦不堪又似舒畅甘美至极的诱人娇态,她双手抱住阿光的肥大屁股,她的玉手摸到了阿光的肛门,她突然玉指一用力,中指深深插入了阿光的肛门,尽管阿光上小学时就不是童男,但他的后门从没有失守,今天想不到被他的梦中女神破了后庭童子身。

    张丹璇不但走了阿光的后门,而且玉指疯狂**,她不停地扭耸她的**,胸前的玉笋跌宕起伏,乌黑秀发在空中猛烈飞舞。‘啊……啊……’张丹璇无法保留地娇呻艳吟着。

    阿光后庭初次被指奸,又是欢喜又是感到没面子,被玉女指奸的快感令他再也无法把持。

    他的双手紧紧捏住张丹璇玉峰顶上的两颗娇艳、灿烂的红樱桃,不顾新娘的叫疼声,下身的**在冲刺,破了张丹璇的童贞之躯,开启张丹璇这圣洁、娇贵、鲜嫩的极品处女花苞,一丝疼痛夹着一丝酥痒的充实感传遍张丹璇全身,她意识到阿光已突破了她的处女膜,他的**穿透了她少女的符印,占有了她价值500万的玉女处子贞操……

    ‘张丹璇,我要你永远做我的女人。’阿光欣喜令他梦寐以求的广州第一美女张丹璇的最神圣处女宫殿已被他打开了大门,他是第一个进入这座处女皇宫的贵宾,五年前他为了进入这座宫殿而被判五年监禁,五年后的今天宫殿的女皇主动邀请他光临。

    阿光得到了梦寐以求的张丹璇的初红,他感觉到**一瞬间便刺穿了张丹璇体内的柔软女膜,配合着张丹璇花房流出的阵阵处女破瓜落红,令阿光知道自己已代替朱罗得到了张丹璇这位二十三岁的青春玉女最宝贵的第一次。豁然贯通的一瞬间后,他朦胧地感觉到了前面微微破空的感觉,张丹璇幽谷花径内里的阻力突然减小了,阿光滚烫坚挺的下体已是‘突’地深入了一大半。

    ‘啊!阿光!疼!疼!!!’张丹璇突然感到了体内一下极其剧烈的疼痛,发出了痛楚难忍的低呼。

    她知道自己的神圣贞洁的处女膜已经被阿光哥哥所突破了,自己玉洁冰清的侗体终于完美无暇地献给了心中爱郎。身体的疼痛夹杂着复杂心理的安慰令她痛哭了起来。

    由于第一次交合,虽然已经有充分的润湿,加上张丹璇的处女幽谷又显得狭窄异常,阿光膨胀粗大的下体被玉人那处子美妙紧缩的幽谷秘道紧紧的包围挤压着,没有一丝的空隙,举步为艰。张丹璇修长柔美的大腿间粉红娇嫩的玉门被极度的扩张,原本娇嫩的粉红色已经被一种充血的深红所取代了。

    广州第一绝色玉人激烈的摆动着娇躯,修长柔美的大腿颤抖屈曲,费力地登踏着床铺精被,翘臀后缩,深陷入被中;纤弱细嫩的小手拚命地抵住阿光厚实的胸膛,用尽全身力气向外推。满头乌黑的青丝紊乱的披散在酥胸前、秀枕侧,星眸迷离,珠泪盈眶,梨花带雨般娇弱楚楚的风情。

    心中的玉人含泪忍痛的神情惊醒了阿光迷梦沉醉、肆虐张狂着的**,他清醒地知道如果再强行的进入,张丹璇那娇嫩的幽谷一定会疼痛难禁的。带着深深地歉疚和盈满的爱怜,阿光轻轻地吻上了绝色玉人的香颊,伸出舌尖,温柔地舔干啜尽伊人忍痛的泪珠和汗水。再转而深深吻住佳人的疼痛失血的香唇,吮吸舔尽上面的血丝。

    并且暂时让蠢蠢欲动地下体停止了前进,慢慢的转动下体,让下体顶端的圆形盖头研磨着玉人的花茎,扩张被撑开的处子幽谷四壁。

    阿光不忍心再让张丹璇疼痛。尽管自己勃发昂扬的**极度享受着玉人紧密幽谷的压缩挤弄,他仍不想只图自己的**而害玉人受苦,毕竟他心中爱极这兰心慧质的娇娆,哪怕是一些些委屈,也不愿意强力施加于她,此时心中佳人的感觉高于一切。

    尽管留恋难舍,阿光还是不进反退,硬生生地将自己火热硬挺的下体逐渐往外退出,这一退虽然轻柔缓慢,但阿光整个下体玉茎已基本上完全退出绝色玉人的体外,只剩下玉茎顶端的圆形充血盖头还停留在张丹璇神秘的幽谷内。随着他下体玉茎的缓缓抽出,大量的芬芳晶莹的香滑液体夹带着点点鲜红立即从石青璇幽谷秘道口流了出来。

    这触目惊心、嫣红夺目的艳丽色彩,是阿光至爱的玉洁冰清的绝代佳丽张丹璇最最珍贵、圣洁的处子之血,它流落在洁白柔软的床单上,好像缤纷雪地里清洁高雅的红梅,傲雪绽放,娇艳绮丽,盈润欲滴!

    张丹璇首次承欢、新瓜初破的巨痛,经过阿光这一番温柔呵护、轻怜蜜爱,已经慢慢退去。同时渐渐有另一种奇妙的感觉取而代之,石青璇又被另一种来自下身幽谷花蕾深处的瘙痒感所折磨,伊人芳心内感到自己娇嫩的花芯深处,好像被蜂戏蝶舞,鱼跃虫游,浅浅地接触又飘忽远遁,说不出的空虚难过。她几乎被那种不着边际的悬空感弄晕了过去,好想心中爱郎对自己大肆宠怜一番,可是碍于少女固有的矜持,虽然极度渴盼玉郎的爱怜,却羞于启齿,只得欲拒还迎地微微耸动自己娇挺的翘臀,芳心可可地暗示着心中爱郎早些有所行动、抚慰芳心。

    阿光大喜看了看自己玉茎上缠绕着、点点滴落的血丝,心疼地紧盯着佳人含羞带怯的娇颜,虽然眼角仍残留着未干的泪痕,眉梢依旧有过痛楚的皱迹,但那粉红的玉脸上满是欣慰惬意的浅笑,柔情似水的双眸里溢满欲说还休的春情,渴求的粉嫩唇瓣微微张开,喉咙深处轻吐出腻人的呢喃,这一切的旖旎情景都在向他发出强烈的召唤。而张丹璇娇柔无力的纤手开始紧紧地用住心中爱郎的身躯,下体**更不自觉地微微纽动,彷彿祈求阿光进一步的深入。

    此时阿光要是再不能体会佳人芳心所愿,就真的是大铩风景了。阿光的脸上浮现出惊喜意外的笑容,赶紧顺从佳人的意愿,身体力行地开始动作,俯身抱起已经羞红双颊、禁闭星眸的张丹璇,将她洁白润滑的双腿缓缓分开,让她跨坐在自己的大腿上,期间仍保持着自己粗大的玉茎顶端的圆形充血盖头陷入绝色佳人的幽谷秘道内,不曾稍离,动作间的摩擦接触,更有股**的快感。

    自然张丹璇此时也适度地感受了部分快感,但同时更多的渴求、**的**也强烈地冲击着原本玉洁冰清、清纯绝色的玉人,此时此刻,伊人已经完全被那**的漩涡淹没,渴求着进一步的陶醉、沉沦……突破张丹璇处女膜的大**尽情驰骋,很快一插到底,抵达了全广州床价最高的美女张丹璇的花芯。

    阿光不再将下体完全拔出,反而就着佳人因强烈**而滋生的历历春泉

    润滑下,重温旧梦,再次深深进入张丹璇的美妙幽谷。这一次,玉茎终于冲破了秘道里所有的障碍,直接找到了少女神秘的源头,成功的撞击在伊甸园深处鲜嫩的花蕾上。阿光的昂然挺立的**终于在少女神秘幽道的尽头找到了一处轻弹柔软、温润湿滑的温柔乡,这从未启封的神圣处女宫殿,现在打开了她紧闭的玉门迎接玉人心中至爱的玉郎。‘曲径未曾缘客至,蓬门今始为君开’。阿光不再压抑自己的**,不断地将自己坚挺的玉茎挺动**,轻柔而有力地抽送起来……

    ‘啊,阿光,好爽。’被处女破瓜的张丹璇没有预料的那样疼痛,她感激阿光那无微不至的前戏,让她的初夜少有疼痛只有欢愉。

    阿光在张丹璇处女花苞内疯狂**,火烫直烙着张丹璇柔软的幽径嫩壁,插得娇慵无力的张丹璇舒爽至极。张丹璇挺腰迎合,阿光的抽送恰倒好处,数浅一深的节奏,刺得女神感觉整个小蜜壶酸痒酥麻,**不断从女神的嫩蕊之中采撷着琼浆玉液,张丹璇拚命地向后顶挺雪股**承欢迎合,她旋转着**,让幽径四周的嫩肉都被刮的又酥又软。

    张丹璇拚命扭动**,享受着生命中第一次极乐**,她的花房玉壁阵阵收缩,花心吸吮**,**顶撞花心,张丹璇小手向下一滑,又将阿光两个肉丸攥在了手里,轻轻的揉弄着。

    张丹璇初承**,几下就到了**,‘啊……不行了……好……好舒服……

    我……我泄了……我……‘阿光的**令女神不住欢叫,溃不成军,很快张丹璇浑身急遽抖颤,一道热滚滚的春水自玉宫深处急涌而出,阿光的**赶忙采摘着女神的玉女元阴,射出宝贵的玉女阴精后,’唔……唔……唔……轻……轻……

    点……唔……唔……喔……‘张丹璇花靥羞得绯红,玉体娇酥麻软,滑嫩粉脸娇羞含春,秀美玉颊生晕。

    ‘阿光……我要……快将jīng液射出来。’此时的张丹璇已在男欢女爱、云交雨合的**快感中娇啼婉转、欲仙欲死。

    ‘小丹璇,一切刚开始,才插了五分钟,现在jīng液出来就是早泄了,和你第一次做,我一定坚持一小时再将jīng液喷入你的玉宫。’‘阿光,可是我泄了。’一丝不挂、玉体横陈的张丹璇犹如一朵带雨梨花、出水芙蓉,娇艳绝美、楚楚含羞地合上修长雪滑的优美**。

    ‘小丹璇,先休息片刻如何。’美女新娘羞涩地点点头。阿光慢慢从张丹璇花苞内退出**,随着**的退出,一股乳白粘稠、晶莹亮滑的玉女**和她的处女血渗出张丹璇的小蜜壶,多么娇艳的色彩,那绚丽多姿的处女血证实阿光完成了多年的梦想,他得到了广州床价最高的第一美女张丹璇二十三年来最珍贵的第一次。

    他让张丹璇欣赏他**上缠绕着的血丝,‘小丹璇,你已为我处子落红,你后悔吗?’张丹璇摇摇头,‘阿光,我不后悔,只要你让我领略蚀骨**的**。’‘小丹璇,想品尝一下自己的处女血吗?’张丹璇娇靥晕红,星眸欲醉,她含住阿光的**,将他棒头、棒身上的处女血都舔干净。‘阿光,你已将小丹璇破瓜落红,可小丹璇的玉宫还没品尝阿光哥的男子精华,阿光哥,继续吧。’‘小丹璇,想不到你这么急。’阿光伸出舌头在张丹璇那粒稚嫩而娇傲的少女玉峰上轻轻地舔、擦一个冰清玉洁的神圣处女最敏感的‘花蕾’、蓓蕾;一只手也握住了新娘另一只饱满坚挺、充满弹性的娇软玉峰,并用大拇指轻拨着那粒令人目眩神迷、嫣红娇嫩、楚楚含羞的少女草莓。

    ‘你讨厌,阿光,能让我尝尝颠鸾倒凤、被翻红浪、巫山**的快感吗?’张丹璇端庄秀丽的容颜此时羞赧尽现,雪玉似的肌肤很快红粉菲菲,高耸于双峰之上的一双赤玉葡萄也熟透般羞立起来。

    阿光将早已蓄势待发的巨炮也已架上了张丹璇湿漉漉的花苞入口,**重新插入了张丹璇的小蜜壶,这次**一插到底,坚挺昂立的神具已如离弦之箭直贯而入,直接插到张丹璇的花芯,张丹璇娇羞万般,玉体娇躯轻颤,柔美的**紧紧夹住那‘蓬门’中的大**,美女新娘要用疯狂的作爱来迎接生命中第一个男人。

    ‘……啊……唔……嗯嗯……’**迷离的张丹璇突然觉得一条异常粗大的**带着雷霆万钧之势刺入了自己体内,窄小温热的宝径内瞬间被撑塞涨满,晶莹洁白的**一阵的颤抖、抽搐,美妙结实的双腿痉挛着紧紧夹在了一起。阿光感受到了张丹璇花径的紧窄和火热,阿光向前猛力一顶,巨大的**顺着嫩滑的幽径直入到极品花苞的尽头,一口吻在了同样娇柔的花芯上。接着,阿光摇动起腰臀,令**在紧迫狭长的玉径中旋转研磨起来。

    体内灼热的巨棒快速地抽动着,强烈的摩擦使张丹璇娇嫩的花房玉壁一阵阵的扩张、收缩,张丹璇荡漾的春情终于也如潮水般氾滥,一涨一退起来。‘啊…

    …唔……啊……‘声声的娇喘不断的自张丹璇口中传出,又是羞涩又是哀怨的呻吟清晰地回荡在房间里,她迷失于茫然无边的欲海中。

    广州第一美女张丹璇的**已被阿光完全挑起,软语呻吟之间,谷中春泉又不断潺潺流出,纤腰更是前后不住挺送,迎合着两人的攻势。两人在新娘的婚床上开始了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

    阿光像一匹脱缰\的野马,不停地在张丹璇修长**上驰骋着;又如乱蝶狂蜂,只向她花苞深处的花心去采!像头野兽在她娇躯上肆意地发泄着,双手搓捏着小丹璇的玉峰,**疾抽缓插,记记皆重重撞击着她的臀肉。

    ‘唔’张丹璇芳心娇羞欲醉,她觉得一条又硬又大、又烫又长的**逐渐插进自己的玉体内,随着阿光一阵猛力的挺送,粗大的**直挺进张丹璇的花径深处,‘啊’阿光感到自己的**完全顶进了张丹璇的小蜜壶,占领了那幽深火热而紧窄娇小的少女花径的每一分空间。在张丹璇美眸珠泪涟涟的注视下,一阵短暂的静默后,他在紧窄娇小的柔嫩小蜜壶中迅速抽动挺送起来。

    阿光的雄躯在张丹璇美丽**上耸动着,**在那异常紧窄娇小的幽深小蜜壶内**,而张丹璇则在他身下娇羞地蠕动着雪白如玉的**,欲拒还迎,鲜红娇艳的樱桃小嘴微张着,娇啼轻哼、嘤嘤娇喘。突然他俯身含住充血硬挺勃起的嫣红草莓,舌头轻轻卷住柔嫩樱桃一阵狂吮,一只手握住另一只颤巍巍娇挺柔软的雪白椒乳揉搓起来。

    张丹璇柳眉微皱,贝齿轻咬,娇靥晕红,桃腮羞红似火,在那根粗大**逐渐深入雪白无瑕美丽玉体的过程中,一阵令人头晕目眩的强烈快感刺激涌生,清雅丽人急促地娇喘呻吟,娇啼婉转。在阿光的奸淫蹂躏中,张丹璇情难自禁地蠕动,娇喘回应着,一双娇滑秀长的**时而轻举、时而平放,盘在他腰后,随着**的每一下插入抽出而迎合地紧夹轻抬。艳比花娇的美丽秀靥丽色娇晕如火,樱唇微张,娇啼婉转、呻吟狂喘着,一双柔软雪白的如藕玉臂紧紧抱住阿光宽阔的双肩,如葱般秀美可爱的如玉小手紧紧地抠进肌肉里,奋力承受阿光的雨露滋润。

    【et】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