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人一秒记住 荷包网 www.hebao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hebaoge.com

    [ 欢迎光临 , ]

    大团结最新章节txt-----阿光又不失时机好好奖励了她一番,他吻住张丹璇柔软湿润的鲜红香唇,轻缓地柔吮着那饱满、肉感的玉唇,又吻卷住她那羞答答的娇滑兰香舌,久久不放,直吻得张丹璇娇躯连颤,瑶鼻轻哼。

    阿光的嘴一路往下滑,吻住一粒稚嫩玉润、娇小可爱的嫣红葡萄,一阵柔舔轻吮,吻了左边,又吻右边,然后一路下滑。

    阿光一直将张丹璇吻吮、挑逗得娇哼细喘,**轻颤,美眸迷离,桃腮晕红如火,冰肌雪肤也渐渐开始灼热起来,下身玉沟中已开始湿滑了,他这才抬起头来,吻住美眸轻掩的张丹璇那娇哼细喘的香唇一阵火热湿吻。

    阿光俯身吻住张丹璇那正狂乱地娇啼狂喘的柔美鲜红的香唇,企图强闯玉关,但见张丹璇一阵本能地羞涩地银牙轻咬,不让阿光得逞之后,最终还是羞羞答答、含娇怯怯地轻分玉齿,丁香暗吐,阿光舌头火热地卷住那娇羞万分、欲拒还迎的少女香舌,但觉檀口芳香,玉舌嫩滑、琼浆甘甜。含住张丹璇那柔软、小巧、玉嫩香甜的可爱舌尖,一阵淫邪地狂吻浪吮……张丹璇樱桃小嘴被封,瑶鼻连连娇哼,似抗议、似欢畅。

    阿光粗暴地拔出**,用力一顶,凶猛巨大的**再一次冲破了重重的障碍,狠狠地向俏张丹璇菊蕾深处钻去……一阵汹涌澎湃的痛楚把张丹璇拉回了现实,这时,阿光的**已开始强力地抽动,毫不怜惜地向她发动了最残酷暴虐的破坏,她只觉得下身疼痛如裂,像是快要被阿光的**割成两半似的;她绝望地摇起头来,向阿光发出了楚楚可怜的求饶,一时间,散乱的秀发在风中无助地甩动,豆大的泪珠和汗珠在夜空中飞散。

    阿光在张丹璇的菊蕾内横冲直撞,她的嫩肉紧紧地夹着他,每一下的抽、插、顶、撞,都要他付出比平常多几倍的力量,但也带给了他几十倍的快感,这时,别说他听不到她的求饶,就算听到了,在这失控的情况下,他也不可能停下来,他只能一直的向前冲,不断的冲、冲、冲、冲、冲、冲、冲……过得一会。

    阿光见张丹璇挣扎不烈,已知她心意,腰间用力,大**一寸一寸地向她的深处挤去……阿光的**坚定地前进,很快的又插到了底,只觉张丹璇菊花蕾口的一圈嫩肉紧紧地住勒他的**根部,那紧束的程度,甚至让他感到痛楚,然而,那一圈嫩肉后面,却是一片紧凑温润柔软,美如仙景。他深吸了一口气,把**慢慢地抽后;这时,张丹璇双手一紧,已抓住了他的手臂,指甲深深地陷入了他的肉中,脸上神色似痛非痛,似乐非乐。

    大**的进出已不像之前的艰涩,张丹璇只觉菊蕾痛楚慢慢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阵又酸又软,挠人心烦的异常快感……。

    张丹璇**不断,艳绝天人的俏张丹璇那双醉人而神秘灵动的星眸此时半眯着,长而微挑睫毛上下轻颤,柔和挺立的光润鼻端微见汗泽,鼻翼开合,弧线优美的柔唇微张轻喘,如芷兰般的幽香如春风般袭在阿光的脸上。

    阿光耕耘得更加卖力,此时此刻,张丹璇芳心深处已被阿光完全挑起,兴之所至,纵然理智尚在,却已无法阻止本能的需索;菊蕾内外胀痛虽未全消,却已被异样的快感完全盖过,下体畅快感如浪拍潮涌般扑来,舒服得她浑身发抖,顿时间,什么羞耻、惭愧、尊严,全都丢到一旁了,不但不再求饶抗拒,还本能地耸起了丰臀,嘴中发出了鼓励的呻吟……‘阿光哥,再用力点。’张丹璇开口求欢,随着阿光的急速挺动,佳人纤细的柳腰本能的轻微摆动,似迎还拒,嫩滑的花唇在颤抖中收放张丹璇感觉菊蕾一种很难形容,涨涨的,酥酥的满足感。

    阿光大举抽送,他的攻势也慢慢地展了开来,开始**起俏佳人又紧又热的菊花蕾。很快就将张丹璇的**完全挑起,软语呻吟之间,谷中春泉又不断潺潺流出,纤腰更是前后不住挺送,迎合着阿光哥的攻势。

    ‘啊啊…好爽…好舒服…啊…不要停…’张丹璇已情到了极处,爽的神魂颠倒。

    张丹璇感到后庭谷道都被塞的满满的,巨棒在身体内抽送着,佳人彷彿置身仙境,一道又一道无法言喻的快感震撼着她每一寸肌肤,她痛快的发出惊天动地的**,连续达到前所未有的**。

    阿光一手压住她的粉背,一手扶住着她纤腰,压得张丹璇一双玉臂根本撑不住床,只有隆臀高高挺起,迎上阿光在她菊蕾内一下接着一下的大力抽送。

    阿光也在张丹璇菊蕾深处疯狂**,放开架子,使出浑身解数,感受佳人逐渐产生快感的同时自己也享受着佳人那美妙后庭,娇嫩菊花蕾所带给他的欲仙欲死,飘飘然,如登仙境的**余韵,突然机伶伶的一个冷战,阿光发出了一声野兽般的怒吼,同时,**向张丹璇的深处急冲;迷糊间,佳人只觉得身体里那可怕的东西突然震动了起来,一缩一胀间,一股股的热流喷进了她的菊蕾深处。

    菊蕾深处被阿光阳精一冲,张丹璇也到达**,她婉转呻吟,在与阿光哥共赴巫山下,攀上了一次又一次的快乐高峰。

    阿光从佳人菊蕾拔出**,让佳人正面躺在床上,分开佳人玉胯,再次将兵器插入张丹璇的花苞。

    阿光一只手搂住玉女娇软纤滑的细腰,手掌握住少女一只怒耸**,指尖轻夹着那一粒稚嫩硬挺、娇羞可爱的动人**揉搓、轻拨,一只手轻抚着张丹璇玉滑光洁的雪臀和那细滑晶莹的柔美玉背……

    阿光下身一下比一下有力地向张丹璇的玉胯进攻着,逐渐加快了节奏…

    …清纯可人的玉女楚楚含羞地随着那越来越高燃的欲火,蠕动着配合阿光的**在她花房内的进入、抽出……

    一阵**交欢、颠鸾倒凤,只见小小的合欢床上两具一丝不挂的**翻滚交合、缠绕交媾……

    一对疯狂的男女舍死忘生地**交配、疯狂合体……

    阿光在张丹璇那淫滑不堪的花房内**了近五百下后,一次急促地低呼,只见阿光迅速地从玉女的花房中抽出**,然后又迅猛有力地向张丹璇的花房深处刺进去——张丹璇欲仙欲死地娇啼婉转,淫媚入骨的淫呻艳吟,早就已经接近于崩溃的边缘,由于有了前交媾合体的的经验,她羞涩地知道这是阿光最后也是最**的一刺了……

    张丹璇娇羞而迫切地用力向后一送光洁玉美的柔嫩雪臀……

    阿光深深地插进张丹璇娇小紧窄的花房深处,硕大浑圆的滚烫**直顶到张丹璇的花房最底部……,顶在那含羞绽放的柔嫩花蕊--阴核上,一阵跳动,再次与男人合体交媾,再次尝到了那**蚀骨的快感,爬上了男欢女爱的高峰,领略了那欲仙欲死的肉欲**,一个刚刚处女破身,一个清纯可人的娇羞玉女的身心都再已受不了那强烈至极的**刺激,张丹璇终于昏晕过去了,进入男女合体交欢、犹如小死的最高境界……

    经过这一番狂热强烈的**、顶入,阿光早就已经欲崩欲射了,再给她刚才这一声哀艳凄婉的娇啼,以及她在交欢的极乐**中时,下身花房膣壁内的嫩肉狠命地收缩、紧夹……,弄得心魂俱震,阿光迅速地再一次抽出硕大滚烫的火热**,一手搂住张丹璇俏美浑圆的白嫩雪臀,一手紧紧搂住清纯玉女柔若无骨、盈盈一握的纤纤细腰,下身又狠又深地向张丹璇的玉胯中猛插进去……

    粗大的**带着一股野性般的占有和征服的狂热,火热地刺进张丹璇的花房,直插进玉女早已淫滑不堪、娇嫩狭窄的火热花房膣壁内,直到花心深处,顶住那蓓蕾初绽般娇羞怯怯的稚嫩阴核……

    硕大浑圆的滚烫**死命地顶住玉女的阴核一阵令人欲仙欲死地揉磨、跳动……

    一股又浓又烫的粘稠的阳精淋淋漓漓地射在那饥渴万分、稚嫩娇滑、羞答答的阴核上,直射入张丹璇幽暗、深遽的玉宫内……

    这最后的狠命一刺,以及那浓浓的阳精滚烫地浇在张丹璇的娇嫩阴核上,终于把美貌诱人的张丹璇浇醒……

    被那火烫的阳精在张丹璇最敏感的性神经中枢上一激,清纯娇美的可爱玉女再次的一声娇啼,修长雪白的优美**猛地高高扬起、僵直……,最后又酥软娇瘫地盘在他股后,一双柔软雪白的纤秀玉臂也痉挛般紧紧抱住阿光的肩膀,十根羊葱白玉般的纤纤素指也深深挖进他肩头,被欲焰和玉女的娇羞烧得火红的俏脸也迷乱而羞涩地埋进阿光胸前……

    那一丝不挂、柔若无骨、雪白娇软的玉体一阵电击般的轻颤,深处的玉宫猛射出一股宝贵神秘、羞涩万分的玉女阴精玉液……

    汹涌的阴精玉液浸湿了那虽已鞠躬尽瘁,但仍然还硬硬地紧胀着她紧窄花房的**,并渐渐流出花房口,流出玉溪湿濡了一大片洁白的床单……

    ‘我爱你,我要永远做你的女人。’当晚阿光与心中的女神--张丹璇共作爱十次,才搂着佳人**的**一起进入梦乡…………

    【et】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