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人一秒记住 荷包网 www.hebao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hebaoge.com

    [ 欢迎光临 , ]

    ——(六)

    在801房,美艳妓女们让我进了浴室,我也脱下了自己的衣服,看着随着我走动一在股间一晃晃的ròu棒,众美艳妓女心都醉了,本来我那俊朗充满魅力的模样就已经迷死她们了,加上有异非常人的男性特征,令这些浓艳打扮的香艳美娇娘们更是情动不已。

    随着我泡进了大浴盆,众美艳妓女才回过神来。

    美女帮我搽香皂,众美艳妓女水汪汪欲滴的美目盯着我那大白ròu棒,柔茵看着我,她双手轻轻的捧着我的大ròu棒顶端的大guī头用香皂轻搓着。好舒服的感觉立刻传来,我不由又是开心又是兴奋,大ròu棒勃然而起。

    看着我的坚硬大ròu棒,众美艳妓女心都酥了,特别是柔茵两只小手捧着那又热又烫的大guī头,只觉得阵阵的热量随着大guī头的颤抖勃动传来,从小手传遍她的全身,她更是有如电击一般,无比的**刺激让她全身火热,那出众的丰挺酥胸开始随着急促的呼吸肿涨起来,更是敏感了,那奇异的感觉令她十分难受。

    柔茵想倒在这可爱人儿的怀中,放声娇声呻吟着,但是理智告诉她不能,现在她只能双手有力地捧着我可爱可亲的大guī头,娇羞无限的爱抚着它,她整个人已经是晕陶陶的无力自主。

    美娴、小莉见柔茵开了头,于是也伸出纤纤玉手为我搽香皂。

    哗,但见三艳妓一个美娴抓住我的大ròu棒根部二把,小莉抓住大ròu棒中段二把,柔茵是一只手抓住靠向大guī头的一段,一手抓住大guī头,好一副美妙春景,好一个大ròu棒。

    整根大ròu棒在三艳妓玉手五把抓住竟还有近一寸露出,而那粗大的茎体,巨大的guī头又岂是一只手可包住,还有那深深的龟沟,呈钜齿状高高鼓起的边缘的……

    看着如此诱人、可怕、可爱的大ròu棒,众美艳妓女呼吸更为急促,本已娇红的粉脸羞得宛更如醉酒一般娇艳迷人!

    看到三位艳妓美艳的玉颜,晕红的倩脸,使得我也有点害羞,不过不受控制的热血直往上涌,心儿骤然狂跳起来,大ròu棒倏地更为胀硬昂首挺胸地坚挺在澡盆中中。

    三香艳妓女看到我呼吸急促的样子,她们也变得愈加兴奋,内心深处的**渐起。三艳妓都感觉到自己樱桃般艳丽的rǔ头渐渐地变硬挺立起来,整个丰满的**胀疼用疼的,真想能够抓捏一番,加上看到我下体高高勃起的大ròu棒,更是感觉下体肉穴灼热的又痒又酥,又酸又胀,并且有些颤抖了,淫液不受控制的涌出。

    三艳妓套动我的大ròu棒的玉手更快了,好象已忘记洗澡的初衷了,不是洗身子,纯粹是洗大ròu棒一般,把我的大ròu棒搓得是红光满面,更为粗挺。

    一只手半包我大guī头的柔茵感受最深,只觉得的大guī头越来越热烫,一鼓一鼓,好大啊,她情迷的把另一只纤纤玉手挪过来,两只手颤抖的捧包着我的大guī头,有如包住勃动的大心脏一般。

    美娴和小莉也没闲着,四只玉手有如流星一般快速的在我的大ròu棒茎体上套动着,将个大ròu棒套得青筋勃起,火烫灼人,一柱擎天。

    好一副春宫画,三个顶级美艳妓女在玩弄着我的大ròu棒,恐怕不羡死各个男人了。

    香艳的洗澡春情终于过去了,我是舒服的躺在床上,这下可难为了三位美娇娘,只觉得下体都湿透了,又沾又腻,更要命的是下体美穴又痒又酥,于是她们一个个轮流的又去浴室洗一次,个中自摸的过程自是不为人所知了。

    我突发现柔茵房的灯已经熄了,但门却并没关好,而且似乎有微弱的声音传出来。“咦,还没睡吗?”

    想到柔茵凹凸美妙的玉体和美脂粉艳口红,不由心中一动,去看看吧。但我脚步却不由自主的走到门前,声音更清晰了,不过我发现这似乎是柔茵的声音,并且……好象是在呻吟。

    “奇怪,听起来好象不对劲……还是看一下吧。”我自我解释着,轻轻的把头凑向门边,吸了一口气从门缝向里看去。

    眼前只见柔茵一个人躺在床上,从我的角度刚好可以看到她全身。只见柔茵的睡袍完全敞开,象床单一样铺在床上,而她的粉红色乳罩也被撩到胸部以上,白晰的肌肤呈现出淡淡的红色。

    但见柔茵雪白高耸的**,此时完全的暴露在我的视线中。而且,这对**正被她的左手不断揉搓着,变化出种种淫媚的形状。

    下体双腿则大大张开,最隐密的部位上并没有东西遮住,只有她的右手覆在上面激烈的活动,我甚至看到了亮闪闪的沾液正不停的从她的手指动作中汹涌流出。

    但见柔茵那张平时充满庄严圣洁的美丽脸庞扭曲着,此时能看到的只有淫猥而饱含**的表情。而口中也一直传出与手的节奏相合的呻吟声。

    “啊……啊……啊啊啊……不……受不……了……啊……好……啊……我的……啊……花……瓣……好热……好……啊……想要……啊啊……又热……又大的……啊……想要……”她在**着……

    柔茵的右手停止yīn户内不停转圈,而将中指渐渐深入了花瓣。她的声音随之增大,在昏暗的绣房里回荡,而不停泄出的沾液从手缝中溜出。

    我心脏却剧烈的跳动,不住的喘气。

    我的耳边回响着柔茵呻吟的话语,眼前看着柔茵淫荡的动作,此时的柔茵只是一头单纯沉迷在**中的女人。

    我只觉得连空气中都充满异样的气味,一种甜香甜香,又带种骚淫的脂粉味。

    “啊……这……啊啊……我……啊…………啊……柔茵感觉……好……啊啊……不……我要她啊……”

    柔茵的身体扭动着,沉迷好象我在挑弄她,在自己自慰的快感中。

    而目睹这一切的我,股间的ròu棒也膨胀到几乎要爆发的地步。

    “啊!啊!啊!啊!啊!啊!啊!”随着长长的尖叫声,柔茵达到了**。

    我只见她整个娇躯向上一拱,美丽丰隆的臀部向上一抬,下体被盖住的地方高高翅起,大量的从手缝中迸泄出乳白的沾浓的有如膏如脂的东西来。

    终于柔茵的玉手垂下了,双手无力的垂下,整个人瘫倒在床上。

    我不由睁大眼去看,但见柔茵双股中间一物又高又隆,白嫩嫩的肿物上面一片黑毛,像个大包子。这大白包子现在已更裂开,两片丰满有如嘴唇的条状肉大大分开,露出里面两片红肿有如花瓣中间仍不断流出乳白的东西来。艳妓们的下面是这么丰满的,有如上面那对丰乳一般迷人。

    我那里还能克制,掏出自己的大ròu棒,不停的搓弄起来,我知道越弄是越舒服的,双手搓得飞快,很快就把大ròu棒搓得又长又大又粗………

    我正舒服着,突然浓浓的脂粉扑鼻,一只又香又柔的小手捂住我的口。

    我惶急的转头一看,原来是美娴,艳妓美娴正晕红着玉脸,美目媚光四溢的看着自己,一幅欲笑欲怒欲羞的样子。

    “你在干什么……”美娴低声道,同时放开了捂着我的玉手。

    “我……我……”我吓得不敢说话。

    不想我的大ròu棒还没完全消退,有如根木棍顶入美娴的双股间。美娴被这长枪一顶到双股,只觉全身不由一阵酥麻,只觉双股之间的硬物又热又烫,令她又喜又羞。不由轻推我一把,笑道:“你又把……那个拿出来了”

    看着我的样子,美娴又气又爱,道:“跟我来……”

    我紧随其后,两人往美娴的房间而去……

    我实在想不透怎么自己的丑样会给美娴看着,我可不知,美娴是自己主动来找我与她睡,不然我去了别的姐妹那儿,她可不好开声了,虽说今晚我应与她睡。

    淫荡艳女美娴将我叫入房扣温柔道:“我看见了你在张望柔茵。”

    浓脂艳抹的美娴脱下衣袍、花边的乳罩、纯白有蕾丝的小纱内裤。“哗”但见她肥瘦适中,恰到好处洁白如玉的**一丝不挂的呈现在我眼前。

    她实在是个尤物,乌黑而柔软的秀发,披散在床上,一双窥人半带羞的媚眼;小巧如菱角般,搽满口红的小嘴,是那么迷人;雪白如玉,凝脂般,且又微微透红的**,既丰满,又细嫩;一身洁白滑溜溜的肌肤,胸前一对极其丰满的乳峰,高耸而坚硬,顶上一粒腥红的rǔ头,有如草莓般的艳红,令人垂涎欲滴;平滑的小腹,两股交界处,阴毛丛生,有如一片小草原;高高隆起的肉丘,柔弱无骨,在乌黑的阴毛遮掩下,一条细细的肉缝,若隐若现。

    这令我心跳血涌,呼吸加速。

    美娴素手抚摸着丰润结实高耸的**,她还轻轻的用脂粉口红抹弄着自己迷人的**。

    我看着艳妓美娴那晶莹硕大,雪白鼓胀的美乳,整个心都欲跳出胸脯,它那娇嫩的模样,好象一捏就会令它整个都出水一般,真是吹弹欲破。

    美娴纤纤玉手渐渐地下移来到了芳草如茵的神秘的三角地区,而我的心跳也随之更快了,气息粗浊,ròu棒渐渐地充血硬挺起来,星目直喷射出**之火,注视着美娴那让我遐念丛生,意乱神迷的隐密私处。

    终于又到了那在神秘草原下,高高鼓起有如一个大白包子的阴部,果然比那少女肥多了,和柔茵相比都是一般高鼓鼓的,一样有很多的毛,当她的手完全摸向那包子的时候,我的大ròu棒不由自主完全膨胀了。

    在这万物都似已凝固,无比寂静的房中,美娴清楚地听见我粗重地喘息声,想到我现在是已充满着**的眼光看着自己,她芳心羞意油然而生,心儿跳动,桃腮发热飞红,娇躯火热,“我要是忍不住,扑上来了就好了!”想到这她又感到很是兴奋。

    美娴颤抖的将覆盖在**上茂密乌黑的阴毛拨开,露出肥厚殷红微微向俩边翻出的大yīn唇,又在上面喷香水和搽脂粉。

    我痴迷的望向这搽满脂粉的大肉唇,好香艳啊!接着美娴又用纤纤玉指将大玉唇左右分开,剎时那最令人为之疯狂,心醉神迷的**胜景展露出来。那艳红柔嫩的小玉唇有如透明的肉片紧紧的夹着、它的上端把黄豆大小珠圆小巧殷红的小肉豆紧紧的顶出、它的中端紧闭着,堆挤着使若一线的肉穴口鼓凸凸的。

    美娴分开这两片大yīn唇,露出两片更嫩、更娇艳的嫩肉叫小yīn唇,两片小yīn唇上面会合处的这一粒鲜艳娇嫩的**yīn蒂,她往上面用口红抹弄起来。美娴还用手轻轻地拨弄了yīn蒂几下,yīn蒂有些发涨勃起了,艳红艳红的。

    刚才偷看柔茵时,看不清她下体郁郁葱葱黑长的阴毛,及小肉唇,而此刻覆盖在艳妓阴毛下的**美景全部展露出来。这一切使得我欲火腾升,热血直往上涌,心儿骤然狂跳,ròu棒倏地更为胀硬昂首挺胸地坚挺起来。

    美娴听到我的气息愈来愈粗重急促,她也变得愈加兴奋,内心深处的**渐起。

    她樱桃般艳丽的rǔ头渐渐地变硬挺立起来,看到我下体高高鼓起的一团,想起它就是这段时间基本上是天天所见的大ròu棒,她更是感觉下体肉穴恍如火烧般灼热,并且有些湿润了,淫液不受控制的涌出。

    我**之火充盈胸中,头昏脑胀,立即扑上去,疯狂舔弄她的香艳yīn唇。我突听美娴娇鸣一声,整个丰满的臀部一抬,那桃源胜景的两片大肉唇一阵颤抖,小红豆高高勃起,鲜红的小肉唇一张,竟从那里的喷出一股乳白的如膏如脂的液体来,我把那香艳的淫液舔干净。

    由于美娴泄精后,两片大yīn唇又闭合了,于是我轻轻用手指拨开那两大肉片,大肉片的里面,还有小肉片,我继续用手指把小肉片分开,只见到小肉片中有个穴孔,还有那粒在小肉片上面交合处有一粒鲜艳娇嫩的**,哗!好漂亮呀!穴孔两边yīn唇是粉红色,粉红的腔壁,不停的蠕动,一股幽香从中飘散出来。

    我再仔细一看,那如膏如脂乳白的液体果然是从下面那小ròu洞中流出,配合着颤抖的一鼓一鼓的整个玉户好迷人。

    我捏着两片大玉唇轻轻的在上面再搽脂粉口红,美娴可没想到我会在自己的大yīn唇上涂脂抹粉搽口红,整个人精神濒临崩溃,连意识都有点儿模糊了,只见她的玉门关口,原本呈淡粉红色、紧闭娇嫩的神圣yīn唇终于再次朝外翻了开来,隆起的花瓣发出妖媚的光茫,有说不出的淫荡之色,整个玉道口又是一鼓,从里面涌出的乳白如膏如脂的蜜汁来。

    她不由轻嗯了一声,瞟了我一眼“上来吧,小冤家”美娴娇颜晕红的说道。

    我看着艳妓那恰到好处晶莹如玉肤如凝脂的**,完美无瑕的充满香艳风韵宛如熟透了的水蜜桃一般。

    那姣美艳绝人寰的颜貌、朱唇粉颈,傲人的三围足以比美任何美女,这可是任何男人看了都会怦然心动意图染指的美艳妓女!再加上那坚挺饱满的丰乳随着呼吸轻轻的晃动,及丰满圆润肥瘦适中的**上面裂开的美妙大白包子,鲜红的玉瓣,我兴奋的爬了上去,伏在了美娴的美丽**上……

    美娴玉体一丝不挂,赤条条和我腿儿相压地拥在一起。我的脸伏压着她的丰满**,我的两臂,还紧紧将自己纤腰抱住,一手捏在rǔ头上,一手搭在屁股边。

    然后美娴两只手扶住我的脸,红唇微张,香舌轻舔我的唇,我只感觉美娴一直把舌头伸入我口中与我缠绕。而我也学美娴那般的将舌头伸进她的红润的嘴中。在舌背,舌尖甚至每一颗牙齿都不放过的探索着,啜吸着彼此的甜美的唾液,感受那种湿滑温热的触感。

    我们疯狂的热吻起来,在狂吻之中,我更兴奋了,右手一把握住了美娴她的饱满圆挺的**,用指头着实的感受了美娴香艳妓女的完美弹性。

    我不由自主的往前挺进,美娴双腿紧夹着我。夹那么紧腰都快断了,她喉咙间发出着嘤咛之声像梦呓般哼着扭动屁股,长发散落大半床头。声音有如啜泣,美娴的**也再度高胀。

    我一边用手指捻转美娴那早已充血变硬的嫩红色rǔ头,一边沿着她的红唇一路又吻又咬下来。当接触到她的rǔ头时,我先用舌头挑弄片刻后,便开始对着rǔ头吸吮起来。

    美娴兴奋地尖叫着,扭动着窈窕的裸躯,双眼朦胧的半闭半张,向后仰头**着。

    我也忍不住的呻吟起来,更加快速度地抽送起来,借着高炽的**奋力驰骋着,弄得大汗淋漓,慢慢达到了兴奋的顶点,将充满**的jīng液,一下子爆发在美娴子宫里。

    美娴起来涂脂抹粉补妆,然后就抱紧我,眸子半闭,双颊一片晕红,红唇微张就要和我亲嘴,她把香舌伸进我嘴里让我尽情吸吮我就卖力吸吮着美娴湿漉的香舌,双手也不老实的在她身上游移。

    美娴好象受不了似的,转身伸手就伏在沙发椅背上,将臀部翘的高高的,双腿张开的。边摇晃自己的臀部,露出白晰硕大的nǎi子,自己用力揉搓的变形,边喊着&a;quot;快插我,快干我,美娴我好想要,哦……&a;quot;

    我马上又把早已勃起的**,粗暴的插入早已湿润的蜜洞里,狠命插刺。

    美娴裸着身子,两手扶着沙发椅背,弯着身体站立着,屁股高高翘起,我从她背后紧紧地抱着,一手用力紧抓着美娴她那对坚挺饱满的nǎi子,粗红的ròu棒兀自从美娴她高翘的屁股向蜜洞没命似的前后抽送着。

    美娴微启的朱唇兴奋地发出间间断断的呻吟声。

    &a;quot;哦……快干死我……哦……&a;quot;

    我更加卖力抽动着,更加狂烈地搓揉着那对摇晃不已的nǎi子,美娴满头长发也随着她摇头摆脑间漫天乱舞。

    伴随着美娴令人荡魂的呻吟声,我粗暴狂野的用力干的,干到美娴手软的整个人趴在沙发椅背,两腿挺直地颤抖着,红唇中发出了近似低泣的呻吟声任我欺凌她美丽的每一寸肌肤。直到我尽情的发泄在她体内才停止抽动。

    美娴不禁闭上眼睛,任由摆布,柔软的舌头随意舔逗,引起美娴一阵又一阵的骚痒感,美娴在床?,以双肘支撑着上身,把大腿分开更大,我抱住美娴光滑的大腿,当火热的舌头往嫩红的肉芽上舔去,美娴支持身体的双臂就会轻微颤抖,并不自觉的向后仰头呻吟着。

    过一会美娴忽然觉的有硬物挤入蜜洞里,张开眼看着我将yīn茎插入她体内,guī头不停的进出美娴的蜜洞,美娴抱着我将嫩滑的舌头主动伸过去缠绕。

    我很兴奋,yīn茎涨得更大了,就用力挺进美娴的蜜洞里,但我抽动不到五十下,就又在美娴的yīn道内射了出来。

    美娴轻轻伸出她那春葱般白嫩的素手,摸玩我的大ròu棒,在上面喷香水和扑香粉。

    我此刻仍睡着,那ròu棒也安息着,软缩如绵。美娴握着我的大ròu棒时候,真是不敢相信这就是昨晚将自己插得死去活来的东西。想着就是这东西给自己带来了**蚀骨的快感。她不由得春心一荡,淫兴又起。

    她那纤纤玉手爱不释手的玩弄着我超人的大ròu棒。不一会,那物忽然直竖起来,连根到头,头上一个大guī头,又赤红凸凹,环绕在guī头四周凸起钜齿肉棱子比茎体粗好多,露出二三分高的一个肉沿子,那大guī头上四个肉豆红红的也胀起来。

    好家伙,这时阳物竖硬起来!青筋绽结,赤涨异常,真是十分粗大,美娴的一只手根本把握不来。

    美娴心里万想不到在睡梦中我也会这样发作。

    灼热的大ròu棒握在手中只烫人手,且一跳一跳地颤抖不已。

    美娴顿时欲火腾升,心旌摇荡,气息粗浊。一双柔嫩的玉手更用力地上下抚摸着我的大ròu棒。

    这时我早已被弄醒了,见艳妓偷偷把玩自己的ròu棒,加之看见她那被熊熊欲火烧得宛如晚霞般绚丽的娇颜,秋水盈盈的媚眼春意朦胧,玉体的双股交叉扭动不已,紧贴自己大腿的那丰隆玉户渗渗的涌出液体,弄得自己的大腿湿滑滑的,咦,艳妓那水又来了,她又情动了。

    我知她淫心已动,加上自己大ròu棒又被弄得硬起难消,便不由分说,翻过身来,按住美娴跨上身去,扒开她的双股,就把个大ròu棒向她下体那高高隆起玉户中乱顶乱塞了。

    我口中笑道:“美女,我来了……”

    美娴吓了一跳,没想到我醒了,她见我来势凶猛,深恐受伤,一面推住我的小腹,一面偎着我的脸,娇声说道:“乖我,不要这样,小心身体,你放轻一点,让艳妓扶着你的ròu棒,这样比较容易进去嘛!”

    美娴春葱般白嫩的柔荑握住我又粗又壮又长又烫的大ròu棒,娇颜羞红,春心轻荡,将大ròu棒对正自己湿糊糊的肉穴口,娇羞道:“进来吧,宝贝。”

    我屁股一挺,硬实的大guī头顶开细嫩艳红的小yīn唇,慢慢地向美穴深处挺进。

    柔茵坐在化妆桌前,面对着镜子喷香水、打粉底、扑香粉、搽胭脂、画眼影、涂口红浓脂艳抹。

    我进来,轻轻把门关上,看见柔茵背对着自己,手抱拿着口红,张开小嘴在抹口红,我不禁看得痴了。从洗手台的镜子里我看到了正在搽口红的柔茵和自己,在**的煎熬下,我觉得自己就象一个色魔。

    我走过去,从后面抱住了柔茵。我的手一碰到柔茵就感到她的身体颤动了一下,好象是打了个寒噤。一摸到柔软温暖的女性**,我的**就马上升腾起来。

    我把柔茵转了过来,柔茵还是羞涩地低着头,我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将她的脸托起。柔茵抬眼看了一下我,又忽闪地垂下眼帘。看到柔茵这种娇羞的美态,我心里一阵陶醉,把头贴过去叼住了她微微张开的樱唇。

    我的嘴唇感到了一种特别的柔软和温暖,我的舌头不由自主地想探进柔茵的嘴里。柔茵的牙齿并没有完全张开,这种欲拒还迎的态度让我更加冲动,舌头更加拼命地往里伸,同时双手紧紧地抱着柔茵的身体上下抚摩起来。柔茵无法坚持了,终于张开了牙齿,接纳了我那贪得无厌的舌头。

    她的牙关一开,我的舌头就象毒蛇一样伸了进去,上下翻腾搅动着,追逐着她的舌头。柔茵被我吮吸、舔舐,觉得自己就要被我吞没了,一股莫名的兴奋从心底涌起。

    两人紧紧拥抱着抚摩着,彼此的**都开始炽烈燃烧起来。我的双手在柔茵丰满的身躯上游走,使劲地摸揉。

    吻了好一段时间,我觉得无法忍耐,把手放在柔茵的腰间,摸索到她上衣的衣摆,伸进去抚摩起来。柔茵光滑温暖的肌肤柔软富有弹性,我逐渐地往上揉摸,直到摸上柔茵的胸罩。柔茵哼了一声,我没有任何迟疑地把手插进胸罩里,使劲揉抓起她的**。一摸到梦寐以求的**,那满手的温润柔软使得我的心激动得几乎要跳出胸膛了。

    “天哪,好丰满,好光滑啊。”我不禁发出了由衷的感叹。

    我一边用力揉摸,用手指刺激着柔茵的rǔ头,一边盯着她的表情。柔茵在我的揉捏下半眯着迷离的眼睛,脸上浮起一片兴奋的潮红,随着rǔ头被粗暴地搓捏,鼻子里哼出一声声无意识的呻吟。

    看到柔茵那个骚样,我觉得自己都要被**烧糊了。我猛地把柔茵翻过来趴在洗手台上,一只手摸索着她的臀部,往下粗暴地拉扯她的短裤,一边拉下自己的裤链,往外掏自己已经硬挺得不行的yīn茎。柔茵温顺地趴着,丰满的屁股毫无防备地呈现给身后的男人,有一声没一声地轻哼。

    柔茵的短裤和内裤都被褪下,露出了雪白的臀部,两腿之间浓密的阴毛依稀可见,肥厚的yīn唇在毛发的掩盖下若隐若现。看到丰满的妇人将玉体裸呈在自己面前任凭自己玩弄,我脑子里一片空白,握住自己的yáng具就向柔茵的yīn道插去。

    大概是太过猴急了,我捅了几次都没找到入口,急得我两手抓住柔茵的屁股往两边掰,想尽量张开她的yīn道,粗暴的动作使得柔茵疼得叫了起来。我管不了那么多,终于找到了那个入口,guī头夹杂着几根她的耻毛插了进去。

    “啊……进去了……”柔茵猛地被贯穿,呻吟起来。

    “真紧,真暖和啊……柔茵,你真好。”我按着她的臀部猛烈地进出。

    “哦……轻一点……你好硬……”柔茵无力地呻吟着。

    我一边**,一边捞起柔茵的上身,镜子里,柔茵那搽满脂粉口红的丰满**随着我的**起伏,我看得口水几乎要流下来。

    我急切地拉扯着柔茵的胸罩,终于解开了,我看到了一对绝美的**。

    两团浑圆丰满的白肉由于前俯的姿势显得更加高耸,两颗花生米般的暗红色rǔ头兴奋地挺立着,颤巍巍羞答答地暴露在我眼前,正随着我的冲撞一波一波地前后晃动。

    我受不了这样的诱惑,双手从柔茵腋下穿过粗暴地揉弄起那两团丰乳,同时下身的yáng具也不停地猛烈插弄着她的yīn道。

    柔茵光裸着丰满的身体趴在台上被身后的年轻男人奋力耕作着,她从镜子里看到自己这副模样,不禁羞涩地低下了头。我看她不胜娇羞的诱人媚态,更觉得刺激**,下身更加迅速地进出,插得柔茵不禁发出了一阵呻吟。

    “啊……插得……太深了……哦……”

    “还要不要……嗯?”我又是一通猛插。

    “要……我要……”柔茵被刺激得几乎说不成话。

    我拔出yīn茎,扳过柔茵的身体转成正面,让她半躺斜靠在洗手台,一条腿跷在水龙头上,一条垂在洗手台外,抓住自己的yīn茎又插了进去。

    “嗯……”柔茵一声闷哼,皱起眉头,双手抓住了墙壁上的毛巾架。我一手把住她的腰身,一手摸着她光洁的大腿,喘着粗气戳插。柔茵已经泻出了不少yín水,yīn道变得又滑又粘,随着我的yīn茎进出发出滋滋的响声,让我非常兴奋。

    “美艳淫女……你的水真多……你听到没有?……我在干你的声音……?”我无耻地说着,刺激着柔茵。

    “别说了……你真讨厌……啊……”

    柔茵的娇羞让我热血沸腾,我更加奋力动作着。两只**随着我的动作上下抛晃,我看得痴了,伸手握住一只抓揉,另一只仍然在一**地颠动。

    干了一阵,我感到尾椎骨上一阵麻痒,知道自己快坚持不住了,于是加快速度,剧烈动作起来。柔茵看见这情景,知道我快到了,于是双腿勾住我的腰,夹紧我的yīn茎,配合着扭动起来。

    我被她这一夹,yīn茎再也无法进出,只能尽根深深地插在柔茵的yīn道里,顶着她的yīn唇和yīn蒂摩擦,guī头在子宫里搅动,强烈的快感使我无法再控制自己,我猛地扳住柔茵的肩膀。

    “柔茵……我不行了……我要射了……”

    “来……射吧……射给我……”

    “啊……”我咬着牙从喉咙底发出闷吼,yīn茎跳动着在柔茵体内喷射出灼热的jīng液。

    我一边射一边看着柔茵承受我浇灌的表情。柔茵皱着眉头闭着眼,嘴巴半张着,我每喷射一下她就发出一声呻吟。看到她接纳自己jīng液的姣态,我兴奋地连喷了十来下才舒服地停止,无力地趴在柔茵的身体上喘着粗气,手还不安分地揉弄着她的**。

    柔茵调匀了呼吸之后睁开了眼,推了推身上的我,“爽够了,还不起来?”

    我恋恋不舍地抬起身来,把已经软化的yīn茎抽出柔茵的yīn道,而手指却还在贪婪搓捏着她的rǔ头,“柔茵,你真棒,我都快爽死了。”激情过后的**余韵未消,还在颤抖着,微微泛红。

    柔茵起身,拿卫生纸擦了擦正在流出yīn道的白色浊液,在上面喷香水和扑香粉。柔茵对着镜子梳头和在头上喷香水,然后又在脸上浓脂艳抹补妆。我看着她涂脂抹粉的媚态,又硬了起来了。

    「用力,再用力!啊……啊……」柔茵的**在我的握捏下变换着各种形状。

    我操了柔茵几百下后,又将柔茵身子转向,让柔茵趴着,柔茵双手伏在椅子上,屁股高高地向上撅起,我把ròu棒从后边插进柔茵的ròu洞中,我双手握着柔茵的**,食指和中指夹住柔茵的rǔ头,身子趴在柔茵的背上,下体又再挺动狂操。

    柔茵不停地呻吟着,我的腰部不停地向前挺,而柔茵的屁股则不停地向后顶,两片臀肉与我的小腹不断碰撞,发出清脆的「啪!啪!」声。

    两人不停地操着,柔茵把头转向后边,我和柔茵的嘴吻在一起,两人的舌头便在对方口中不停地绞动,唾液不断的交换着。

    操着操着,我突然加快了速度,再猛操了几十下之后,两人同时「啊」一声叫了出来,我在柔茵的ròu洞中射出了我的jīng液。

    我一边贪婪的吸吮柔茵香艳的**、一边手以不及掩耳的速度,玩弄起柔茵的美穴来。

    我又把自己那硬得像铁棍的ròu棒塞进柔茵的樱桃淫嘴。

    柔茵只是「嗯」了一声就叫不出来了,身体更剧烈的淫动起来,整个淫嘴终于被我的大ròu棒征服了。

    柔茵完全陷入淫欲当中,只见我熟练的将柔茵修长的美腿架在自己肩膀上,再把被淫嘴舔弄得**的ròu棒,对着柔茵那yín水横流的sāo穴,先是轻轻的磨擦一翻,跟着就「扑哧!」一声,狠狠的插入并疯狂的干起来。

    我一边握住柔茵的**捏摸着,下身却丝毫不停地操着柔茵的xiāo穴。并不时将柔茵的**放进口中,把整个rǔ头含在嘴里,用舌尖缠绕,又在rǔ头的表面轻轻摩擦。柔茵不停地呻吟了起来。

    柔茵下意识地握住我的ròu棒往自己的xiāo穴里插,一边则用中指插进自已淫汁淋漓的xiāo穴中,我卖力地对着柔茵抽送,并发出「噗哧!噗哧!」声的做起活塞运动。

    而柔茵淫兽般的失神淫叫,如泣如诉的淫荡绝叫,使得我连叫:「我……好舒服……不行了……啊……」

    柔茵经过一阵又一阵的**之后再也忍不住了,双臂紧紧抱住我的头,紧紧往自己**挤压。我的唇鼻受到压挤,深深埋进柔茵丰嫩胸部,享受着胸前那对软棉棉的肉团。

    「呜……好……好舒服……喔……」

    柔茵的穴内充满了我的大ròu棒,肉壁紧紧的包覆闯进来的ròu棒,在我的来回抽送中,柔茵的yīn唇翻进翻出渗出大量淫汁,柔茵依然双腿缠住我腰间,紧蹙眉心,舌尖舔着双唇。

    「啊……好深……二叔你顶到人家花心了……喔……」

    「美艳淫女……没想到你的穴好嫩好紧啊……嗯……别看其她美艳妓女人长的漂亮,但是下面的xiāo穴没你这个美艳淫女的紧。」

    「美艳淫女……不……不行了……要泄了……」

    「我……也要射……射了……」

    此时我作最后的努力,使劲的抓着柔茵的**,加快速度狂抽猛送。

    不一会儿,我豁然起身,头伏在柔茵两个**之间,双手紧紧的抱住柔茵,一股浓热的阳精深深的射进柔茵的子宫。

    柔茵往洗手间冲洗过yín穴。出来又再浓脂艳抹,并再往yīn户喷香水和搽脂粉。

    「啧啧……啧……」的口水声在响,我的身躯正俯身在柔茵的大腿深处,津津有味的舔食着柔茵的蜜肉穴。

    而柔茵闭着双眼,只微微发出「喔……嗯……」淫荡的喘息声。

    我正埋在柔茵的美穴里,贪婪的猛舔着,此时柔茵除了一味地「哼……哼唧……唧……」的淫声及急促的喘息外,竟连眼睛都没张一下,只是偶而两只娇手会忘情的摸摸自己高挺的双峰。

    艳丽的柔茵被我奸淫着,相信只要是亲眼看到都会血脉贲张刺激。

    我的ròu棒又在柔茵的嫩穴旁来回地摩擦,ròu棒在沾了柔茵的淫蜜液后,竟慢慢地膨胀起来,ròu棒已经顺着嫩臀旁的蜜汁滑向柔茵湿答答的肥穴了,只听到柔茵闷哼了一声:「嗯……」我的ròu棒已经「噗滋!」的硬生生的送入柔茵的湿穴里了。

    在我的ròu棒整根被吞食进柔茵的穴里,我脸上现出了满足及无比舒服的表情。

    接着我双手扶着柔茵的肥臀,先轻轻的从嫩臀后面**着柔茵的美穴,一手还用随着**流泄出来的蜜液,抠弄着柔茵微黑的菊花蕊。

    「啊……啊……」这时柔茵轻轻地呻吟着。

    柔茵胸前的**依然挺立着,**丰满坚挺,形状完美,**上搽满脂粉,rǔ头上涂满口红,我不客气地含入口中,口中不停地吸舔着柔茵的香艳rǔ头。并不时颤抖着握住柔茵的nǎi子,左搓右揉起来。

    柔茵的rǔ头在我舌头播弄下,显然受不了这般刺激,扶着我的头:「呜……嗯……轻点……」气不成声的呜咽着,柔茵的一对nǎi子到处残留着舔过的脂粉口红。

    这时我的下边也没有闲着,不停地前后挺耸,令柔茵腰部不由自主的蠕动。柔茵的手指配合着我从后边轻握着我的ròu棒根部,帮助着我的ròu棒在自己的yín穴中驰骋。

    「好艳女,你的骚洞湿透……了……我快受不了了……」柔茵的丰臀,不停的一前一后的律动,胸前的一双搽满脂粉口红的**也猛烈的摆动,一下一下的撞在我的脸上,那种感觉不知有多舒服。

    柔茵不停地**起来,积极的迎合我的动作,每一次的插入都使她更接近狂乱,柔茵慢慢沉浸在和我的**之中,心里希望我能更粗暴的穿刺蜜汁泛滥的yín穴。

    随着我一下一下的深深插入,柔茵也一下下宛如母狗的哀鸣着……现在的柔茵,只是一个让任何男人都可以与之交欢的骚荡淫货,需要的只是ròu棒的插入再插入。

    我坐了起来,让柔茵的双腿可以更好地缠住我的腰,我熟练的将ròu棒缓缓地插入,然后用着极缓慢的速度,缓缓抽送着……

    我紧闭双眼,一前一后,忽浅忽深,直把柔茵搞的欲仙欲死。

    两人又持续了十多分钟,我终于忍不住了,把ròu棒从柔茵的xiāo穴里抽出来,满足地把积压很久的阳精狂喷在柔茵的脸上,顿时柔茵的脸上到处粘满了我的jīng液,jīng液和脂粉口红混合在一起。

    我接着把沾满淫蜜汁的ròu棒,往柔茵嘴里一塞,要柔茵用嘴帮我把白浊的jīng液舔干净,柔茵将我jīng液舔食完,并不停地舔着自己脸上留下的jīng液,把舔到的jīng液一滴不剩的吞下肚子里。

    ****

    【et】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