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人一秒记住 荷包网 www.hebao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hebaoge.com

    [ 欢迎光临 , ]

    ——(八)

    美芳赤身**地斜卧在自已房间的床上,回忆了这段往事,心里平静了许多。她起来洗了把脸,坐在化妆桌前喷香水、打粉底、搽香粉、抹胭脂、画眼影、涂口红。突然一阵阵的淫笑声传入了她的耳中,&a;quot;他们还在淫乐!&a;quot;一股酸溜溜的寒流,在她的芳心之中奔涌。她太爱这个男人的ròu棒了,她披上了衣群,悄悄地遛出了房间,来到了这男欢女爱的门前。

    她灵敏地对着窗户向里看去。

    只见那张床上,一大堆乳白色的**到处是脂粉口红印,在翻腾、蠕动,有的在搂着我的大腿,有的抱着我的屁股,有的含着我的ròu棒,有的亲着我双颊,有的把xiāo穴放置我嘴边……

    深夜静,而房间里,确是淫声浪语,娇喘吁吁,我与六位美艳妓女,正处于一片欢乐的春潮之中。

    只见一男六女,赤条条,白生生,光闪闪,亮晶晶地在这张大床上,翻滚、蠕动、喘息、呻吟,有的自己在搽脂粉涂口红,有的搂住我的腰,有的握住ròu棒在上面搽胭脂涂口红,有的揉住蛋子扑香粉,有的亲昵脸蛋,有的骑在我的胸脯上,将xiāo穴凑近了我的嘴边,我的脸上和身上印满口红……

    &a;quot;喔,啊,这ròu棒,好长、好粗、好壮哟!上面的脂粉口红很艳,一定是我印上去的!&a;quot;

    &a;quot;哟,这两个肉蛋,真好玩,滑溜溜,软平平的!&a;quot;

    &a;quot;看,这身体,到处是脂粉口红印。&a;quot;

    &a;quot;啊!这脸上的脂粉好香,好艳,好美,我来为你的嘴唇再印多点口红!&a;quot;

    &a;quot;还是我来喂口红给她吧!&a;quot;

    六名美艳淫女,在我的**上贪婪地,忘形的,肆无忌惮地,玩弄着一个男性身体的某一部位,亲的,吻的,闻的,舐的。她们用脂粉口红涂抹自己,也抹弄我,房间春潮四起,浪水奔涌,热血沸腾,八只丰乳,沉颠颠,颤微微,左右摇摆,一条条闪光玉臂上下飞舞,一个个肥大的白臀前后蠕动,欲火越烧越旺,浪劲越鼓越南大,最后,都集中到一点,一同扑向那她们最迫切需要的地方,我的小腹下,双腿间,那顶天立地的大ròu棒。

    你挤我,我拥你,她拉你,你拉她,风风火火,一拥而上,六只光头全部会拢在小腹的周围,接着便是你夺我抢,她争你占,娇声秽语,此起彼伏,一个个娇躯不住地摇摆,人头攒动,手舞足蹈,构成了一幅不堪入目的春宫图。

    &a;quot;停止!&a;quot;突然一声大喊。

    众美芳鸦雀无专声,一个个目瞪口呆地定在那里,又出现一幅世间稀有图卷。

    只见一个个,秀眼圆睁,惊恐失措,形态万千,有跪着的,有爬着的,有低头的,有侧身往里正挤的,有扎头向里钻的,身形优美,体态万千,妩媚动人。

    这时,我挺身坐起,一时楞在了那里,而后,哈哈大笑,我温和地说:&a;quot;姐妹们这样下去,谁也玩不好,谁也不痛快,现然大家听我的命令,保你们个个快活开心。&a;quot;

    这时众美女的娇姿才被改变,她们个个直起身来,你看我,我看你,瞬间又摀住小嘴,&a;quot;咯咯&a;quot;地笑了起来。

    &a;quot;就是你抢的欢。&a;quot;

    &a;quot;还说别人那,你挤的人家都出不气儿了。&a;quot;

    &a;quot;她更疯,攥住就不放手!&a;quot;

    &a;quot;她更狂,自已挤不进去,硬是扯我的大腿!&a;quot;

    我微笑着向大家一摆手。&a;quot;别说了,现在听我的命令,必须听从指挥!&a;quot;

    &a;quot;是!&a;quot;美女又都捂着嘴笑了。

    这时,我仔细地端详每一个美艳淫女,我看到的是一朵朵牡丹花,艳丽多彩,姿态各异。我心目中的偶像是小巧玲珑,丰满匀称的女子,所以,霎时间,我已选中,我手指一个极为淫艳的香艳妓女问道:&a;quot;你叫什么名子啊?&a;quot;

    &a;quot;是说我……吗?&a;quot;正在搽脂粉涂口红补妆的美女睁着大眼,问道。

    &a;quot;对,就是你!&a;quot;

    &a;quot;啊,我叫美茵&a;quot;她细声细语地回答。

    &a;quot;你过来,坐这儿。&a;quot;我指指自己的大腿。

    美茵起身坐到了我的左腿上,并美滋滋地偎在了我的怀里,顺手将自己的玉臂勾住了我的脖子。

    我的左臂搂住了她那纤细腰肢,为她搽口红,然后猛一扎头就狂亲乱吻起来……

    一股股强烈的脂粉口红香味,直扑进美茵的鼻孔,再加上男人气息的引逗,她只觉得,满脸痒酥酥,麻酥酥,美爽至极。

    我,缓缓地抬起右手在上面倒满香粉,轻轻地放在了她的**上,五指一齐转动起来,直揉得美茵,仰身挺腹,奇痒难忍。

    美艳淫女的芳心立时,春潮起伏,淫浪滚滚,拍打着神经,血液,全身跟着骚动起来……&a;quot;啊……啊……喔……好痒……好爽……使……点……劲……&a;quot;

    我揉完这只,又揉那只,这时,我突然缓慢下来,抬起头,细细的,柔情地看着美茵那鲜嫩的,布满红云的脸蛋,轻声地问:&a;quot;舒服吗?&a;quot;

    &a;quot;喔,舒……服……太……舒服……了!&a;quot;

    &a;quot;你十几了?&a;quot;

    &a;quot;十……九……了。&a;quot;

    我停止了揉弄,一只大手,五指张开,顺着她那丰满的乳峰向下滑去……

    两只高耸的乳峰,经过一阵的揉搓,显得更挺拔,更富有弹性了,红嫩的rǔ头,又凸又涨,泛着耀眼的光泽。

    我顺着自己的大手向下继续欣赏这娇艳的美人儿。

    顺着乳沟向下是光滑细腻的腹部,圆圆的肚脐向外凸着,像一只褐色的蜗牛,安静地卧在肚脐上,大手又开始向下移动,那是柔软白细的小腹,小腹的下面,是一丛丛乌黑发亮的卷曲的阴毛,布满了两腿间,下腹和yīn唇的两侧。她那yīn户像一座小山似地突起,粉嫩的两腿之间,yīn唇微薄,弹性十足,yīn蒂外突,像一颗红色的玛瑙,真所谓是蓬门洞开,玉珠激张。

    我那宽厚的大手,顺着小腹、肚脐,最后停止在小丘似地yīn户上,用食指沾满口红后按着yīn户的上方软骨上,缓缓地抹弄揉动着。

    不一会,美茵又娇喘起来,全身瘫软,yīn道奇痒,她不顾一切地使自己的小手,向下伸取,一把攥住了那又粗又硬的大ròu棒。嘴里喃喃地说:&a;quot;插进去……吧!&a;quot;

    她身体发抖,呼吸急促,哼声不停,屁股不住地扭动。

    这时,我知道时间已到,将手指下移,中指一下伸进了yīn道,缓缓而有力地,摇弄起来,使得美茵,双腿大张,那薄薄的yīn唇,一缩一张,yín水直流而出,嘴里不断浪语着:&a;quot;你……快点……快来呀,我……要……你……给……我……插上……ròu棒……吧……&a;quot;

    我突然低头,伏在她的双腿中间,拿起一枝口红直冲入xiāo穴,疯狂涂抹和插弄。

    同时,我的嘴对着那薄薄的yīn唇洞口,向里一口一口地吹气,吹得美茵直打寒战,忍不住一个劲地向下偎依。

    我抽出口红,双手一齐托住了**,向上一抱,用嘴吮吸阴穴。

    美茵只觉得穴里,一空一热,一股浪水流了出来。yīn道的嫩肉,奇痒无比,美艳淫女的芳心,万分激荡。yīn蒂一跳一跳地,心肝乱碰乱撞,心情万分慌乱。

    我,又进一步把舌头直伸进穴里,在yīn道的嫩肉上,上下左右地翻搅,经过一阵的搅弄,使美茵感到又酸,又痒,又酥、又麻。

    她只觉得全身轻飘,头昏脑涨,一切都顾不了啦,拚命地挺起屁股,使阴穴里更凑近我的嘴,使我的舌头更深入穴里。

    忽然,yīn蒂被舌尖顶住,向上一挑一挑的的舐着,美茵从未经历过这种说不出来的舒服。她什么都不想了,忘了,她宁愿这样地死去,只要能……

    &a;quot;啊……啊……哼……哼……嗯……嗯……&a;quot;

    &a;quot;你啊……你把我舐得美极了……又痒,又麻……快……穴里又痒了……快……来……好痒啊……痒死……我……&a;quot;

    一股股浪水,从穴里溢涌出来。

    这时,我才抬起头来,抱着她的腰肢,轻轻地问道:&a;quot;美茵,舒服吗?&a;quot;

    &a;quot;哎哟……太美……了……&a;quot;

    这时,其它的五个香艳淫女,个个口流涎水,穴流粘液,有的双手摀住**揉弄着,有的也用口红伸入穴中搅弄着,好象躺在我怀中的不是美茵,而是她自己。

    我温柔体贴地伏在美茵的耳边说:&a;quot;美茵,累了吧?一边躺会儿,呆会儿再玩,好吗?&a;quot;

    美茵睁着大眼,听话地点了点头,又扑过去亲吻我一番,才从我的怀中滑落下去。

    这时,我抬起头起,观察着其她美艳妓女,我的目光很快又发现了新的目标,这美春的手还拿着一枝口红正在自己的穴洞中揉弄着,发着&a;quot;嗯!嗯!&a;quot;的呻吟。

    只见美春脸蛋绯红,长长的睫毛下覆盖着一双会说话的大眼,她的目光正在可怜巴巴地望着我,好象在说:&a;quot;玩玩我吧!&a;quot;她的嘴很小,嘴唇鲜红,是一张圆圆的娃娃脸儿。

    美春有一付极美的**,身段窈窕,**修长,淡黄的阴毛,红嫩的xiāo穴,穴洞大张,那饱满凸起的yīn户,酷似小山,宛如仙境。我锐利的双眼,紧紧盯着眼前令人喷火的小骚娃。

    我想着,对这个小làang穴要用点手段,一次性管够才行。我不紧不慢我说道:&a;quot;你叫什么名字,对!是你!&a;quot;

    &a;quot;我?我叫美春!&a;quot;

    &a;quot;来,坐这儿!&a;quot;我指着自己的大ròu棒。

    美春从大床的一头急火火地爬了过去。一下偎在了我的怀里,立刻感到一股暖流包围了她的全身,她一抬玉臂一下沟住了我的脖子,又一挺身,在我的脸上狂吻起来,直吻得我哈哈大笑。

    美春哪还听从我的指挥,她一阵狂吻之后,一下挣脱了我的搂抱,猛一翻身,面朝下,撅起屁股,又发疯地吻着我的胸、腹,又继续向下滑落,用两只小手不断地梳理我那浓密的阴毛,一边梳理,一边用她红扑扑的嫩脸在阴毛上来回地蹭扭,时而发出&a;quot;咯咯咯&a;quot;的笑声,继而发出&a;quot;嗯……喔……啊&a;quot;的怪叫,最后才一把抓住我的ròu棒,又一口塞入了自己小小的口中。

    美春像一个饿疯的乞丐,来了个游龙探海式,头扎在我的双腿之间,贪婪的饱餐着。然而,她顾头不顾尾地将屁股撅得老高老高,不住地在我的面前晃动。

    美春这一突然袭击,整个地打乱了我的计划,当我正在不知所措的时候,一肥白屁股,从我的鼻尖擦过,我定睛一看,简直赛过阳春白雪,古稀白玉,我呆了、傻了。

    只见那肥嫩滑腻,柔美迷人的两扇屁股蛋,闪着令人丢魂的光泽,yīn唇饱满,穴核突出,一缕缕的穴毛,在我出气儿的鼻孔前,微微摆动,一丝一丝美艳淫女的骚腥味全部吸入我的胸中,激荡着我那刚阳的欲火。

    我伸出两只颤抖的大手,紧贴腰部,一下把它揽入了怀中,两只**刚好搭在了我的双肩上,我一扎头,将自己的长舌伸向了潮湿粘糊的**之间。

    美春双手握住**,先在guī头处舐了几下,而后又做了几次深呼吸,闻闻ròu棒是啥味道,这才一口吞入嘴中用鲜嫩的舌头在ròu棒四周来回的搅动,她只觉得这ròu棒在她的嘴里,一涨一涨的,每涨一下,就向上起挑一下,好象是舌头发起了挑战。

    我,迅速地用粗大的手指拨开了yīn唇,里边那鲜红透亮的嫩肉在不停地涨缩着,我心想,这小sāo穴真浪,立刻张开大嘴,伸出长舌,用舌头向洞里探去。

    这一下,美春的双腿乱踢,身予乱摆,她吸吮的劲头也就越大了。

    我的舌头,打着转,逐步深入,如同一支麻毛钻头要穿透钢砖铁板,同时,用我的牙齿捕捉着滑溜溜的小阴核,轻轻地刮弄着。

    &a;quot;喔……啊……你……小……狠……我……我受不……了……啦……求你……求求……你……快点插……吧……哦哦……&a;quot;

    浪声四起,欲火中烧。

    这时,小美春,突然双腿一张,立刻从我的肩上的滑落下来,跟着一转身,用两条浑圆的大腿,紧夹住我的身腰,苦苦上哀求着:&a;quot;好……人……哪……我要疯了……快……给我sāo穴……来重的……要狠的……狠狠……地插……插痛快……一些……我……好瘁啊……快痒死我了……ròu棒……快插吧……&a;quot;

    她一手攥住ròu棒,不住地在自己的yīn唇阴核上磨擦着,一缕缕yín水粘满了整个的guī头。

    我很喜欢这个美春泼辣,开朗的性格和那其浪无比的小sāo穴,于是,我沉着的小声说道:&a;quot;我们换个姿式好吗?来,你侧身躺下,我在你的背后。&a;quot;说着,让美春屈腿躺下,自己也侧身,握住ròu棒,对准yīn户,大擦大磨起来。右手也狠狠的抓揉的她的**。

    只抓揉了一会,yín水又流了出来。

    我顺势将guī头顶住了阴核。

    &a;quot;哟!痒死了!酥酥的!&a;quot;只酥得美春吃吃地笑了起来。

    随着,她急火火地把xiāo穴往guī头顶去,想解决洞里的酥麻奇痒,可是我就不让它进去。

    这时,美春使劲地上下窜动着屁股,我仍是躲躲闪闪,这样几次挑逗,只觉得下面的xiāo穴,又涌出了yín水。

    她感到欲火难耐,心中的酸痒,越加强烈。她将yīn户再一次凑了过去,用两片yīn唇,含住了我guī头,心中一阵欢喜,便用力的磨搓起来。

    我感到像有一团火,一股热流包围了guī头,使我也酥痒起来,于是,屁股一挺,只听&a;quot;滋&a;quot;的一声。

    她感到yīn道里,像插进一条烧红的铁棍,而且又粗又长,直达深处的穴底。

    她不由地一颤,yīn户里的yín水,更如春潮泛滥一般,沿着穴缝直流而下。

    我被那窄窄的穴孔夹实了ròu棒,在用力**,开始产生一阵阵酥爽,直传到心中。

    两人都不约而同地,摇晃着自己的屁股,一个向后挫,一个向前顶,直乐得美春口里含混不清地叫喊着:&a;quot;哎呀……哎……呀……好人……我……的心肝……被你……被你……弄得……弄得……好爽……好……厉害……乐死人家了……我……&a;quot;

    我听着她的娇喊,便低声说道:&a;quot;我的宝贝,你的xiāo穴好紧,插得我,好酥,好痒,好麻!&a;quot;

    &a;quot;喔,你又流浪水了吧?……这么多,哈哈哈,把我的腿也……搞得……**……&a;quot;

    美春娇声浪语地道:&a;quot;你也快……乐……吗……喔,这下插得……好深……好爽!&a;quot;

    两人上边说,下边干,而且**得速度更急、更快、更稳了,直插得yīn户滋滋大响。

    &a;quot;哎哟,好人哪……我痒死了……我xiāo穴……被你插裂了……喔……痒死了……使劲……用力顶……啊……啊……好……&a;quot;

    我那大ròu棒,并没有直插直抽,而是上下左右地乱闯,在xiāo穴的鲜红嫩肉上翘动磨擦。我那浓密的阴毛,在抽送的同时,不停地刺激着穴唇和穴核。

    这种双管齐下的刺激,更使她乐得怪叫,yín水又一次冲撞而出。

    她的后背紧靠着我的胸膛,她美爽地闭上了双眼,两片枯干的香唇微微地启开,一条香舌不断地舐着自己那干燥的嘴唇。

    &a;quot;美死……我……了,你……的……太长……太大……我死了……也不冤了……喔……好爽……&a;quot;

    她咬牙,狠劲地让xiāo穴把整个的ròu棒一下吞下,她往后挫着屁股,这样她才觉得全身涨,心灵充实。全身热得发烫,xiāo穴痒得透体。无法形容的快感使她紧张,又放浪。

    她梦一样的呻吟,蛇一样的扭动,使ròu棒插入xiāo穴更加深处。她舒服透了,有生以来,第一次尝到这种无法表达甜头,太舒服、太愉快了,使她已陷入了半昏迷的状态,这种昏迷,好象神仙飘荡在云中。

    &a;quot;喔……好人……我……我……xiāo穴……顶漏了……漏水了……&a;quot;

    接着是&a;quot;啊&a;quot;的一声怪叫。娇躯乱颤,一股透顶的快感传遍了全身,只见小腿乱蹬,玉臂乱舞,昏迷过去了。

    我并没有终止**,而且是放慢了速度,缓抽慢插,每次顶穴到底。

    经过一段歇息,她本能地向后顶着、顶着,急促地娇喘,美丽的脸蛋,又出现了满足的表情。&a;quot;好,好人,……啊……唔……我会,会给……你插死,干死……嗯……唔……&a;quot;

    我又是一阵急插猛闯,次次一插到底。

    xiāo穴中yín水如山洪爆发,往外喷涌,两腿缩张,全身蠕动,血液沸腾。

    &a;quot;啊……我……不能动……了……喔……又来劲……了……又痒…好舒服……哎唷……乐死我了……你……别插了……真要了……我的命了……啊……&a;quot;

    yín水长流不止,美春讨饶不息。

    我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将美春抱在自己的怀里,温柔地亲吻着,低声我说:&a;quot;好好休息吧!啊!&a;quot;

    &a;quot;啊!啊!啊!&a;quot;一口长气,美春滑落一旁。

    这时,只见其它四个美艳妓女,都互相地抱在了一起,有的接吻,有的含弄入犯,有的喊,有的叫。

    &a;quot;别喊了!&a;quot;一声吼叫。

    四个美艳淫女同时爬起。

    我微笑着,对她们说:&a;quot;我想姐妹们一定等急了,这样吧!我们五人一块乐啊、乐啊。&a;quot;

    接着,我从床上站起,像指挥千军万马一般:&a;quot;来,来,来,你们一字排开,都坐在床边。&a;quot;

    四香艳美女不知咋个玩法,都大眼瞪小眼地一一坐到了床边。等待着新的命令。

    我纵身从床上跳下,走到一个美女的身边,用手指托起她的脸蛋问道:&a;quot;你叫什么名字?&a;quot;

    &a;quot;我叫美莲。&a;quot;

    &a;quot;多大了?&a;quot;

    &a;quot;十八。&a;quot;

    &a;quot;噢,来躺下,再叉开腿,对,再大些。&a;quot;

    这时美莲的双腿,已经粘糊一片了。

    美莲是个妩媚俊俏的姑娘,平时总是微笑待人世间,一笑两酒窝,细眉弯弯,大眼乌黑,说话声音,悦耳动听,皮肤光滑细腻,全身曲线优美,**不大,rǔ头凸突而红润,身材苗条修长,小丘上阴毛黑亮黑亮,浓密地包围着褐红色xiāo穴。是个不可多得的女子。

    我走到第二个美芳的身边问道:&a;quot;你叫什么名字?&a;quot;

    &a;quot;美艳,年方十八。&a;quot;

    我微笑地托起她的下巴,摸了摸**,又揉了一下xiāo穴。然后叫她叉腿躺下。

    美莲是个天真活泼的姑娘,皮肤微黑但丰满光滑,**高耸丰美,rǔ头不大但坚挺,平坦光亮的小腹下穴毛微卷,浓稀适宜,倒三角的顶端,红艳穴核,微微可见,真可谓野性十足,别有风味。

    第三个美艳妓女,名叫美茵,方年十八。这是个雅丽羞涩的女性,她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不是我叫她抬起头来,她是不会正视我人的,她有一双脉脉含情的大眼,鼻梁挺直,皮肤白晰,一对尖挺的小峰缀着两颗红色的珍珠,一片稀稀的穴毛,柔软异常,一颗突起的穴核,窜挂在阴穴的上端,一双**粉妆玉琢,是一典形的大家闺秀。

    第四个美女,名叫琼兰,方年十八。是个刚入妓院不到一年的美女。只见她手按在胸前的高耸的、搽满脂粉口红的香嫩乳峰上,厚厚的脂粉艳艳的口红,大而明亮的丹凤眼,水汪汪地盯着我那大ròu棒,灵巧小鼻子,微微地上翘,搽满香艳口红的小嘴,浸着闪亮的口水,仿佛要将ròu棒一口吞下。起路来左右摇摆,小腹平滑,肚脐很深,yīn唇外翻,是个**强烈的女子。

    这时,四个美艳妓女,屁股挎在床沿,双腿叉开,形成四个大字。

    我在地上来回地走动着,突然双掌提起,十指张开,猛吸一口长气,运至丹田,贯输全身,接着双掌一压,又将全身的力量集中小腹,这时只见我的大ròu棒开始弹跳起来,直向上方拨起,瓦亮的guī头,不住地敲击着肚皮,发出&a;quot;咚,咚,咚&a;quot;的响声,形成了一百八十度的高挑。

    我缓缓地舒了口气,才慢慢地走到美莲的双腿之间,我攥着膨涨伸长的大ròu棒,对准美莲的xiāo穴,像捣水一样的在穴沟里上下的搅动。

    美莲,还在静静地仰身等候,突然强烈的男人气息,扑人了她的鼻孔,她精神一震,接着,yīn唇内外像有一条泥鳅在不停的滑动着,尤其滑到xiāo穴核里,立刻全身骚痒起来。

    我见到美莲已经春潮激荡,接着两只大手伸向了**,不是轻揉,而是猛攥猛抓。

    美莲被那条大泥鳅滑弄得全身骚动,突然在自己的**又发来更强烈的袭击,她不知所措地呼喊起来:&a;quot;啊!好利害哟……痒……全身……都痒……快……插进……去……吧!-

    好,宝贝,等着-

    美莲开始了,手舞足蹈,肥白的屁股也扭动起来了。

    我脱离了她的身体,向后退了两步,手握ròu棒猛冲上去,不偏不倚,正中靶心。

    只听&a;quot;啊&a;quot;的一声,美莲浑身颤抖。好象一支钢枪直插入自己的心脏。接着一种透体钻心的美爽,漫延了全身,她娇喘吁吁地呻吟起来:&a;quot;啊,好狠,好长,好硬……好爽……&a;quot;

    接着又是&a;quot;啊!&a;quot;的一声吼叫……

    我开始了快速的抽摘,嘴里还不停地数着:“一、二、三、四、五、六、七、八……”

    仅仅十几下,爽得美莲已经变了音调,一股热浪从xiāo穴内发出,迅速的向全身每一根神经漫延、普及,随着ròu棒强烈的刺激,她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声地尖叫:“……好……啊……快插破……肚……皮……了……好舒服……真爽……太爽了!”

    “九十六、九十八、九十九、一百、停。”

    我心里很清楚,美莲还没管够,但还得顾全其它的三个淫荡艳女,只得低声说:“美莲,你先歇会儿。”

    “别……别……走……啊……”

    我顾不得那么多了,跟着走到美春的身边,伏下身先吻了一阵鲜嫩的脸蛋,我用自己那坚硬的胡渣狠劲地横扫她的双颊,立刻,便刺得美春扭动起来,娇喘急促,摇闪着脑袋,满面绯红地张开小嘴,在我的脸上啃咬起来。

    “宝贝,别咬!别咬!”

    说着双手伸向了**,我没有揉弄,也没有搽抓,而是一下捉住了rǔ头,使劲地捻动起来。

    “唔……唔……好痒……钻心……好扎……喔……太舒服了,你……真……会……玩……女人……我受不了……收快……插进去……ròu棒快……”

    一边疯狂接吻,酥胸rǔ头乱捻,这上下急风暴雨般的刺激,使得美莲实在无法招架,她没有经历过这种震颜人心的酥麻和骚痒,两只小手,撞成拳头,不住地在我的后背上捶击着。

    三面夹击,汇成了一股巨大的威力,似狂风暴雨飞砂走石之势,雷霆万钩之力,磅磅于美艳淫女的整个身心,接着是五脏六腑巨裂般的震颤、撞击、翻腾,使美春在高度地强烈地快感之中挣扎。

    这时我才抽回一只手,伸向自已的双腿之间,握住了ròu棒,正在美春闹腾的**中,只听“滋”地一声,下面又插入了一支罕见的大ròu棒,接着是“一、二、三、四、五、六……”

    第一个发出的声音是一声长“嘶”,接着便是:“喔……喔……喔……”、“妈呀,啊……啊……痒死了……ròu棒……插到……我心里去……了,我…要死了……不活……了……啊……爽死了……”

    只听“扑”地一声,我在**之中拔出了ròu棒。

    “美女,还舒服吧!”

    “哎哟,你……真……会……玩……”

    我在地上活动了一下双臂和腰腿,又走到了美茵的身边,伏下身轻轻亲吻了她面颊,前额和玉颈,缓缓地站起身来,捏了几下rǔ头,然后斜挎床边,一只手在她那稀梳的穴毛上喷香水,另一只手在xiāo穴的上端不住地抚摸,不住地移动,好象在寻找什么奥妙。

    突然,停止了移动,用手指按住那软骨的部位,先轻轻地按摸了几下,然后开始旋转式的揉了起来,这是激发女人**的焦点,只见我以焦点为中心,一面施加压力,一面飞快地转动。

    美茵最初经过我的亲吻,捏rǔ头,情潮已经齐始骚动,心里痒滋滋地直哼哼,接着移向下方,轻轻梳理阴毛,使xiāo穴四周立刻刺痒起来,小腹一收一收的,穴唇也开始了蠕动,而最后又在xiāo穴上端抚摸。她只是双眼微闭地享受这种抚摸,美得得她优美身段,像波浪似地摇摆起来,正在她洋洋得意的时候,她浑身一震,像触到了通向全身的闸门,随着我手指转动的加快,这春潮的闸门,迅速地向上提起,只听“啊!”地一声尖叫,美茵整个地淹没在淫逸的海洋之中。

    “喔……啊……嗯……哟……”

    一声高过一声的怪叫,使她神魂颠倒,撕心裂肺,她像疯了一样,一把抓住身边的一只绣花枕头,一下抢入了自己的怀中,颠狂地咬啃,双腿乱踢乱蹬,好象一个屠夫在宰杀着一只母猪。

    我并不心软,继续飞速旋转。

    只听“啊”一声长嘶。

    小美茵挺身坐起,一把搂住了我的脖子!

    “你……好……汉……好人……大哥……求……求……你……快插进……ròu棒……我要疯了!”说着,在我的脸上啃咬起来。yín水顺着双腿流下。

    一种难以抑制的狂涛,无情地抽打着她,拍击着她,折磨着她,她完全处于狂颤的状态。

    这时,我一把抱起了美春,又将她平放在床上,叉开她的腿,将ròu棒对准穴孔,连根插入。

    “一二三四五……”

    在美茵四肢瘫软,呻吟无力的情况下,我才抽出ròu棒,伏下身对她说:“美茵,够了吗?”

    “哎哟……够……了……啊……还未够……”

    我这时脸上也浸了汗珠,看着这堆堆烂泥,嘴角观出了一丝难以察觉的微笑。对那边的美艳说“美艳,多搽点脂粉口红!”

    我伸起双臂,深深地吸了口气,又向正在涂口红的美艳过去,我先揉弄了几下**,捻动了几下rǔ头,我看到美艳的呼吸便开始急促,而后,又撩开穴毛,分开yīn唇,看了看,才直身对美艳说:“-美艳,咱们咋个玩法呢?”

    “我不知道!”

    “那就由我了。”

    “我听从你的话。”

    “哈,哈,哈,美艳可不是好对付的。”

    “你要手下留情啊!”

    “来,美艳,咱们换个姿式,你把枕头横在上边,而后再爬在枕头上,使屁股高高撅起,好吗?”

    因为美艳早已等得不耐烦了,大ròu棒插完一个又一个,早已使她神飞魄散,浪劲冲天了,所以她一切尊便,只是自己已经急不可耐了。

    她按照我的摆布,将枕头压在自己的小腹下面,伏卧在床沿上。

    这时,她的大屁股高高地撅起,两条肥嫩的大腿紧紧地挟住褐红色的穴唇,两扇大穴唇又紧紧地挟住xiāo穴的洞口,尽管如此,那鲜艳的穴核,还鼓涨涨地显露出来,一汪粘液还在涓涓细流,使人感到心绪撩乱,魂不守舍。

    我走到美艳的身旁将她的双腿叉开,伏下身用手指掰开两扇yīn唇,仔细地察看起来,只见嫩肉鲜红波浪起伏,正在一缩一涨地鼓动着,穴道里,清水汪汪,闪闪发光,在肉壁不停的鼓动下、一涌一涌地抽动着,xiāo穴下,肛门上一撮阴毛布满了粘液,好似清晨草坪上的露珠,肛门因yīn户的骚动而下断地收缩。

    这是一个多么美好的世界啊,我低头闻了闻,做了两次深呼吸,才把这潮湿的,温和的,带着美艳淫女芳香的气体收入了腹中,我满意地点点头,好象这是一种最大的享受。

    我攥住这七寸多长的ròu棒,让涨满的guī头,在手指的摆弄下,先蘸满了淫液,然后像磨擦钢枪似地,在她那长长的阴沟里滑动,上来下去,下去上来。

    ròu棒饱蘸了淫液非常滑溜,因此速度也就越来越快。

    美艳,首先感觉列,我那粗大的手指掰开了自己的yīn唇,她的精神立刻紧张起来,她全神贯注地感觉穴内的变化,接着好象有一只滚烫的大肉虫,在洞口的外边蠕动,这种蠕动,实在叫人心急火燎,一会触到了阴核,一会触到洞口,一会触到了肛门,好象在拨动着三根琴弦……

    美艳的情绪在不断地变化,由紧张、激动到得意忘形三条导火线同时被它点燃,汇成一股巨大的热流,迅速地向全身漫延,翻腾着心肝脾肺,抓挠着小腹rǔ头,一根根血管在咆哮奔涌,一道道神经在狂跳震颤,全身立刻骚动起来,一种奇特的美爽的刺痒,从心里发出,波及每一块肌肤,一种酥麻之感漫延到全身的每一个关节,一种似酸非酸,似甜甜的味道,雨露般地滋润着枯干的心田。

    一个人,尤其是一个女人,对于幸福或痛苦的承受力是有限度的,越过这个限度,就会使一个人由正常转化为非正常,使身心**精神失常。

    美艳已经完全失去理智,失去了**、身心、精神的正常,说起来也难怪,一个美艳淫女怎能经得住这个情场高手我的摆布哪?

    粗大的ròu棒还在不停地滑动着,几下顶住穴核,又一触即失,几次顶住洞口,又一闪而过,穴里奇痒难忍,周身骚动不安,只见她双手狠劲地抓弄着床单,光头不住摇晃,腰波臀浪,一声一声的尖叱在后堂中撞击的回荡,又从窗口上飞去。

    “啊!别……折磨……我了……求……求……你……狠劲……插进去……人家……穴里……痒……无法忍受……了好人……快给我吧!”

    然而我并没理会她的**,只是向前一伏身,抽出两手,向美艳的胸部一抄,立刻抓住了两个肥白的**,接着像玩健身球似地,搽弄起来,“喔……啊……我的……心……都快……跳出来……了……哎哟……酥……受不了啦……”

    我熟练地捉住了凸涨的rǔ头,又开始了捻动。“啊!……痒……好…爽……美……喔……再狠……一点……好……啊……哎哟……我爽死了……快插……上……”

    “好,别急……这就……插……”

    这时我一挺身,抽出双手,握住ròu棒,对准阴口,只听得-滋-地一声,一扎到底。

    “喔,真长……真粗……真壮……死而无……怨了……喔……顶……到……底……了,再深……一点……啊……子宫……顶……破……了。”

    美艳像梦吃般地嚎叫着,蹬踢着,抽搐着,喘息着,一浪紧似一浪,一浪高过一浪,她在欲海的浪涛之中沉浮。

    “一二三四五六七**十……”

    “啊……喔……我要上天……了……要死了……爽爽……喔……到心里……哎哟……好……好……爽……喔……我要……升天……了……你……饶命……吧……”

    “九十一、九十二、九十三、九十四、九十五……”

    当我数到一百下,抽身猛起,抽出ròu棒。

    “琼兰,该你啦!”

    我急躁地以鼻尖扭弄着琼兰的大胸脯,她把厚脂粉艳口红的**整个给了我。香艳的奶奶﹑搽满口红的硬绑绑坚挺rǔ头,令得我疯了狂的死命吸吮着。

    “慢慢来嘛…“琼兰这样悄悄对正在吸吮**的我哼声说着,同时把手移至在我那又开始膨胀的ròu棒上。她一面紧握着它﹑一面加快揉搓着yīn茎的速度。

    我撒娇似地含咬着琼兰的rǔ头并不断地摇扭着头。琼兰也开始在我耳边哼出了阵阵的“嗯…嗯…“呻吟声。

    没过一会儿,琼兰便移动了姿势。她以跪倒的性感动作吸吮了一下我的ròu棒,然后好象西部牛仔电影的慢动作一样,如骑马般趴到我身上。她面对着我,用手扶正我直立的yīn茎,身体突然下沉,膨大的ròu棒就从下面插了上去。我的ròu棒整个套入琼兰的阴穴里,她开始缓慢地起起落落骑在我的身上,同时从嘴里发出野兽般的哼声…

    琼兰越骑越快﹑越摇越出劲。我也立刻纠缠着琼兰的**,双手游动抚摸着她的身躯,直到登上了一对高山般的**上,才停留在那儿极力的搓压着,并要求亲吻…

    “啊…你爽吗﹖琼兰现在好舒服…好爽啊…唔唔唔…“她从鼻子发出哼声,琼兰弯下腰,嘴唇合在一起。

    我俩互相不停地把舌头伸入对方的嘴里扭转玩弄着。琼兰一边抚摸着我的头发﹑一边直把口水往我嘴里推。这时候的她,早已无法克制自己,圆润的屁股在我身躯上疯狂似的扭摇晃动着,彼此在对方的肩或胸上舔或轻轻咬…

    “琼兰…快…快…用力扭弄啊!“我吸吮她的甜美香唇哼道,并揉压猛攻她的**。

    我把嘴唇转向啜吮琼兰那大大漂亮的深红硬挺rǔ头,似乎闻到她甜美的**,好象又回到了婴儿时代。我的手她在成熟丰硕的美丽身上滑动着,爱抚她柳般的腰﹑抚摸圆润的屁股,又去搓摸那充血得小手指头般胀的yīn蒂。

    琼兰不但任由我抚摸,还用她那细嫩的手往后抚摸擦弄着我的两颗悬空摇晃的鸟蛋,弄得我好爽﹑好兴奋啊!

    我缓缓地推起身来,伸出舌尖舔琼兰的雪白脖子。她套紧我ròu棒的yīn户起落得更激烈了。yīn茎在这姿势中插进套出,紧靠在琼兰的肉壁内摩擦着。她的yīn道越缩越紧﹑我的yīn茎则越膨越胀。两个**裸的肉人,就这样的不停的发狂似的套弄着…

    过了大约十五分钟,我突然猛力的将琼兰给往后推倒,然后压趴在她身上。

    我嘻嘻的阴笑着,迫不及待的压在琼兰的身上,用手引推着那光滑的guī头顺利的插入琼兰湿润温厚的yīn唇缝里。琼兰挺直了身体,颤抖了一下,同时尖叫起来。

    在我狂暴冲刺的**中,琼兰不停的甩着她那头长而美丽的黑发,身体也不断的扭来摆去的!她巨大的**就像木瓜一样的,对着我不停的摇晃摇动,好不迷人啊!我更加的冲动兴奋…

    “啊!你…你好利害啊…琼兰好喜欢…好想多要啊…哦哦…别停…用力…推…推…哦哦…啊啊啊…啊…”

    看着琼兰这欠干的淫荡表情,就算连干几次也不会腻啊!我用力抱住她那左摇右摆的屁股,同时拼命向前冲插着。整个guī头和琼兰的yīn道已成了一体。我越来越有信心的挺动屁股,使结合更深入。

    琼兰此时已双目反白,身体不停的震颤着,充满蜜汁的ròu洞夹紧我热血充沛的ròu棒,根本上已失去了意识。她一时紧咬自己的下唇﹑又一时大声的鸣哀哭叫唤着我…

    琼兰不顾一切抱紧我,淫荡的扭转摇动着屁股,想有更大的快感。我俩就这样纠缠着﹑紧紧结合在一起互相摩擦,引发对生命的期待和欢乐。

    “啊!来…你快…射…射在琼兰里面…”她紧闭着双眼,并迷迷糊糊地说道。

    这次我终于爆发在琼兰的yīn道内,结束了这场怵目惊心的肉搏车轮战。

    (九)

    我洗澡后回到房间,淫艳妓女玉凤三步并两步地迎了过去,一头扑到了我的怀抱之中,美艳妓女玉凤今天是第一次接客!

    我先是一楞,后被美艳淫女这丰满柔嫩的身躯所倾倒,我一把抱起了玉凤,朝床上走来。

    我把她轻轻地放在柔软的床上,伏下身,挨近她的搽满脂粉的脸蛋,不停地亲吻着,由把舌头滑进她那涂满香艳口红的小嘴里。

    玉凤娇嗔地&a;quot;哼&a;quot;着,突然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

    &a;quot;咯……咯……咯……你的嘴唇和舌头也沾满口红了。&a;quot;

    我拿起一枝口红为她乱涂乱抹,舒服得她快活地直嚷嚷,搽满脂粉口红的**像海一样地起伏。我很激动,一种莫明奇妙的东西狠狠地撞击着我的心扉,好象眼前出现了一种神话般的境界,在蓝天白云中,出现一个彩裙飘荡的美艳淫女,飞到了自己的身边,一种美艳淫女的温香,在温暖着我,爱抚着我,整个地把我罩住了,溶化了。

    玉凤艳淫女的心,起了无尽的涟漪,一种对异注的爱慕,油然而生,于是火热的情感每时每刻在美艳淫女心中燃烧着。

    她在我的温柔的亲吻之下,内心积蓄的情火如决堤的洪水,一泻千里,滚滚向前,她忘情地回吻我,在我颊、额、脖上胡乱的亲吻着,咬着,用柔嫩的双手,不住地抚摸着我的ròu棒。

    美丽香艳的淫荡妓女,那激动的情感,点然了春心的燥动,她不由自主的将我拉入了自己的怀中。两人谁也不说话,其实也不想说,只有一个又一个深深的,热烈的,急雨般的吻。

    这时玉凤的小手,缓缓地一个一个地在解自己的衣群,我也欠身地配合她赶快脱下,脱光,赤身**,一丝不挂。

    四只颤抖的手是那样的笨拙,不听使唤,这更激起了我们那动荡的情潮。

    粉红色的连衣群都松开了钮扣,我双手一分,全部的衣服一下敞开了,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一张搽满脂粉口红的粉嫩、高耸,丰满的**,玫瑰红的胭脂,涂满深红口红的rǔ头,支支楞楞地来回弹跳着,仿佛在向我招手。

    我激动得如痴如醉,我望着她的灼灼发亮的眼睛,她那柔软湿润的红唇,她那灸热急促的娇喘,她那丰满滚烫的身躯,好似化成了一阵阵烈火,一阵急速涌来的潮水,汹涌迅速,令人心花怒放、热血沸腾。

    她感到心里像有一团火在滚动,燃烧着她、折磨着她,使她感到一阵阵的晕眩。

    终于,深埋的火山爆发了,像闪电、似狂风,像倾盆大雨。她只是急切地等待着,那幸福时刻的来临,那双妖媚的杏眼,秋波涟涟、含情脉脉地看着我,好象再说:&a;quot;傻样儿?还楞着干吗?&a;quot;

    我好象接到了命令,猛一扎头一只手托着**,一下叨住了这只红嫩的rǔ头,拚命地吸吮着;另一只手在另一只**上揉弄起来,俩只**来回地倒替着。

    &a;quot;啊!太美了……太舒服了……&a;quot;她只是本能地挣扎了几下,就像撒娇的羊羔偎在母亲的怀里,紧紧贴着我,她的两只小手在我的头发上,胡乱地抓弄着。

    一阵强烈的身心刺激,震撼着她整个肌肤,她全身颤抖了,春潮泛滥了,似江河的狂澜,似湖海的巨浪,撞击着她曲芳心,拍打着她的神经,冲斥着她的血管,撩拨她成熟至极的性感部位。使得自已的下身,一片湿潮。

    她挥动着玉臂,两只小手颤颤微微地在摸索着什么,从我的头部向下滑落,触到我的胸部、腹部,接着又向我的双腿之间伸去,但是,太遗憾了,她的胳膊太短了,伸不到我那神秘的禁区。

    一种急燥的情绪,占有的**和淫荡的渴求,促使着她,强迫着她那一双小手,迅速地伸向自己的腹部,哆哆嗦嗦地去解开那大红的丝绸腰带。

    我还在贪婪地吸吮着。

    她终于解开了自己的腰带,一把抓住了我的右手,伸入了她的内裤,死死按住那没有经过市面的小丘上,然后,微闭杏眼,等待着那即渴望又可怕的一瞬。

    然而我并没有立即行事,而是起身跨入了她的双腿之间,将青缎面裤,从腰际一抹到底。她急切地的曲腿退出了裤筒,又一蹬腿将裤子踢到了一边。

    我,伏身一看,只见那光闪闪、亮晶晶的淫液,已经将整个的三角地带模糊一片,黄色而弯曲的穴毛,闪烁着点点的露珠,高耸而凸起的小丘上,好象下了一场春雨,温暖而潮湿,两片肥大而外翻的穴唇,鲜嫩透亮,yīn蒂饱满圆实整个地显露在穴唇的外边。还有那粉白的**,丰腴的殿部,无一不在挑逗着我,勾引着我,使我神魂颠倒,身不由已了。

    玉凤静静地等待。

    我仔细地观察。一股美艳淫女的体香加杂着xiāo穴的骚腥,丝丝缕缕地扑进了我的鼻孔。此时此刻我舍不得一下将ròu棒插入,我要尝一尝这熟透的浸着糖汁的蜜桃是什么滋味。

    我瞪着血红的眼珠,双手张开十指,按住两片穴唇缓缓地向两侧推开,掰开了yīn唇,鲜红鲜红的嫩肉。里面浸透了汪汪的yín水,我几乎流下了口水,一种难以抑制的冲动,指挥着我的大脑,支配着我的全身,我不顾一切地向禁区发起了攻势。那怕是**过后,砍头斩首,我也在所不辞了。猛一扎头,那尖舌便开始了无情的扫荡。

    先用舌尖,轻轻地刮弄着又凸又涨的小yīn蒂,每刮一次玉凤的全身便抖动一下,随着缓慢的动作,她的娇躯不停地抽搐着。

    &a;quot;啊……我……的……直打……顿……浑身……痒……的……钻心……&a;quot;

    &a;quot;宝贝,别急……慢慢来……&a;quot;

    我的尖舌开始向下移动着,在她那大小yīn唇的鸿沟里来回上下的舐动着,从下至上,一下一下地滑弄着。我的舌尖,那样的稳、准、狠,是那样的有力、有节。只上下十九个回合,玉凤就开始了纤腰轻摆,手舞足蹈了。

    她只觉得,xiāo穴的鸿沟里,好象发起了强烈的地震,以穴洞为中心,翻天地覆,排山倒海,一排一排的热浪在翻滚,奔腾,一阵阵的震颤在波及漫延,霎那间,她全身整个地陷入了颠狂的状态。

    而就在这凶猛的热浪中,她突然感到xiāo穴里面,开始了骚痒,痒得发酸,痒得发麻,痒的透顶,痒的舒服,痒得豪爽,痒的醉人,痒的钻心透骨,这是一种特殊的痒,神秘的痒,用人类的言语无法表达的痒,痒得她发出鬼哭狼嚎般的嘶叫:

    &a;quot;好……好人……恩人……你……把我xiāo穴……舐得好痒……又麻……又酸……哎呀……痒死了……快……快……插进去,……止痒……痒……啊……&a;quot;

    我这时抬起头,看着这张小làang穴,只见yín水一股一股地涌出,顺着穴沟向大腿、肛门不住地流淌。我微微一笑,一咬牙,一扎头,将舌尖一直伸入穴洞深处,我用力使舌尖挺直,要穴洞里来回的转动起来,我转得是那样的有力、有节,只觉得穴壁,由微微的颤动,变成了不停的蠕动,又由蠕动变成了紧张的收缩,细长舌尖被它挟得生痛。

    随着长舌的深入,她感觉无限的充实,涨满,穴壁的骚痒似乎减弱,不!不是减弱,而是下沉:逐步地向深处发展,而且,越来越凶,越来越猛……

    &a;quot;里……里……边……痒……死……我了……使劲……不……在最………里边……我受…了……&a;quot;

    她扭动着肥白的屁股,她的xiāo穴里充满了yín水,不住顺着我嘴边溢了出来。

    我抬头,看见玉凤,红霞满面,娇喘嘘嘘。浪声四起,腰臀舞动,我知道时机已经成熟,于是伸手抓住了红里发紫的大ròu棒,对准了穴沟,上下滑动了几下,使ròu棒醮满了yín水,才上下移动着,寻找洞口,对准了洞口,全身往下一压。

    &a;quot;啊!&a;quot;她一声淫叫。

    &a;quot;啊?&a;quot;我感觉guī头闯得生痛,但并没有进去。

    我又一次压下!

    &a;quot;啊!&a;quot;又是一声吼叫。

    &a;quot;啊?&a;quot;guī头又一阵生痛,还是没有进去。

    这时,我柔声地说道:&a;quot;玉凤,不要紧张,不痛,一会就会好的。&a;quot;

    &a;quot;嗯,嗯,我不紧张,不紧张不,不……&a;quot;

    &a;quot;啊&a;quot;玉凤浑身一抖,发出一声惊人的喊叫。

    原来,我在和她说话时,目的就是让她精神放松,肌肉松驰,在分散她注意力的时候,猛地一压,只听&a;quot;滋&a;quot;地一声,大ròu棒一下插入了三分之二。

    这一突然袭击,才使得玉凤,疼痛难忍,又吼又叫。

    我,感觉ròu棒插入后,xiāo穴挟得很紧很紧,而且穴壁急剧收缩,好象一下子要把ròu棒挤压出去,我只得崩紧臀部,压足劲头,我深知这是剧烈的疼痛而引起的肌肉收缩,只得缓息一下,使玉凤的疼痛减轻,方能开始**。

    &a;quot;好些了吗?&a;quot;

    &a;quot;嗯,减轻了许多!&a;quot;

    &a;quot;别紧张,一会就过去&a;quot;

    &a;quot;嗯&a;quot;我边说边轻轻地让ròu棒蠕动……

    &a;quot;玉凤,xiāo穴感觉出ròu棒在动吗?&a;quot;

    &a;quot;现在有感觉了,啊,是在蠕动着。&a;quot;

    我,感觉活动自如了,这才开始了缓缓的抽送,边**,边用左手摸揉着**,用右手搂住她的脖子,不断地亲吻她的脸蛋,这一套时抽时插的进行动作,虽然缓慢,但必竟是从上中下三个突破的夹击。

    玉凤的疼痛感觉消失了,平息了,取而代之的是酸楚和酥麻,而我这一全身的运动,又驱赶酸楚和酥麻,一种燥热和酥痒又重新攫住了她的身心。

    我从玉凤的表情上来看,知道她已疼痛消失了,便开始了猛烈的袭击,我的右手用力的攥紧了她的脖,使她嫩脸紧紧地贴在自已满是胡须的嘴巴上,狠劲地摇晃着头部,使坚硬胡渣不住地在嫩脸上揉蹭,我的左手捏住涨满的rǔ头,不停地捻动着。下边的大ròu棒,更是精神百倍,直抽直插,速度猛增。**的碰击,再加淫液的粘糊,发出了&a;quot;啪,啪,啪&a;quot;的水音。

    她禁不住地大声喊叫:&a;quot;哦,好美,好舒服……啊……喔……&a;quot;

    一条香舌伸出嘴外&a;quot;喔……喔……喔……&a;quot;摇晃着头脑,寻找着另一张嘴,两张嘴终于会合了,香舌也顺势伸了进去,贪婪地吸吮着,直吮得舌根生痛。强烈的刺激,折磨着她,嘴对嘴吸吮,使她感到窒息,涨得满脸通红,才使劲扭头拨出了香舌,便开始了更加猖狂的吶喊:

    &a;quot;啊……恩人……你……你……的……那个……东西……好人……好长……好长……好硬……插得我……我舒服……极了……真美……美极了……插呀……插吧……哎……唷……&a;quot;

    她又是兴奋,又是心爱,又是连连不断的**:&a;quot;哼……哼……舒服……太舒服……哎呀……那东西……插得……好深………&a;quot;

    我,十分得意地,越插越猛,越插越深,越插越快。我知道,只要一次性管够,一切美艳淫女都将永远不会忘记这甜蜜的一瞬。

    她边扭着屁股,两手紧紧地搂住我的身体,牙齿在我的肩上乱咬乱啃。

    突然,用力一咬,直咬得我痛叫起来:&a;quot;哎呀,……痛……好玉凤……不要咬我……&a;quot;

    她咯咯地浪笑起来:&a;quot;恩人……好人……你真劲……真大……插得我……美死了……太好了……唔……&a;quot;

    她拚命用手压住我的屁股,自己也用力向上迎合,让阴穴紧紧地和ròu棒相结合,不让它们之间有一丝丝的空隙。

    我觉得玉凤的xiāo穴里,一阵阵收缩,只爽得guī头酥痒起来。我不由自主地说:&a;quot;好……好紧的xiāo穴……太过瘾了……&a;quot;

    王凤已经美爽得欲仙欲死:&a;quot;恩人,好哥……你那东西太好玩了,太了不起了……我爽快死了……嗯……嗯……大恩人……我……真爱死……你啦……想不到……我这辈子……遇上了你……喔……顶得好深……啊……&a;quot;

    玉凤那淫声浪语的**,使我感到无比的兴奋,无比的自豪,这一个美艳淫女难得的第一次,我的淫劲越来越大了。

    她已经香汗淋淋,娇喘嘘嘘,但仍不断地嚷叫:&a;quot;哎呀……汪……大……哥……往里插点……里边又……痒开了……好……真准哪……我爽死了。&a;quot;

    我,服从指挥,听从命令,按照她的意志,狠狠地**着。

    &a;quot;啊……好……就是那里……好极了……哎哟……妈呀……爽死我了……&a;quot;她那狂呼滥喊声,在一望无际的沙滩上震荡,在微波荡漾的江水中飘舞,在连绵起伏的群山中迂回。

    她已经四肢无力,周身瘫软,只有中枢神经在颠狂中震颤,只有兴奋至极的ròu棒在欲海中挣扎,只有全身的血管在惊涛骇浪中奔涌,理智早已不复存在,大脑完全失去作用,向她袭来的只有一浪高过一浪的奇痒。颠狂的顶峰,使她浪水四溢,淫语不断,挣扎在浪淫的肉搏之中。

    &a;quot;啊……我不行……了,快断气……了,这下……插得真……深……啊……快顶到……心脏……了……啊……真硬……喔……撑破……肚皮了……的……恩人……手下……留情吧……我……&a;quot;

    在惊人的吼叫之中,yín水如喷泉似地,由ròu棒边隙,迸溅而去。

    我只觉得ròu棒一阵阵的发涨,guī头一阵阵的发痒,这种痒,顺着精管,不断地向里深入。完全集中在小腹下端,一种无法忍耐的爽快立刻漫延了全身。又返回ròu棒,它猛劲地作着最后的冲刺,终于像火山爆发一样,喷犀而出乳白的jīng液,与透明的浪水,在不断收缩的穴洞里相会合。

    失去控制的一对狂人,在极度的兴奋之中,竟在温暖柔和的沙滩上翻滚着、翻滚着……

    风云过后,一切归于平静。金玉凤湿顺地偎在我的怀里,赏阅着一江春水静静的向东流去。

    (十)

    &a;quot;咯……咯咯……&a;quot;一股极为浓烈的香水脂粉口红香扑鼻而来。

    我睁开双眼,定睛一看,前面站着一个婷婷玉立,厚脂粉艳口红貌似天仙般的绝代佳人,我以为自已在梦中,晃了晃头,揉了揉眼,才断定眼前一切,却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她,就是美艳妓女中的女娇娃,淫中之艳凤莹。

    此时此刻,凤莹身披蝉翼薄纱,面施粉黛胭脂,嘴抹艳丽口红,秀目涂了玫瑰红色的眼影,好似一幅贵妃出浴的画卷。

    我两眼圆睁盯着这位极美的美艳淫女。

    我心中有底,这里的妓女实在漂亮淫荡,可我万万也没想到,这凤莹,确是如此的艳丽、如此的迷人。

    我又是双手一抄,一下抱住了凤莹,并顺势搂在了怀里。

    &a;quot;咯,咯,咯,吓死我了,你真坏,真坏……&a;quot;说着她竟情不自禁地用丰腴的玉臂,勾住我的脖子,并收腹仰身,粉红的小脸蛋迅速地贴向我的脸上,接着樱口香舌同时送入了我的口中。

    我边吸吮着香舌,并用自己的长舌转圈地搅动着她的香舌,直搅得她发出了&a;quot;呜、呜、呜&a;quot;的娇声。

    我抱住她,缓缓地向床榻走去,轻轻地,轻轻地把她放到了绣花缎面的被褥上,我慢慢地揭开了她那层簿如蝉翼的漫纱……

    啊!我一下楞住了,从见到这个姑娘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机会,没有精神,没有兴致来观赏这阳春白雪般地娇躯。

    她全身裸露,一丝不挂,她皮肤白细、柔嫩,在彩色宫灯的照射下,熠熠生辉,凹凸分明,不断地散发着美艳淫女的芳香,使人魂不守舍,魂飞魄散。

    此时此刻,凤莹仰着因**荡漾而飞霞喷彩的鸭蛋脸,抬起了杏眼,发出了水波荡漾,摄心勾魄的光来,鼻翼小巧玲拢,微微翕动着,两片饱满殷红的嘴唇,像熟透的荔枝,使人想去咬上一口,小嘴微张,淫笑浪喘,两排洁白的小牙,酷似海边的玉贝,两枚圆润的酒窝似小小的水潭,荡游着迷人的秋波,淡淡的脂粉芳香丝丝缕缕地飞进我鼻孔,拨弄着我那紧张而干渴的心田,滋润着我那压抑复仇的怒火。

    她嗔声娇语地伸出小手:&a;quot;你——倒是过来呀……&a;quot;

    我历来的习惯,都是先看后干。我并没有答理她,而是全神贯注地观赏着、品味着这个丰艳而极富弹性的**,以勾起自己的刺激和快感。

    她整个的身躯,散发着无尽的青春活力,丰满、光泽、弹性十足,满头的青丝,齐整的梳向脑后,又乖巧地盘成两个发髻,上面插一枚芳香艳丽的小黄花,骨肉均匀地身段衬得凸凹毕现,起伏波澜,两条胳膊,滑腻光洁,如同出污泥而不染的玉藕,颈脖圆长,温润如雪,金闪闪的耳坠,轻摇漫舞,平添了妩媚高贵的神韵,一切男人,在她的面前都会脑壳发涨,想入非非。

    她的**尖挺、高大的富于弹性、白嫩、光洁、感性十足,看上去好象两朵盛开的并蒂玉莲,随着微微娇喘的胸脯,吁吁摇荡,鲜红的rǔ头,褐红的乳晕,好象发面馒头上镶嵌了两颗红玛瑙,使人总是看不够。

    平坦的小腹,深深的乳沟,融流着春潮的露珠,细腰半扭,乳波臀浪,酒盅似地肚脐盛满了情泉。浑圆的、粉嫩的两腿间,蓬门洞开,玉珠激张……就是修行多年的老僧也会拜倒在她的床前。

    神秘的三角地带,养植着片片的茵茵小草,珠珠造型优美,弯曲着、交叉着、包围着,那丰满而圆实、红润而光泽的两片yīn唇,唇内还流浸着晶莹的淫液,yīn户酷似小山,高高的隆起在小腹的下端。粉红的yīn蒂凸涨饱满,全部显露在yīn唇的外边,阴穴沟下,肛门之上,也种植了一片小草茸茸。这些令人热血贲张的神秘领域,放肆地向我逼进。

    只见她,**高耸,椒尖怒突,蜂腰轻扭,雪腿慢摇地,发出了令人神魂颠倒的浪语:

    &a;quot;来呀……你倒是来呀……&a;quot;一只肉感十足的小手,一下扯住我的铁钳般的大手,径直地拉向了自己的**。

    我那复仇的火焰,愤慨的激情,全部的倒塌了,消失在一片浑沌之中,一种如饥似渴的强烈**奔涌而来……我一下扑了上去,又迅速地挺身立起,敏捷地脱掉全部衣衫。

    这才伏身,双手各抓住一只高大的乳峰,屁股斜挎床沿,一扎头便叼住这只红润的rǔ头,摇晃着脑袋,猛烈地吸吮起来。

    我的头使劲地往下扎,恨不得能一下钻入她的肉驼里,饱餐这肥腴鲜嫩的美食,我不断地拱啊,拱啊……使面部紧紧地贴在她的**上,坚硬的胡渣横扫着白细的嫩肉,长而硬的舌尖在弹住十足的rǔ头上来回的吮、吸、搅。牙齿不断地轻咬、轻刮、轻磨,每一个动作,都是那样的用力,那样的认真,那样的贪婪。

    这时,凤莹感到如惊涛骇浪般在她的胸前翻滚着,这种强列的刺激和翻滚,对于在九龙包围之中的她来讲还是前所未有的,在这群魔乱舞,与世隔绝的洞穴里,她能够保持着美艳淫女的尊严吗?这是办不到的,更何况她还是青春旺盛的年华、芳心欲动的美艳淫女哪!

    她疯狂地,放肆地享受着令人陶醉的美爽。

    春潮一浪高似一浪,一浪紧接一浪,波连波,浪打浪,冲垮了她心扉的闸门,以瀑布般一泻千里,涌遍了全身。

    她只觉得全身燥热难忍,每一根神经,都在激烈的跳动,每一根血管都在急速的奔涌,每一个细胞都在紧张的收缩,她咬住牙,合着眼,忍受着,不!是享受着自己心目中最崇拜的、五体投地的,顶天立地你的爱抚……

    &a;quot;英……雄……我的……爱人…你……啊……玩……我……把……我……玩得……浑身……都……舒……服……极了……换……换换……那个……啊……我……全交……给……你……了……&a;quot;

    她被坚硬的胡渣刺激的来回摇头躲闪,一股股强烈的男人的汗臭,直冲她的鼻孔,更激发了她**骚动。她只觉得痒酥酥,麻酥酥,美爽至极。

    我感觉到,她那小rǔ头经过一阵的洗礼,变得更大、更硬、更坚实了,我昂起头,看了看这只红彤彤,**的rǔ头,激情大发,一扎头又叼着了另一只rǔ头,狠狠地吸吮起来,直吸得凤莹,仰身挺腹,奇痒难忍。

    &a;quot;啊……啊……好痒……好爽……你……你真好……你……才……是……啊啊……哦……真正……男子汉……啊……使劲……玩吧……&a;quot;

    这时,我,突然缓慢下来,抬起头,细细的、柔情的看着凤莹那红卜卜的小脸蛋,轻声地问:&a;quot;舒服吗?&a;quot;

    &a;quot;啊……真过……瘾……哪……&a;quot;

    &a;quot;你十几了?&a;quot;

    &a;quot;十……九……了……哥……你好好……玩玩……我……吧……快别停……&a;quot;

    我停止了揉弄和吸吮,这时,我伸出一只大手,五指张开,顺着她那丰满的乳峰,向下滑去。

    凤莹立刻浑身一震,接着呼吸又急促起来。

    我的大手从**开始向下抚摸,我的摸法特异。我的手掌转着圈,五个指尖压在肉里,一边转动一边向下滑,刚刚通过小腹、肚脐,触到yīn户的时候,凤莹已经无法忍耐了……

    &a;quot;喔……啊……全身……好痒……又酥……又麻……好象……点……穴……啊……太痒……了……&a;quot;

    我的大手终于落在了小丘似地yīn户上,用食指找到了yīn户上方的软骨,缓缓压揉起来。

    不知是穴位的关系,还是我的手指技巧,这时凤莹,全身由轻微的摆动,变成了快速的震颤,又变成了不停的抽搐,接着便是手舞足蹈,气喘吁吁,肥白的屁股不停地扭动着。

    &a;quot;啊……哟……太痒了……无……法……忍受……啊……那里……通……着……全身……哦……受不了………啦……&a;quot;

    她的双手不停地舞动着,并在床上胡抓乱挠,突然一扭头,她看到了我小腹下,双腿间,那个又粗又长又壮的大ròu棒,正在那大片、乌黑发亮的阴毛中激昂地高挑着,她一惊,因为她没见过这么粗,这么长的ròu棒,它是那样威武粗壮,上面一根根的青筋,凸涨涨地爬满了棒径。突起的肉刺,密麻麻的,支楞楞地耸立着,乌紫发亮的guī头,独目圆睁,怒发冲天。这一切,都是凤莹前所未见的,一种饥渴,贪婪的**声促使着她,恨不得一下将ròu棒插入自己的xiāo穴,饱赏这独特的,超群的ròu棒的滋味。她竟不顾一切地,舒展玉臂一把擦住了它。

    我一惊,很快地反应过来,将身体腹部向前凑了凑,以满足她那疯狂的**。

    她抓住ròu棒一攥一松,一攥一松地玩弄着。

    我不但没有停止动作,反而将手指下移,中指一下伸入了yīn道,缓慢而有力地抚弄起来,而凤莹这时用力挺腹,同时将大腿叉开,那肥厚的yīn唇一缩一张,yín水急流涌出,嘴里不断地浪语着:

    &a;quot;快……快……快一点插……插进去……这大ròu棒……又长……又细……太……好……了……&a;quot;

    我突然将头扎到她的双腿之间,一股一股热浪,直入穴中。

    这时,我将嘴对着穴洞,狠劲地向里吹气,直吹得凤莹浑身不住地打战,忍不住一个劲地向上挺腹配合。嘴里急剧的喘息,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

    &a;quot;喔……好舒服……哎哟……你……你的……花招……怎那么……多……好爽……&a;quot;

    这时,我激情高涨,**猛增,我索性一个&a;quot;张飞骗马&a;quot;一下骑在了凤莹的腹部,然后伏身,爬在她双腿之间,将长舌一下伸入了穴中,而自己的ròu棒也恰到好处地落在了凤莹的嘴边。

    这下凤莹如获珍宝,双手攥住大ròu棒,像吃火腿香肠一样,又是闻、又是咬、又是舐、又是吸、又是吮,像一只久饥的老猫,突然捉住了老鼠一样,要尽情的耍弄后,才美餐一顿。

    我使用舌尖功夫,先在穴洞里,上下地滑动着,一会触到了洞口,一会触到了yīn蒂,使得凤莹那肥大的臀部不住地抽动。

    她那小yīn蒂一阵阵发痒,痒得难忍,痒得钻心,痒得心惊肉跳,痒得胆战心寒,她实在是无法忍受了。

    &a;quot;哎哟……快上吧……这……大肉……棒……多好……多长……把我……爽……死了……你……快……插我吧……快痒死……我了……&a;quot;

    yīn道的嫩肉一缩一张,美艳淫女的芳心,万分激荡。yīn蒂一跳一跳的,心肝乱碰乱撞,心情万分慌乱。

    这时,我才把长舌伸入穴洞,在穴壁的嫩肉上,上下左右地翻搅,磨擦,这又使得凤莹感到又酸,又痒,又酥、又麻。

    花样不断地翻新,感受不断地变化。

    她只觉得全身轻飘,头昏脑涨,一切都顾不了啦,拚命地挺屁股,使xiāo穴更加紧凑地与我配合,使我的舌尖,更深入xiāo穴的幽境。

    忽然,yīn蒂被舌尖顶住了,还向上一挑一挑的舐着,凤莹尖厉的浪笑起来:&a;quot;哎呀………我要……升天了……我的妈呀……我要成仙了……&a;quot;

    她什么都不顾了,什么都不想了,一切一切都忘记了,她宁愿这样,爽死、美死、舒服死!

    &a;quot;啊……啊……哼……哎哟……你……真……会……玩……&a;quot;

    一股股浪水,从xiāo穴里溢涌出来。

    这时我缓缓地抬起头来,抱住她细腰,轻轻地问道:&a;quot;凤莹,爽吗?&a;quot;

    &a;quot;哎哟……美……太……美……了……&a;quot;

    &a;quot;好!&a;quot;说完,我一个滚翻,调过头来,跪在了她双腿之间,手托ròu棒,对准穴孔,只听&a;quot;滋&a;quot;的一声,那根ròu棒整个地连根没入。

    她立刻感到yīn道里,像插入了一根烧红的铁棍,而且,又粗、又长,好象插到了自己的腹内,顶住了自己的心肝,感到无比的滋润和充实。

    我被那窄窄的穴孔,夹实了ròu棒,一阵急插,猛抽,我感到自已的guī头产生了一种酥爽之感,而且由ròu棒一直向全身扩散,直达到心中。

    俩人都同时地疯狂起来,一同扭腰,晃臂,一个向上使劲,一个向下压动,直乐得凤莹,口里含混不清的叫喊着:

    &a;quot;啊呀……哎呀……师傅……你……弄……得……喔……啊……人家……要死了……师傅……你干得……徒儿……又流……了……&a;quot;

    我听着她的娇喊**,便低声问道:&a;quot;我的宝贝,你的xiāo穴,好紧,弄得我,好酸,好痒,好麻。&a;quot;

    &a;quot;喔……你又流浪水了吧?流得真多啊……哈,哈,哈……把我腿全搞……湿了……&a;quot;

    &a;quot;你也美爽吗……这下插得……好深………好深……好爽……&a;quot;

    两人边说边干,而越抽越快,越插越猛,直插得穴洞里,发出&a;quot;滋&a;quot;&a;quot;滋&a;quot;&a;quot;滋&a;quot;的水声……

    &a;quot;哎哟……好人……我痒死了……我的xiāo穴……被你插……插裂了……肿了……真爽……顶得……好……&a;quot;

    我那大ròu棒,并没直插直抽,而是胡顶乱闯,在xiāo穴的鲜红嫩肉里,搅动着。

    我那浓密的阴毛,在**的同时,不停地增加着刺激,使得穴唇和穴蒂,都在紧张地收缩着,收缩着。这种种不同部位的不同刺激,直乐得她尖声怪叫,yín水一次再次地破唇而出。

    她努力地使自己的小腹,紧紧地搂往我的脖子,不停地在胡渣上磨蹭,她爽舒地微闭双眼,两片湿润的嘴唇,微微启开,一条香舌急急地伸入了我的口中:&a;quot;喔……喔……嗯……嗯……&a;quot;

    她咬着牙狠劲地让xiāo穴一下把ròu棒吞下,方觉得身心**的充实。她的身体热得发烫,xiāo穴痒得透体,无法形容的快感,使她又紧张,又放荡。

    梦一样的呻吟,蛇一样的扭动,ròu棒一次比一次更加深入。

    她舒服透了,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这暴风雨式袭击,她已陷入了昏迷瘫软的状态,好象架云的仙女,飘飘荡荡。

    又是一阵猛烈的袭击,她退出香舌,又喊叫起来:&a;quot;喔……xiāo穴……痒……再往里顶……使劲顶……喔……好……我的xiāo穴……顶漏了……顶破了……漏水了……喔……好……爽……&a;quot;

    接着,&a;quot;啊&a;quot;的一声怪叫。

    娇躯抽搐,快感醉人地,麻酥,立刻传遍整个的全身,只见上肢舞动,下肢踢蹬,昏迷了过去。

    我并未就此罢休,而是放慢了速度,缓抽慢插,每次都直顶穴底。

    经过一场急风暴雨的洗洗,她本能地紧紧地搂住我的脖子,小腹还在不停的挺进。

    急促的娇喘,美丽的脸蛋,又出现了满足的表情。

    &a;quot;好人……啊……喔……唔………我………会给………你插死……干死……嗯……啊………喔……又痒了……快……&a;quot;

    我一连又是猛插三十多下,我身体燥痒难忍,尤其是小腹下、ròu棒上,好象**在激烈的燃烧着,一种强烈的刺激突然向我袭来。我咬住牙、提着气,抑制着自己的冲动,又是一阵直抽直插,每每到底。

    穴中的yín水,如山洪爆发,向外奔涌,两腿不住地合张,全身不停地蠕动,血液沸腾。

    &a;quot;好人……哦………不能动……了……喔……又来劲了……又痒……了……快插死我……啊……&a;quot;

    就在这闪电雷鸣的**中,我的jīng液像决堤洪水一泻千里,奔涌而至,与凤莹的淫液交织在一起,一起冲向了穴洞的最深处。

    (十一)

    我和凤莹一起去洗过澡,回到房间。

    啊!一股浓烈的香水和脂粉香味,原来门口出现了一个绝色美女,如果只是美女那就罢了,我也不至于吃惊,但是这个美女不只是美,不只是脂粉香口红艳,而且是几乎一丝不挂,一件红色薄纱罩在身上,肉眼可轻易的见到她里面真是一丝不挂,丰胸,柳腰,美腿,还有桃园洞口的黑丛林,通通清楚可鉴,还有肩头有四朵小小的红花图样,通通进到我的眼里。

    这美女,皮肤相当的白,看不出有任何一丝阳光烙印的痕迹,嘴唇艳而红得发紫,却是配得恰到好处,更增添一点野性美,双峰饱满而圆润,小巧的rǔ头,配着浅浅的乳晕,一点也不会破坏双峰那种浑圆的美感,有如画龙点睛般,恰如其分的妆点陪衬出**的美,由腰到臀部一直到脚尖,形成一道漂亮的弧形,完全看不出一丝骨胳突出的弯角,从背后看她的臀部,翘而圆的臀肉,恰巧形成一个倒心型,桃园洞口的黑丛林,浓而密,以一个狭长的倒三角形,指向洞口。

    原来是浓脂艳抹的香艳妓女琼兰来了,她早已赤身**。我跨下的ròu棒不知不觉的抬起头了。

    凤莹正坐在化妆桌前涂脂抹粉搽口红浓艳化妆,我和香艳妓女琼兰接吻起来。香艳妓女琼兰和前面几个美艳妓女比起来,她的功夫可好得太多了,磨,揉,吸,转样样都通,尤其是那丰满的xiāo穴,每一次的进出都有一股不小的吸力,吸吮着我的马眼,弄得我相当舒服。

    她跨坐在我的腰上,一手抓起我的ròu棒,往她的xiāo穴磨蹭,另一手柔搓着相当漂亮的胸部,肥厚的yīn唇微微含住guī头,在摩擦之下微微充血。

    我觉的天下最奇怪的事莫过于此了,他好象被当作宠物般,而不是个人,他就像一种道具,一种用来满足那个女人的**的工具。

    她很快的便yín水满溢,xiāo穴内外布满淫液,二话不说,将我的ròu棒对准yín穴,一沉臀,xiāo穴马上完全吞食了肉柱。

    我的腰部不由自主的配合着她的动作,一挺一挺的,还配合的蛮恰到好处的,趴趴趴的,一下下都是实实在在的冲击。

    那女人,自顾自的玩着,口里大声的**,旁若无人。

    这女人的yín水特多的,一直流到我的屁股后,形成一滩yín水洼,泡得我很舒服,我老二渐渐变得又硬又热。

    那美女似乎没发觉,继续她的动作。

    「嗯……喔……」她很快的要达到**了。

    「呜……啊……嗯……喔……」

    我知道她泄了,可是我的ròu棒还未泄,依然挺立着。

    美女满足的趴在我身上好一会儿,任由我的ròu棒泡在她的xiāo穴中。

    我享受着这舒服的感觉,喉咙轻轻的发出一声舒服的呻吟,琼兰的脸上显现一股得意的表情,并且加紧攻势,一心要我迅速臣服,以展现自己的功夫。

    我瞄到琼兰的表情,当然知道她想些什么,当然不会让她得逞喽。

    我微一运气,瞬间跨下的ròu棒就变得血脉奔张,又热又硬且又更大,琼兰正努力的施展功夫,仔细的对我的敏感处实施重点攻势,不料,原本已经不小的yīn茎,猛然报胀,把xiāo穴塞得爆满,她呻吟连连。

    又过了好一会儿,她坐了起来,又再次套弄起来,这次更快,她很快又达到**,如是前后四次,她才放过我。

    琼兰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口中已经无意识的发出浪吟声,我主动出击,猛得**数十下,琼兰的yín水随着我抽出的老二而飞散四溅,四肢绷紧,明眼人一望即知,她已经品尝到人间至乐了。

    「嗯……」淫荡艳女居然没有放开我的ròu棒,反而在上面喷香水搽脂粉,又含弄桌ròu棒,并津津有味的吞食起我的阳精,我原以为这女人一定会忙不叠的躲开的,到时候可以看看她的慌张狼狈样,可是这下反而我意外了,这种把男人当玩物的女人,居然这么欢喜的吃我的阳精。

    「哇,好棒,真新鲜,」女人道。

    淫荡艳女津津有味的咋咋舌,将最后一丝挂在她嘴角的惊异卷食进去。

    再看凤莹,她重新浓艳化妆,脂粉更厚口红更艳,较之院里的姑娘都要漂亮许多,凤莹的身材实在是傲人,丰胸,柳腰,圆臀,双腿长而匀,皮肤白晰,下腹的丛林小而密,呈倒三角形直下到xiāo穴,我瞧得几乎要流出口水了,没想到这凤莹重新化妆之后竟是如此迷人。

    尤其是,仿佛天生的一股媚劲,一举手一投足,无时无刻不散发着妖艳的媚力,在不知不觉中跨ròu棒已经流着口水(男人应该知道这口水指的是啥吧!)。

    凤莹的xiāo穴,在凤莹吸了一口气之后,瞬间马力全开,又吸,又夹,又揉,我ròu棒的伞部,瞬间感受到极强烈的刺激,因此忍不住哼了一声。

    这可是个超级新鲜的感觉,ròu棒就静静的摆在xiāo穴中,可是确有着比抽,插,顶,转有更强烈的快感,凤莹的肉穴深处夹一下吸一下,肉褶子更是灵活的一直刷着伞状部位。

    一下子,我就紧邻发射边缘了,喉咙连连发出低低的呻吟声,积蓄多时的阳精蠢蠢欲动,频频探关。

    我只是在享受着那种临界点的快感。凤莹虽然给我更大的刺激,但是同样的,对于自己的刺激也是同样的增强了,她已经娇喘不已,香汗淋漓,并且夹杂着一声声的呻吟,面部表情时而皱眉,时而欢畅,如果我保持现状,凤莹恐怕支持不久了。

    凤莹的aì液已经满液四流,在两人的交接部位缭绕着。此时的凤莹迅速的便攀越顶峰,快乐的aì液迅速涌出,发出嗤嗤的声音,xiāo穴阵阵的抽,回异于运功时的吸夹,给我的感觉却更舒服更刺激,

    可是我却没有停下来,继续跟凤莹缠绵,我决定给凤莹二次**,我希望给她一个前所未有的更高享受。

    凤莹原本已经飘飘似在云端的快感,被我再次激高,似天旋地转,天地万物都已不存在,唯一的感觉只剩无比的快乐,无比的舒适。

    我加快下身的摆动速度,一下下肉拍着肉的音响,刺激着所有人的听觉。

    我跟凤莹的激情床戏还在上映着,只是凤莹已经泄了一次,而我仍继续挺进中,凤莹在第一次泄出后就已经放弃求胜了,现在则是很尽情的享受着,完全配合我的动作。

    从ròu棒发出柔和而**的jīng液,渗入凤莹xiāo穴的每一个细胞中,来回的刺激着神经的深处,比之纯粹的皮肉刺激更上层楼。

    这点让我感到非常的舒服,在xiāo穴及ròu棒之间彼此缠绵。

    这一切都在那小小的方寸之地的内部进行着,别人是根本看不出来的。

    不久,凤莹又再次达到**,然而巨变也在此时发生。

    「啊~~呜嗯~~喔~~」凤莹忘情的呻吟。

    我在这时也再泄了,一股浓浓的jīng液冲入凤莹的xiāo穴。

    ****

    【et】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