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人一秒记住 荷包网 www.hebao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hebaoge.com

    [ 欢迎光临 , ]

    ——如梦似幻

    东风袅袅泛崇光,

    香雾空濛月转廊。

    久恐夜深花睡去,

    故烧高烛照红妆。

    ——苏轼《海棠》

    五月七日周六。

    这是我们在这的最后一个晚上了。

    本来按着我的意思还要再待几天的,但妈妈怕耽误了我的学业,硬逼着我订了回程机票。

    经过几天的滋润,妈妈青春焕发,竟像换了个人似的。肌肤更加光洁,白嫩中透出淡淡的润红,**也上翘了很多。

    此刻我正抱着这个熟透的美妇,吻着那火热的艳唇,手在她细腰圆臀上到处抚动,胯部在她裆下举顶,感受着那柔软结实、弹性十足的**,感觉很刺激。

    “骏儿……嗯……乖儿子……哦……骏儿……”

    柔若棉絮的妈妈融入我怀里,发出如蚊般舒服的鸣叫,不停喃喃喊着我的名字。

    “香儿……”

    我已改口叫妈妈——香儿了,虽然她一直反对。

    “嗯……坏孩子,不要再叫香儿……”妈妈急促的声音有些气愤。

    “乖香儿,你越来越嫩了啊。”听习惯就好了。

    “坏孩子……就会骗……骗人……油嘴滑舌……”她像女孩子一样撒娇,臀部难耐的扭动回顶着jī巴。

    “羞,羞,羞,哪有妈在儿子面前这么撒娇的?”我用手指在她脸上轻轻刮了刮。

    妈妈顿时脸上满是娇羞的粉红,却又不肯服软,便紧搂着我脊背,嘟起嘴,跺着脚小声说:“就撒娇,就撒娇,你能拿我怎样?”

    其实妈妈也非常喜欢我把她当小女生一样的娇宠。说着,妈妈媚眼半眯,探出湿润鲜红的香舌研磨我的脸,就像母猫清洁小猫似的,鼻子里不停哼着心醉的吟声,在房里回荡着,差点把我的心给勾出来了。

    妈妈真像小猫一样可爱啊。

    “香儿,叫声好听的。”

    “什么好听的?”

    “叫亲哥哥、亲汉子呀。”

    “要死了,小鬼头,这怎么叫得出口,你好无耻,真是越来越放肆了。”她说着,便撒娇般的轻轻咬了我面庞一口。

    “我咬你,看你还敢不敢欺负人家。”

    我欲念横生,便探入妈妈怀中,握住丰乳。

    “那香儿,等一会儿我要你在上面,让我好好玩玩你的nǎi子。”

    rǔ头是妈妈主要性感带之一,当舔吸它们时,妈妈就会全身发痒,不住的讨饶。

    妈妈娇媚的横了我一眼,但眼神中却有一丝兴奋:“到时候再说,只要你争气,让我……”

    她娇声说着,头一低,呼吸急促的开始解我的衣裤。

    看着妈妈又羞涩,又饱含荡意的神色,我快要疯了。

    虽然妈妈和我调笑的尺寸放开了许多,但床上的表现依然矜持。

    不过欣慰的是,妈妈其实对新姿势是非常好奇的,甚至会兴奋得全身发抖。

    妈妈轻轻将包皮捋下来,露出赤红的guī头,纤巧的手指圈住jī巴,活跃的游移起来。她揉搓得不徐不疾,恰到好处。指甲轻刮着,将尿道口少许的分泌物均匀涂抹在guī头上。

    很快,jī巴被撩拨得又粗又长,硬得发紫。我上面吸吮着香舌,中间顶压着丰满的**,下面被小手套弄jī巴。这三管齐下的刺激让我几乎站不住脚,都有点魂飞魄散了。

    “舒服吗?”

    妈妈偏着脸,露出顽皮的眼神,看着自己亲生的儿子,滋润的嘴唇微微发着颤。似乎姐姐也曾这样问过,我下体又是一阵战栗。

    “香儿怎么弄都舒服。”

    我坐在床沿,一只手托着妈妈的香腮,大拇指轻轻的在樱唇边来回抚摸,并伸进去拨弄丁香。强烈的暗示妈妈当然心领神会。

    她娇羞了好久,又瞟了jī巴一眼,才咬着嘴唇说:“唉……你这…………小冤家……真是我命中的克星……我也是前世欠你的……”

    话语未落,头已被我按在胯间,美丽端庄的脸庞紧贴住jī巴。妈妈难为情的挣扎了一下,还是温顺的跪在地上,抚摸着阴囊,用指尖轻轻绕着不停跳动的青筋,脸颊摩擦jī巴,喃喃说着。

    “好烫呀……这么大……真吓人……这是第二只能进我身子的……也是我生出来的……不许顶啊……”

    她用力咽了口唾液,喘着粗气,有点害怕的慢慢张大诱惑红唇吞下了guī头。那副模样真是难以想像的淫荡。

    尽管嘴张得很大,但虎牙顶端还是不可避免的接触到包皮,又痒又酥的感觉从jī巴一直冲到我大脑。

    妈妈开始摇动头,吸进吐出。舌头已不再生硬,能曲卷着缠绕jī巴,摩擦龟冠,不时发出“啾噗”的**声响。

    “喔……好……嗯……香儿……你真是……越来越厉害了……嗯……好爽啊……好香儿……啊……”

    她似乎兴奋起来,一边卖力吮吸,一边不停拱动着被裙子紧紧裹住的挺翘臀部,分外诱人。

    “香儿,湿了吗?”

    妈妈眯眼看着我,腻声说:“喔……讨厌……你又开始欺负我了……”

    “好香儿,告诉我,Bī湿了吗?”

    “嗯……你……你坏……”

    “什么时候湿的?”

    “刚……刚才……你……你顶我下面的时候……”

    “让我看看有多湿。”

    “哦……真难为情……”

    “好心肝,别羞了,又不是第一次。”

    她白了我一眼,带点蕴怒,也有点羞赧,但还是像头温驯的小绵羊,慢慢转身,将臀部朝向我。

    我撩起裙子下摆,见湿湿的蝴蝶型黑色丁字裤深深嵌入了白皙的臀沟里,黑白相映美丽异常,浓密的卷毛从细小的窄布两旁蔓延出来。这条衬裤是我为妈妈精心选购的。

    “香儿,你不害臊,还真流了好多水啊。”

    “啊……不许说出来……坏东西……羞死了……都是……你……害得……”

    我勾住细带,用力一拉。

    “呜……痛……你好狠……不要再……作弄我了……”

    妈妈发出苦闷的哼声,不住扭动臀部。大腿一下子绷紧了。

    “香儿,哪痛?”

    我手伸进她两腿间,轻轻按住了粘糊糊的私处。中指开始轻柔的揉搓可爱的yīn蒂。

    妈妈沉默不语了,只是用力并拢大腿,紧夹住我的手。她用贝齿从jī巴根部开始,逐寸轻轻啮咬,嘬起嘴唇用力吸吮起来。微微的痛楚混合着强烈快感,一阵阵的袭来,我把手指**进了热烘烘的yīn道内,被绵软的肉壁紧紧包住,湿滑液体不断的分泌出,粘满在指上,使进出更加方便。虽然这宝地已经多次开垦,但每次还是让人爱不释手,我轻轻拍打起妈妈的臀部。

    “我……我……我受不了啦……”

    她用力捏了一下jī巴。

    “受不了,那可怎么办啊?”

    “坏东西……给我啊……我要……”

    这下轮到妈妈主动求欢了。

    “先把小内裤脱了!”

    “我……我……我脱……骏儿……我的小祖宗……你给我啊……”

    妈妈难为情的站起身,扭着臀部,扯下衬裤。看来她真的急了,连矜持都不要了,美目中都快溢出泪水。

    “香儿,快坐上去。”

    妈妈不想破坏我的兴致,只得脸对着我,跨了上来。

    当她把jī巴往自己yīn道里坐去时,更羞涩的难以自已。

    “坏蛋!给我啊!”

    我一发力,jī巴破体而入,整个**进了温暖滑腻、蠕动包夹的yīn道。

    “啊……”

    妈妈欢畅的叫出声来,两粒晶莹的泪珠终于滚落出来。

    “哦……小BīBī又紧又嫩……我真爱死你的小BīBī了……我最爱**你的小BīBī。”

    我边肆意冲击起来,边将那热泪吻掉。

    “宝宝,全脱了好吗?”

    妈妈俯着身子,火烫的脸颊蹭着我的胸膛,双手捂住闭起的眼睛没有动。

    “这事你不会做吗?就知道欺负我。”

    我脱掉了妈妈的连衣裙和粉红色花蕾胸罩,露出那玉嫩柔滑,散发着沁人幽香的**。乳晕似乎比先时浅了一点。

    “嗯……还没看够啊……”

    “怎能看够呢……真的好美啊……”

    我用姆指在如少女般的小巧rǔ头上按了一下。

    “啊呀……骏儿……不要……嗯……痒啊……喔……不……嗯……”

    妈妈从鼻腔中挤出了轻微而充满诱惑的哼叫,rǔ头似活的般颤动起来。

    “宝宝,你的奶真好吃。”

    我轮换吮着硬胀挺立起的rǔ头,还故意啧出声来,惹得妈妈娇躯乱颤,更加不敢睁眼了。

    “不要说话……嗯哼……”

    “太爽了,宝宝,你的nǎi子一点儿也不比姐差。”

    “不要,骏儿,不要,羞死我了。”

    几天来,我发现妈妈内心深处其实是有变态的黑暗面的。每次**她时,一提到姐姐、小姨或婶婶甚至干妈,妈妈都会异乎寻常的兴奋,反应也异乎寻常的激烈。

    这不,我俩的下体又粘满了aì液,弄得彼此浓浓的阴毛湿漉漉、粘糊糊的。耻部一撞,啪的一声,粘液四处飞散,连小腹也一片湿滑。

    “嗯,骚水也比姐多。宝宝,到底是我**得好,还是小姨弄得好?”

    “啊……不……不许再说……你太无耻了……下流……”

    她露出了薄怒耻辱的神色。

    我把一只中指粘满aì液,伸到妈妈股沟里,重重捅进了后庭。

    “啊……骏儿……你别胡来啊……”

    她大声尖叫着,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头用力摆着,笔直开散的秀发飞舞在空中,盈盈一握的细腰抬起,背向上挺,yīn道猛烈收缩起来,大量aì液不能控制的顺着jī巴流出……

    “哇!不愧是美女呀,连屁眼都这么正点,啧啧,宝宝这样更舒服了吧?”

    “不要摸那里……”

    强烈的刺激让妈妈情难自已的一边轻声抽泣,一边摇动臀部,用娇嫩的yīn唇来回吞吐起jī巴。

    “可爱死了,一**就

    掉泪,我天天都要你哭鼻子。”

    “啊……你混蛋……流氓……啊……大色狼……嗯……啊……”

    “宝宝,叫声亲哥哥。”

    “不要……啊……我不要……骏儿……够了……你饶了我吧……我可是你亲妈妈啊……”

    她不断送出求饶的眼波,嫩红的舌头伸在外面,舔着嘴唇。

    天呀!你为什么要说“亲妈妈”呢?手指突破了紧凑的括约肌,整个**进了细小的后庭,指甲还有意的刮了刮肠壁。

    “啊……不要……好痛……停……啊……不……我……我叫……呜……你就放过我吧……呜……”

    “那快叫亲哥哥。”

    “……啊……亲哥哥……啊……”

    我更加兴奋,抄起妈妈小手,让她自己揉摸**。

    若是以前,妈妈肯定做不出这样猥亵的动作,但现在她也开始微妙的自慰起来。

    纤细玉指动得很是柔雅,但在我眼里却是无比的淫荡。

    “啊……我不……行了……支撑不住了……噢……哎……”

    妈妈发出似快乐又似痛苦的呻吟声,眼神变得有点涣散,双腿开始用力夹我的腰,小腹猛的一阵抽搐,丰臀和我大腿根激烈的撞着,发出阵阵“啪!啪!”脆响。

    “啊……真的不行了……我要来了……啊……升天了……”

    大股大股的阴精喷向jī巴,然后流泄出来。

    “骏儿……”

    她泪流满面的趴在我身上,章鱼般紧缠环抱住我,大口大口喘着气,颤抖着咬我的嘴。肌肤渗出了一颗颗晶莹的汗珠,乌黑散乱的秀发也已湿透,紧紧贴在清秀无伦的圆圆脸颊上。

    我舔着妈妈嘴唇,静静的让她的汗液浸湿我全身。

    此刻的妈妈宛如春睡的海棠,散发出夺人神魄的艳光。唉,看她痴痴的依偎着我,我还能有什么奢求呢?

    过了好久,妈妈才回过神,脸上挂着一丝满足的微笑,湿润美目很妖媚的盯着我。

    “是不是有点太忘形了……我不由自主的就想骚……嗯……不许笑……”

    “舒服吗?”我爱怜的轻抚起她脸蛋和发丝。

    “不告诉你……坏骏儿……以后不许再这样折磨我……”

    妈妈拧着我的耳朵,以少女般的娇柔声嗔道。

    忽然,妈妈想要起来清理污物,我抱住不让。

    “会很脏的……留下就洗不掉了……”

    “没事,我会收着的。宝贝,什么时候你才能做我妻子呢?”

    “嗯……我现在不就是你的女人吗?”她说着都觉得不好意思了。

    “我要你真正的嫁给我。”

    “傻子,那……怎么不可以,好羞啊。哪有妈嫁给亲生儿子的?”

    “为什么不行?我还要你生孩子。”

    “坏儿子,我什么都愿意给你,但那样妈实在接受不了啊。”

    “这以后再说吧,香儿,现在我要你摆更骚的姿势。”

    “嗯……我不要……让我再休息一下吧……”她含情脉脉的目光有些胆怯了,但似乎又有些期待我的新花样。

    “给我从后面弄一次好吗?”

    “嗯……好下流喔……我不要……”

    这姿势对娴淑的妈妈来说,意味着淫荡耻辱。以前光是在耳边说说,就让她脸红一阵子了。

    “不是下流,这姿势女人最能获得快感了,想想,你把屁股撅起来,我从后把jī巴完全**入yīn道里,可以非常快速的抽动,给你带来巨大的摩擦快感,我浓密的阴毛还可以在你屁眼上摩擦,睾丸可以撞击你的yīn蒂,多美啊?”

    我仿佛听见了妈妈“怦怦”的心跳声,她犹豫了许久,终于轻轻点点头。

    我抽出jī巴,她顿时发出一声空虚的叹息,yīn道里流出一股股乳白色液体,滴落在鲜艳的床单上。

    妈妈费力的跪爬到床上,打开膝盖将双腿绷得笔直,臀部尽量撅得高高的,静静等待着爱宠。

    我激动得几乎要发抖。妈妈今天又放开了一大步。

    但她还是感到难为情,把一只手伸到后面,想掩饰后庭,却被我毫不留情的挡开。

    妈妈的臀部是我看过最美的。由于经常锻炼,显得高翘结实,轮廓圆润,大而饱满。股沟内夹着一丛厚密的阴毛。阴毛中蠕动着的yīn唇因充血而通红,和雪白的臀部形成强烈对比。yīn道口沾满了aì液,发出湿湿的光亮,似乎在盼着jī巴尽快来临。

    这样一个美女撅着屁股趴在面前,真让人受不了,我禁不住吞咽起口水来。

    她大概听见了,回首朝着发呆的我瞟了一眼——好迷人娇娆啊!狐狸精勾人也不过如此吧?

    我把手放在臀上,沿着曲线游走,擦拭着上面的汗珠,感觉到那么柔软,那么滑嫩,那么温暖。

    妈妈一阵轻颤,转过头去,很微弱的发出呻吟,臀部瞬间绷了起来,双手紧抓床单,青色的静脉在白皙几近透明的肌肤下暴涨突出。

    我把脸贴上去磨擦着,轻轻舔咬雪白粉嫩的臀肉。

    “这么圆滚的大屁股,好香,好美,我真想每秒钟都抱着它。”

    我尽力分开臀瓣,jī巴分开yīn唇深**进yīn道。

    她顿时又发出了充满恋意的叹息,因为上身下倾,屁股抬得更高了。充满弹性的臀部,承受着凶狠的撞击,发出沉闷的声响。

    “啊……慢点……”

    妈妈被惯性带动的直往前摇摆。

    “嗯……”

    她把头深深埋在枕头里,死死咬着枕巾,压抑着不让自己兴奋性感的呻吟叫出来,但从鼻孔里传出的哼声却更刺激了我的**。

    “宝宝,喜欢吗……这是我幻想了好久的场面。”

    我在妈妈娇躯上尽情发泄着。

    “唔……好深……”

    妈妈温婉的承受着我的奸媾,垂在胸前的一头直发,被干得四散飞舞,充满了旖旎**的气息。

    “宝宝,甜心,你……你永远……是我的!我爱你!永远永远爱你!”我兴奋的脱口而出。

    “啊……我也……永远……爱你……”妈妈含糊回应着。

    “宝宝……叫我的名字……叫啊……”我一巴掌用力拍在妈妈臀部上,发出清脆的响声,颤动的嫩肉上顿时多了个红红的掌印。

    “呜……骏儿……骏儿……我的儿子……”妈妈一哆嗦,又失声哭喊起来。

    “宝宝叫大jī巴。”

    “啊……大……大jī巴……”这是妈妈从未说过的词。

    “回去后我还可以**你吗,宝宝?”

    “你想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快……”

    “呃唔……我**死你!**死你!”

    我激动的呼叫着。

    “宝宝,我爱你的身子,爱你丰满的nǎi子,爱你的肚脐眼,爱你的大腿和小腿,还有小巧的小脚,爱你的屁股和美Bī。宝宝,我喜欢和你**,喜欢和自己的亲妈妈**,我要**你的小Bī一辈子!”

    “够了……别……别叫了……”妈妈大声喘息起来。

    “宝宝……再骚点……好吗……”

    “啊……我……啊……我不会……啊……骏儿……饶了我吧……啊……”

    我双手攥住了丰乳,伸长舌头,猛舔她汗泪淋漓、充满**的脸颊。

    “心里怎么想的,身上有什么感觉叫出来就行了,比如说现在这样的姿式,好听的叫‘隔山取火’,不好听的就叫‘狗交’,我这样和兰儿**时,她还学狗叫呢,汪汪汪……”

    妈妈打了个冷战,大概是想像着她闺中姐妹那淫荡的模样吧。

    “骏儿……你的jī巴……jī巴好硬……好粗……好长……你……啊……你是……是大jī巴……大jī巴骏儿……啊……我的一切……一切都是你的……”

    乖乖,妈妈说这种话真令人受不了,我差点就射了。

    “宝宝,我会好好报答你的。”

    我身子前倾,更加拼命的突击起来,把白嫩的臀部撞得通红。双手抓住妈妈**揉搓。**因汗水淋漓显得更加滑不留手,揉起来滋滋作响,竟和jī巴在yīn道里抽**的声音有几分类似。

    “啊……”

    在两处敏感地带被我夹击下,妈妈的原始肉欲暴发出来,手将床单紧紧抓成一团,细腰像水蛇般左右扭摆着,臀部拚命挤压我的小腹,好像要将jī巴吸进她身体一样。aì液顺着滑嫩的大腿内侧汩汩流出。

    “宝宝,让我射在你嘴里吧。”

    说实话,在女人嘴里shè精其实也没什么快感,但那种奴隶美女的感觉却是无法用言语表达的,更何况是对妈妈呢。

    “你……变态……”

    “这怕什么?婶婶、姐姐和兰儿她们都尝过的。”

    “太脏了……”

    “不脏,都是蛋白质,很养颜的。我不是也经常舔你的骚水吗?”

    “……要不……射在脸上吧……”

    “不,一定要在嘴里。”

    我拔出jī巴,爬到她头边,开始自己迅速套弄起来。

    妈妈若有所失的仰躺下来,头枕着我的腿,点着我嘴唇幽幽的说:“你啊,就是会说,把妈妈快教成荡妇了,我真是上辈子欠你的,射吧……”

    她闭上眼,嘴巴微张,静静等着迎接我的精华。终于背心一酥,浓浓的快意急速涌向下身,我匆忙将汁液淋漓的guī头**入妈妈嘴里,挺进喉咙深处。她还来不及反应,就“咕噜”吞下一大口浓精。

    “香儿,喝下去。”

    我下意识的说,jī巴不停抽搐,心里被强烈的负罪感和快感充实着。

    “呜……喔……呕……”

    妈妈摇摇头,睁开眼,哀求的看着我,羞辱的眼泪又一下子流了下来。

    “香儿,你喝嘛,我会很满足的。”

    我双手牢牢的捉住她螓首。

    妈妈顺从了。她再次闭上眼,皱着眉,吞咽了起来。美艳的母亲喝下亲生儿子的jīng液,这副景象让我彻底迷惘了。

    完事后,我高兴的吻着妈妈表示安慰。

    披头散发的她却一把推开我,羞愧的呜呜哭起来,泪水瞬时流满了脸颊。

    “走开!别碰我!这样作践我,你满意了?!”

    ****

    【et】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