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人一秒记住 荷包网 www.hebao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hebaoge.com

    [ 欢迎光临 , ]

    ——黄小洁被钱家兄弟不知带走多久,当她被拉下车,解开蒙眼的黑布,却发现已经市区,来到了郊外的矿区。这里住着的大多是煤矿的工人,矿区大老爷们多,自然少不了做皮肉生意的洗头房按摩院。黄小洁被带到了一户农家小院,站在院子中央,她感到事情不太妙,可是想要逃跑,却被钱家兄弟拦住了去路。

    “想不到吧。今天你不用服侍龟田秀元那个老混蛋,这里会有很多男人等你们服侍。”钱伟成说着,把黄小洁嘴上的丝袜塞口球解开取了下来。

    “救命啊,救命啊!”黄小洁急得大叫。

    钱伟平却不急着捂住她的嘴,根本不在乎她的叫喊:“叫吧,叫吧,这附近都是卖淫的女人,叫的再狠,也不会有人来救你这个**的。”

    “我跟你们无怨无仇,你们抓我干什么?”

    “抓你干什么,就因为你那个该死的老公,把我们害成这样!”钱伟成说着,脱下了自己的裤子。钱伟平也跟着脱下裤子。

    眼前的情景让黄小洁惊呆了。面前的两个男人,下体却没有了yáng具,取而代之的,确实和女人一般的yīn户!

    “你老公骗我们说龟田秀元不记恨我们当年联手赶走了他。没想到,龟田和袁晓光把我们请到研究所后,在茶里下了药。当我们醒来时,下身就成了这个样子。居然给我们兄弟俩做了变性手术!”钱伟平狠狠地说道。

    “你的老公更加可恶。之后还谎称是龟田要拿我们哥俩的yáng具泡药酒。我们哥俩的男根是出了名的粗壮,泡酒自然是极品。你老公还答应事后给我们一人100万补偿金,并且让我们哥俩当上副总。可是过了一个月,一点消息都没有,我们找到他一问,他居然矢口否认!”钱伟成接着哥哥的话继续说道。

    “那是我老公和你们的恩怨,你们抓我干什么!”黄小洁倒是希望这两人能去对付自己老公,可是自己在这两人手里,肯定会发生什么危险的事情!

    “我们早就猜到,龟田和你关系不一般。当年他可是追过你的。有了你,不愁他们不给钱。”原来,钱家兄弟绑架了黄小洁,是为了赎金。

    “那请你们放开我,我不跑就是!”黄小洁被捆绑的手臂发麻,希望解开自己的束缚。

    “放心吧,一会自然有人给你解开。不过,我们哥俩现在手上没钱吃饭了,只能靠你给我们赚点了。”钱伟成突然淫笑着说道。

    “你们要……呜……”黄小洁话没说完,嘴再一次被丝袜塞口球堵住。

    黄小洁的双腿被解开后,钱家兄弟把她拉上了一辆破旧的中巴车。中巴车内的座位全部都被拆掉,在车厢中固定了两张小床。黄小洁心中隐隐感到不妙,被钱伟平拉着强迫躺在了一张床上。

    难道这就要强奸自己,可是他们没有yáng具了啊?黄小洁正在奇怪,钱伟成压住了她的右腿,把她的左腿向上拉起,居然开始用力地想自己的头部方向扳动。黄小洁痛得呜呜呜直呻吟。小床的床头是一排带栏杆的铁架。黄小洁的脚踝被一条黑色长筒丝袜捆绑在了床头的铁架上。随后是右腿,捆绑后,黄小洁躺在床上,双腿却向头部靠拢后被捆绑在了床头,同时大大地分开成了一个V字,而此时她的身体从侧面看,也被折叠成了一个V字。衣服之前就被全部脱了下来,黄小洁全身只剩下了一双白色连裤袜和白色短靴。内裤在连裤袜中,却被钱伟成用刀割开了腰间的布带扯了出来。裤袜的裆部也被钱伟成扯裂,露出了yīn户和肛门。

    黄小洁的双手终于被解开了束缚,可是不能黄小洁活动,她的双手就被钱伟成用破裂的内裤捆绑在了床头。黄小洁只能躺在床上,摆出一个屈辱的姿势,高高的抬着腿,大角度地露出自己的下体。

    中巴车启动了,钱伟成把车开到了一个私人小煤窑的广场上。此时正好是上夜班的煤矿工人下班洗完澡准备回去。看到中巴车进了广场,都为了上来。钱伟平看到那么工人,忙叫弟弟停车,随后拿出一块大纸牌子,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正宗熟女性工具,打炮100一位!”

    这些工人平时精力旺盛,最需要的就是女人。透过车窗,所有人都看到一个皮肤白皙的女人被屈辱地捆绑在床上,论身材论气质,都是上等货。立刻,工人纷纷掏出钱来,准备打炮!

    “一个一个,不要急,不要挤,排好队,大家都有机会!”钱伟成一边说着,一边收钱。

    “呜呜呜……呜呜呜……”黄小洁立刻知道钱家兄弟是要让自己做低等妓女来赚钱。看到那么多饥渴的男人,黄小洁恐惧地睁大了眼睛,身体拼命地挣扎扭动。

    “怎么,**,等急了吧,老子这就来操你。”就在黄小洁挣扎的时候,一个50多岁的老矿工付钱上了车。

    黄小洁的双腿大角度的张开,yīn户露在外面,老矿工直接双手抓住了她的**,狠狠地插入自己的ròu棒,开始没命地**起来。

    这些没有文化的矿工,干起女人来,毫无技巧可言,就是一味地蛮力**。

    男人的体重压倒了黄小洁的双腿上,双腿几乎贴到自己的胸部。黄小洁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要被折断一般,痛苦异常。不过,被捆绑的女人似乎更加性感诱人,让男人加倍的性奋,也让男人的精力消耗得更加迅速。没过5分钟,老矿工居然已经射了多次,ròu棒再也硬不起来。

    老头心满意足地下了车,却被工友们不住地起哄嘲笑!

    “陈玉森,你不是有名的老干将吗。怎么今天五分钟就干完了?”

    “昨天和谁家媳妇干多了,今天没力气了?”

    老头被工友嘲笑,气得骂道:“你们这帮鬼孙,一会也试试,看看能比老陈挺的时间长么!”

    第二个来的是个十六七岁的小青年。脱下裤子,看到畜牲般的黝黑yáng具,黄小洁吓得直发抖。这个年轻人似乎也不懂技巧,双手抱住黄小洁的丝袜美腿后,立刻插入她的yīn道,开始拼命**起来。

    不到十分钟,这个小青年提着裤子出了中巴。

    黄小洁本身就是性感尤物,在被如此捆绑后,娇躯的扭动,嘴里发出的呜呜呜的呻吟,都成了男人性奋的催化剂,加速了男人的shè精。

    一上午,黄小洁接待了数十人,居然没有一个人能够坚持一刻钟。等到工人都干完,已经到了中午,钱家兄弟高兴地跟过年一样。

    “兄弟,这个娘们真的是下金蛋的母鸡。才一个上午,咱们这就赚了六千。

    还要赎金干嘛,就用这个贱货生钱就是……”钱伟平一边数着钱,一边性奋地说。

    黄小洁本已经意识模糊,听到要让自己继续接受男人的凌辱,不禁娇躯一颤,眼泪哗哗地流了下来。

    看着后面被捆绑的黄小洁,钱伟成倒是冷静阴森地说:“赎金嘛,咱们一定要收。可是什么时候放人,要等出了这口恶气再说……”

    兄弟俩开车来到一家买快餐的地方,要了三分快餐。

    中巴车停在了矿区外的一个水库旁。这里很少有人来。钱伟平把黄小洁的束缚解开后,给她带上了一个红色的皮项圈,用铁链拴在了河边的护栏上。兄弟俩吃着盒饭,不断地算计着如何靠着黄小洁这身美肉发财。而黄小洁被强迫脱光了衣服,走进水中,清洗自己的身体。水库边上的水直到大腿,黄小洁只能蹲在水里,脖子上拴着铁链,无法逃脱。

    洗澡洗得差不多了,黄小洁被拉了上来,湿漉漉地坐在两人中间,捧起盒饭吃起来。

    “这娘们晚上至少还可以再赚个一万多,等拿了赎金,带上人去大西北,肯定还能发大财。”钱伟成一边看着**的黄小洁吃午饭,一边美滋滋地说着。

    “是啊,关键是不能让公安抓住。只要龟田和袁晓光两个王八蛋不报警,咱们路上隐蔽点,谨慎点,出了江苏就安全了。到时候,有了这个下金蛋的母鸡,真是要什么有什么……”钱伟成不住地附和着哥哥的话。

    “不过龟田秀元和袁晓光,我绝对不会放过他们。居然把咱们哥俩的命根子割了,还一分钱没给咱们,我可不能让他们那么舒服。”钱伟平恨恨地说道。

    “那是肯定,我保证这两个家伙不得好死!别忘了,袁晓光自认为最忠心的狗,可是咱们的人。”钱伟成压低声音神秘地说。

    “那个姓李的,靠得住吗?”

    “放心吧,我早就承诺过,有好处分他一半,他绝对乐意这么干。”

    兄弟俩看到黄小洁吃完了午饭,就停止了交谈,把她带上了中巴。黄小洁早已经精疲力竭,在车上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当黄小洁醒来时,已经到了傍晚。而她此时正躺在一个长桌上,环顾四周,到处都是饥渴的工人。黄小洁不由地吓得全身发抖。

    在人群中,一个老板模样的人,给了钱家兄弟两万块钱,说道:“今天是我生日,要给工人们搞点文娱活动。你们带了的**,我包一夜。”

    钱伟成结果钱,点头哈腰地说:“好说好说,只要不给玩残废了,随您嗜好!”

    老板一听,非常高兴:“放心,放心,我王大头是有名的温柔。两位,既然来了,就坐下,和兄弟们一起过了节……”

    钱家兄弟被招呼着坐到了酒席中。黄小洁此时全身**,吓得全身发抖,只能双手紧

    紧地抱住胸口,蜷缩成一团。几个工人接到老板的命令,走上前去,把黄小洁台下了长桌。

    “你们放开我……呜呜……”黄小洁恐惧地大叫,可是一句话没说完,嘴上被带上了一个黑色的口环。口环中央开了一个大洞,黄小洁牙齿嵌入口环的橡胶凹槽后,嘴被撑开到了最大,再也无法并拢,也无法吐出口环。口环的皮带在黄小洁的脑后固定后,黄小洁只能发出啊啊呜呜的声音,嘴巴张大成了一个圆形,下颚几乎要脱臼。

    没挣扎几下,黄小洁的脖子上就带上了不锈钢的枷锁,枷锁在颈后固定了一根不锈钢管,与肩齐宽,两端各有一个不锈钢手铐。黄小洁双手被套上一双红色丝质手套后,手腕被铐在手铐中。此时的黄小洁,被迫保持着举手投降的姿势。

    突然,黄小洁腰部一紧,身后的一个男人把她拦腰扛了起来。黄小洁双腿立刻被人抓住脚踝,动弹不得。随后,就感到两双细滑的手为自己穿起了丝袜来。原来,黄小洁被扛起后,王大头雇来的几个妓女,抓住黄小洁的双腿,给她穿上了一双大红色的细格网袜。穿好后,一双大红色的长筒皮靴也穿在了黄小洁的脚上。黄小洁的脚不算大,可是这靴子却比她的小脚还要小两号,在加上15公分的高跟。重新站到地上的黄小洁,脚和小腿都被靴子夹得生疼,高高的细跟更是让自己站立不稳。

    “一身大红才吉利嘛。这**,条子不错,够浪!”王大头满意地说着,拍了拍黄小洁白嫩的屁股。

    “呜呜……呜呜……”黄小洁痛苦地扭着头,可是得不到任何人的同情,全场的男人和妓女们,都把她当成了最下贱的xìng奴。

    “这个可是城里的白领啊,兄弟们平时打野鸡,玩野兔,哪里能玩到那么好的熟货。今儿我王大头生日,高兴,让老少爷们都尝尝鲜,看看城里的娘们,比这野鸡香多少!”王大头喝了一口茅台后,开始滔滔不绝地说起来,趁机还摸了摸黄小洁的脸蛋。

    “不就是个城里来的婊子么,怎么就比我们香了。男人,没点良心的东西!”听了王大头的话,妓女们可不干了,开始起哄,一个坐在王大头身边的年轻三陪,趁机在黄小洁的大腿上拧了一把。

    “呜……”黄小洁痛苦地叫了一声。

    “红儿妹妹,你可留情啊。这个娘们我们爷们们还没摸上手,你把肉给掐怀了,我们可赔了!”一个四十多岁的干部模样的人,看到那个叫红儿的妓女掐黄小洁,立刻打趣道。随后,淫声浪语不绝于耳。

    黄小洁尴尬地站在众人面前,被这个摸一把,那个拧一下,只能痛苦地闭上眼睛。

    “来,这里会艳舞的姑娘们,可不能光吃喝啊,上台给我们跳几支光屁股舞,助助兴!”酒过三巡,王大头开始招呼妓女们上广场中央的舞台上跳舞助兴。

    “跳舞可以,不过这个婊子可不能闲着,要给我们一起跳才行。”红儿说道。

    “好,好,在老少爷们吃饱喝足,干她之前,她是你们娘们的,随你玩了。”王大头立刻同意,广场上叫好声一片。

    几个妓女二话不说,脱光了衣服,只穿着各种颜色的长筒袜连裤袜和高跟鞋,露着nǎi子,拉着黄小洁上了舞台。黄小洁不住地摇头,表示自己不会跳舞。

    可是那个叫红儿的,立刻蹲在她面前,把中指伸进她的yīn道,抠挖几下,疼得黄小洁眼泪都下来了。

    “跟着我们跳,否则,把你肠子都给掏出来!”红儿瞪着眼睛威胁道。

    黄小洁吓出一身冷汗,哪里还敢不从。随着音乐,学着妓女们的动作,笨拙地跳了起来,时而伸腿,时而扭臀,本来跳得就不好,此时双手还举起来带上了手铐,跳得就更滑稽了。可是男人们,看得就是女人光溜溜地身子。看到黄小洁比任何妓女都大上一号的**上下起伏跳动,立刻是叫好声一片。

    不知跳了多久,妓女们香汗淋漓,黄小洁更是上气不接下气,脚上穿着小鞋,腿都几乎肿了起来。

    “好了,兄弟们,吃喝差不多了,该办事了!”王大头喝得已经大舌头,话一出口,立刻得到了广场所有男人的相应。

    黄小洁被拉下舞台,妓女开始服侍起广场上的男人们,可是男人们的兴趣,都到了黄小洁的身上。

    “挤毛啊,乱哄哄一团,让人家城里娘们看笑话啊。石会计,把工资单拿出来,按照发工资时的排名顺序,一个个来。我先来第一炮。红儿,给这个娘们带上脚镣!”王大头说道。

    那个石会计赶忙进了办公室拿出工资单,按照工资单上的排名,先拍了前3个人。剩下的人一时半会排不到,就把广场上空下来的妓女按到,先办起事来。

    红儿和另一个年龄四十上下的女人,把黄小洁按到在地上,给她带上了不锈钢脚镣,脚镣中间没有铁链连接。但很快,红儿在黄小洁脖子上的枷锁两侧手铐上各加上了一条50公分长的细铁链,铁链的另一头与黄小洁脚踝上的不锈钢脚镣连接。这样,黄小洁不得不弯曲双腿,膝盖几乎贴到自己的**,双腿高高地抬起,如同做标本的雪白青蛙。双手向上举起,双腿随没有捆绑到一起,却也被迫向上弯曲抬起,手腕与脚踝相连接,yīn户自然而然地露了出来。

    黄小洁此时已经如同一个性玩具一般,挣扎不得。王大头看得两眼放光,话都不说就扑了上来,双手抓住黄小洁红色高跟长靴的高跟,如同拖拉机司机握住把手一般,粗壮的ròu棒立刻插进了黄小洁已经湿润的xiāo穴……

    “呜……”黄小洁只能痛苦的呻吟,身体却无法挣扎。

    “来,这个**累了一晚上还没喝口水呢。大爷我敬你一杯!”一个干部模样的中年人走到跟前,蹲下后,按着黄小洁的头,顺着口环,把一杯白酒灌到她的嘴里。

    辛辣的白酒立刻顺着黄小洁张大的嘴溜进食道,剧烈的刺激让黄小洁不住地咳嗽,白酒竟从鼻孔呛了出来。

    “老刘,慢点再灌。这娘们看样子酒量不行,给喝趴下了,连叫都不会,让兄弟们奸尸啊?”王大头一边干着黄小洁,一边笑骂着那个老刘。

    后面的人一阵哄笑。

    “老板平时不是挺生猛的,今天咋早泄了?”原来被束缚的黄小洁,让王大头也加倍性奋,居然过早的shè精了。看到王大头提着裤子退出来,工人们不住地开着玩笑。

    工资单的顺序自然是干部在前,工人在后。王大头一离开,那个给黄小洁灌酒的老刘立刻补上,他是小煤窑的副总,是二把手,排在王大头的后面。

    不知从哪个妓女腿上扒下的一条肉色连裤袜,老刘拿在手里,把黄小洁yīn户上的jīng液和yín水擦干净,嘴里还不住地笑骂:“大头兄弟,这几天没碰女人啊。射了那么多,这婊子的穴里都积满了,得拿抽水机来才能放干净了……”

    在众人的起哄中,老刘疯狂地干了起来。可是他和王大头一样,过度地性奋,10分钟后,就耷拉着自己的小弟弟离开了黄小洁。

    王大头一边喝着酒,一边起哄:“咱们的刘老虎,昨天在炕头玩老婆玩过度了吧,怎么比我解决的还快?”

    后面的工人一个接着一个,老刘扔下的肉色连裤袜就成了抹布。每个工人都先用丝袜擦两下黄小洁的下体,算是清理一下狼藉,接着就干了起来。没过多久,连裤袜上沾满了男人的jīng液和黄小洁的yín水,竟找不到一块干的地方。

    工人太多,那个石会计索性就一次两人、三人的往里放。人多了,黄小洁可就惨了。

    这一组两个男人冲进来。黄小洁一个yīn户就哪里够?两个男人就把黄小洁拦腰抱了起来,将她夹在两人中间。男人一前一后地站立,一个插yīn道,一个插后庭,黄小洁悬空被夹在两人中间,成了人肉三文治。

    三个一组的,让黄小洁更惨。一个男人躺在黄小洁身下。黄小洁手脚被连着束缚后,只能弯曲膝盖和手臂,像狗一样趴在男人身上。后面蹲着的男人就趁机插入她翘着的后庭,同时抓住她的头发,让她不得不抬着头,嘴冲前方。第三个男人就推在黄小洁面前,轻松地把ròu棒插入黄小洁带着的口环,让她为自己**。

    黄小洁被几十名粗野男人的凌辱,直到天亮才算是完毕。这是的黄小洁全身上下,布满了男人的jīng液。更有多人的jīng液,射在黄小洁的嘴里,黄小洁带着口环张大了嘴吐不出来,只得咽下去。

    最后,那个老刘不死心,看到黄小洁被所有人操了一遍后,坚持要敬她酒。

    钱家兄弟收了钱,自然没有异议。黄小洁刚挣扎着爬了两步,就把老刘拉着小腿拽了回来。

    老刘打开了一瓶茅台,把黄小洁搂在怀里,接着就把瓶口塞进了黄小洁的嘴里。

    咕噜噜……

    黄小洁连呛带灌,硬是喝下了大半瓶。剩下呛出来的酒,都飞溅在自己的躯体上。一瓶酒灌完,不会喝酒的黄小洁已经醉得一塌糊涂,分不清方向了。

    两个妓女解开了黄小洁的束缚,取下了她的口环。可是,黄小洁被拉起来,非但不再挣扎逃跑,反而是在原地步履蹒跚地走着圆圈。身体摇摇晃晃,显然是喝醉了!

    醉得不省人事的黄小洁,被钱伟平塞进中巴车。中巴车启动后,回到了钱家兄弟暂住的小院。

    ****

    【et】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