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人一秒记住 荷包网 www.hebao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hebaoge.com

    [ 欢迎光临 , ]

    ——时下的新一代视频无线摄影器,除了价钱较为高昂,好处就是它不需任何电线连接,而且体积微小,只不过是一只麻将牌般大小,所以很容易收藏在任何地方,最适合用於窥拍用途。

    还有,这种摄影机另一主要的优点,可就算是它那接驳电脑的功能。

    由於电脑与电脑之间可以透过网络系统互相控制,只要把摄影机接驳到家中的电脑,就算是外出上班时,也可以从办公室的电脑上,即时看到家中的情形。

    这日,我从医院的办公室中,透过电脑竟然发现我那刚僱用还未到一个多月的印尼女佣“依娜”不但偷懒,而且还叫来了隔壁家的印尼妹到我家来,双双坐在沙发上享受冷气,一边笑谈、一边看电视,还开了我几罐的啤酒来喝。

    我越看越火滚,本来想打个电话回家责骂依娜,但又怕她在电话里狡辩抵赖,於是便乘十分钟后的午餐时刻,向护士长交代了一下,便急促地从医院赶回家。谁知当我静悄悄地打开家里的大门,就被屋内的情景给吓了一大跳。

    依娜是一位近三十岁的已婚妇女,她抛下了丈夫,和一个五岁大的女儿,单身个人越洋来到这儿打工,或多或小也会感到性的苦闷。可能她不想送绿帽给丈夫戴,又或许怕万一搞大了肚子会失去海外工作证而被逐遣回国,所以就算是欲火焚身,也不敢随便跟男人上床,极其量便找来了和她同乡的姐妹,磨豆腐来解决**上的渴求。

    这天,当我返到家里时,蹑手蹑脚地进入家中时,发现依娜和隔壁家的印尼女佣西蒂,竟然已经双双脱得一丝不挂,两人缠绵在我平时最爱坐的单人大沙发上磨着豆腐。

    只见隔壁的西蒂正面对着我,坐在那儿,双脚则屈曲成“M”字形竖了起来。她的一头长发散落在胸前,几乎把**遮掩着,唯独是那两粒好似小手指头大小般高昂凸起的rǔ头,从乌黑的发丝中挺露出来。

    虽然她的双脚是完完全全地张开,但我却无法一睹她的神秘洞穴。那是由於我家的那个依娜,此刻正像狗仔般地,跪蹲在她下体前,用舌头挑拨西蒂的yīn户。只见依娜灵巧的长舌头,令得西蒂舆奋得双眼翻白,因此纵使她面对着大门,也无视於我的存在。

    至於依娜,她跪在地上,高高翘起的屁股正好对着我,满佈皱纹的屁眼以及一双啡啡黑黑的yīn唇就毫无保留地展露在我眼前。除此之外,她跪着时双脚微微分开,因此我也可以从她的大腿之间窥看到一双木瓜奶奶,吊在她胸前,左摇右摆,非常诱人的晃荡着。

    正当我看得目定口呆之际,西蒂也被依娜搞到全身发软,慢慢从沙发上滑落地,当她的屁股跌撞到地上时,令她恍然地从享受中清醒了过来。她张开眼一看,发现眼前竟然多了一个男人,羞吓得连忙推开依娜,快步地躲到沙发后边,以它掩蔽着**的身躯。

    「啊!波士……」这时回过了头来的依娜,也发现了身后面的我。

    她慌慌张张地以一只手臂捂於胸前,遮着**,另一只手则伸到下面掩蔽着那丰盛的三角地带。

    「波士…怎你…你今天这么…早…放…放工…」她口颤颤地说着。

    「哼!我是专登为了你赶回来的!想不到你除了偷懒,竟还敢趁我回医院上班时,带人回来搞三搞四,我要解僱你!」我呼呼怒道。

    「别…别…开除我…我…我下次不敢了!」依娜哭泣地哀求着。

    「求求你…不要…不要解僱依娜…」西蒂的头这时也从沙发后露了出来,替依娜求情说道。

    「我是这间屋的主人,甚么时候时轮到你出声!哼,我不止要解僱依娜,还要将这次的事件,投诉给你老闆知道,到时别说依娜,就连你都自身难保了!」

    「千万不要,不可以啊…如果我被送回印尼…会…会立即被爸妈打死的啊!」西蒂这时从沙发后跑了出来,跪在我面前,拉着我的裤管猛摇晃,并哀鸣求说着。

    西蒂说完后,立即又回头以印尼话跟依娜商量了几句。初时依娜一直摇头以示反对,但后来似乎还是被说服了。

    「不如…我们来个交易,只要你…不解僱依娜,以及…不讲给我老闆知道,我们两个人…可以陪你开心。你要干什么都行,我们…会很听话的…」西蒂於是继续望向我,脸有些微红地缓缓说道。

    其实我入屋后,一见到她们俩的**,肉肠早已蠢蠢欲动,长裤更被老二顶起了一个大帐幕,在西蒂猛拉我裤管颤动之下,更加刺激得它勃硬到了极点。西蒂的提议,正好讲中了我心底的话…

    我暗地里笑了笑。其实我老早就对隔壁的貌美西蒂起了歪念,每次看到她都有些莫名的兴奋,但还是假装地免强在思索考虑着。西蒂就在这时站了起来,紧抱着我,并上下地以其**摩擦着我。

    我再也按耐不住了,立刻将自己的衫裤给脱个清光,然后拉她们到地毯上,并准备就地正法。她们当中,虽然以依娜的身材丰美,胸大腰细,但脸孔和隔壁青春的西蒂相比之下,西蒂就显得较为新鲜及骄嫩美丽,所以我首先就揽着西蒂,又吻、又拥、又摸。

    西蒂的**虽然只得叉烧包般大小,但胜在够结实弹手,而且两粒rǔ头一摸就硬。西蒂那只长得几根嫩草的穴丘,被我摸得几摸就忍不住呻吟起来,淫荡蜜水更好像爆水喉般地,从yīn户里直涌了出来。

    依娜本来是迫於无奈才肯陪我**,心底里其实并非自愿,所以当她见到我和西蒂搞着一团时,就趁机溜跑回工人房里。她虽然把房门给关上,然而西蒂的浪浪的呻吟呼声,却是绵绵不绝地钻进她耳朵里,听得她不禁春心大动,终於也还是忍不住了,又再走回到客厅来,竟然还主动地跪蹲在我面前,低落着头,并张开小嘴把我的肉肠给一口含入嘴里。

    她一面啜、一面以舌头在口腔内围着guī头打圈。我在享受之余,又怕一时忍不住在她的口里爆发,所以立刻把肉肠抽出,然后掰开西

    蒂的大腿,准备把肉肠插进她的yīn户里。

    谁知飢渴已久的依娜竟然想打头阵。只见她出力扯开西蒂,然后张开大腿,就想迎接我的肉肠。而西蒂眼见被依娜捷足先登,也心有不甘地回推依娜一把。於是,这对本来情如姐妹的同乡,竟然为了我的超级大香肠打了出手,就这样地展开一场肉肠争夺战。

    我索性待坐在旁边,乐趣勃然地冷眼旁观。混了这么多年,我还是头一回看到这种「女子**摔角赛」,感觉到特别地好奇,即肉紧、又刺激;一时见到依娜拉着西蒂的长发,又撕又扯,一时又见西蒂双手齐出,把依娜一双木瓜奶抓得几乎变了形。不出十分钟,两只印尼肉虫终於打得累呼呼,双双全身发软倒在地上,疲倦地喘着大气。

    我於是坐享渔人之利,兴致沖沖地先先往西蒂的身躯扑了过去。这时「唆」地一声,我把西蒂的大腿八字分开着,两条微黑但却修长的美腿就被分得开开地,小嫩穴尽显露无遗。只瞧那暗中透红的yīn唇,似在那儿一张一合地,等待迎着我的插入。

    我手持着那一根特大号的肉柱,来了个饿虎扑羊式,朝着她的胀卜卜的yīn户一插,西蒂的yín水早已是氾滥於yīn户内,於是应声「唰!」地一推,便全根尽没到花心里。我就像一匹发狂的野马,奔腾在那原野上,不住的起伏,一上一落、一高一低,次次都是那样地狠狠来回**推送…

    干了西蒂几轮后,便又转换阵地。我缓慢地爬向依娜,并用力地拖起她的圆滑屁股,提高了她的yīn户,然后毅然插入,并狂暴地抽摇着。

    论yīn户的迫窄程度,较为丰硕的依娜还是略胜一筹,虽说她已是一个孩子的妇人了,然而那肉壁间的弹缩性,却可是无可厚比的!年轻的西蒂则胜在反应多,呻吟声越叫越大、愈喊愈淫,aì液涛涛不决地一波随着一波地涌出。以整体表现来判论,两人都不相伯仲,各有各的千秋,各有各的爽。

    我就这般地挥动肉肠,轮流地干插着,互换地进攻这两个女主角那两扇肥厚的肉门!热衷衷的阴口,一开一合、一张一收,紧紧咬着我那粗大的ròu棒不放。

    这时,我像小狗般地趴着,屁股向上翘起。西蒂平躺在地上,口对着我的下体,把整根肉肠往嘴中地抽啜着,而依娜则蹲在我身后旁,侧着头,以她那灵巧的长舌舔吸我的肛门,并时不时地微咬戏着我那两颗悬挂吊着的睾丸。

    正所谓双拳难敌四手,一人难顶两口,被她俩缠绵淫弄了一阵后,终於忍不住jīng液狂喷,直射入西蒂口内,只见她非常满足地以舌尖舔弄着嘴唇,把每一滴的黏黏浓液都送入口里吞入。

    这时,我以为得到了解脱,但做梦都想不到,另一场恶战又欲开始。

    依娜很显然地还未够喉,飢饿的她立刻把我给推躺在地毯上,并以左手抚戏着我的鸟蛋蛋、右手则紧握着我的大老二,猛然上下地摇弄。

    我那刚泄还没到数十秒的肉肠,居然奇迹般地,又再次硬挺勃起…

    依娜见状,立即蹲坐在我身上来。只见她微微提了一下身子,用手握着我的ròu棒,引导它到穴洞口,然后猛往下一沉,一整条的肉肠便钻入那yīn唇的缝隙之间。

    我的双手也在此时紧紧抱住她的腰,并协助她上上下下地摇晃着。只听得「滋渍、滋渍」的荡插声,依娜还用一手按压摆在下体间,以防我的yáng具在急促的**中滑出。

    依娜的口中不断地发出轻微的淫荡呻吟,两脚点地,身子一上一下,提起又坐下,发出一种感人的交响曲。西蒂也就在这时,蹲了过来把yīn唇对着我的脸,硬硬要我为她以舔弄。我也乐不其呼地为她搞了个口舌大战。

    我舔啜得津津有味,连脸蛋都觉得红热热的。就这样地,我上舔下戳的约过了十多分钟后,只觉依娜屁股一沉,口中发浪地唤叫着。

    「啊唷…我…忍不住了!舒…舒服极…要丢了!快…要狠…狠…干…

    好波士…亲哥哥…快动一动嘛…猛力磨…啊…啊啊…丢…要丢了…再挺…对…挺高些…啊…啊…啊哟…爽…啊啊啊…丢…丢了…」

    依娜终於得到了满足,下体狂飙喷洒出一阵阵yín水来。而我也就在她温热yín水射击在我guī头的那一刹那,完完全全地崩溃了!只觉得自已那地方有点麻痒,心慌意乱地双腿一夹,就沁出如胶水一样黏手的白热jīng液,直泄入依娜的yīn道内。

    由於我和依娜是採取男下女上的姿势,在她缓慢站起身而我的老二抽出时,不少jīng液也参着她的yín水,自她yīn户里涌出流落在我的身上。

    西蒂见状,便连忙把头递了过来,像个飢荒世界中的小孩一样,不停地吸舔着我身上的每一滴淫秽液体,她似乎特别偏爱这种「饮食」。

    看她这一举动,又令得我内心涌起一种莫名其妙的快感,竟也忍不住地以嘴贴在她的唇上,以舌尖点舔试着,尝尝那沾在她唇上黏浓液体的味道。

    「哗!您娘嘿!真的是FG难吃啊!」

    我只舔了一下,就几乎呕了出来。好恶心啊,还是让西蒂自己去吃个够吧!西蒂不但把我身上的淫秽物给吃得乾乾净净,还过去把依娜的yīn户也舔啜得发亮。

    我躺坐在沙发小歇了一会儿后,依娜也不知从哪拿出一团卫生纸,由我内股下往上擦上,稍微弄得更为乾净,然后便又静静地和西蒂呆立在一旁,凝视着我,似乎在等着我下一步的吩咐。

    「嗯,今天就算了!可是将来嘛…还是得乖乖听我的话啊!」我一面穿上衣裤、一面奸笑地说着。

    她们俩微微一笑,忙着点头,并走了过来为我整顿好仪表。

    我看了看錶,离开医院也有一小时多了,得赶紧回去,不然的话,有些人又要有话说了!我再跟依娜和西蒂交代几句后,便连忙匆促地开车回医院去…

    ****

    【et】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