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人一秒记住 荷包网 www.hebao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hebaoge.com

    第163章调整阵容,换边再战

    “如果不是帮我们呢?那就是,跟隔壁有仇?”沈照楼又说。

    “可我们以前,跟博学中学也不止打过一场……”韩笑摇头。

    “对啊,也没见过谁来报仇啊!”裴鹏天说。

    他们猜测,事情不是跟他们有关,而是跟他们的对手有关,也是很顺理成章的。

    因为,他们跟职业圈最顶端的差距实在是很大,几乎和方惊堂他们这个级别的选手没有任何交集,他们队内只有谢轻名和韩笑两个人,近距离接触过主神,因为只有他们两个打进了职业定段赛的最终轮。

    而且,他们两个人也都没有通过职业定段赛,能给主神留下的印象,实在是很有限。

    可博学校队就不一样了!

    罗敬之是从初三开始,就已经在主神面前反复刷新的选手了,虽然并不是每次校园赛都能冲出线,但他的个人实力,还是得到了一线战队承认的。

    不说别的,就他连续三年在校园赛上拿到了“大神之光”的荣誉,就足以给各个一线队的队长和主神留下深刻印象了!

    各个一线队的队长,大神之光的荣誉很少连续颁发给同一个人。

    只需要给一次,就等于是说“我们战队的大门随时向你敞开”了。

    罗敬之是个特例。

    他三年拿到的大神之光,都不是同一个队长给的!

    第一年是独裁战队队长秦一烛,第二年是龙吟战队队长邵东流,第三年是暗影战队队长雷道远。

    三个带队风格、对队员的需求都完全不同的队长,却给了罗敬之同一个人大神之光!

    事实上,他也没有让几位队长失望。

    从天梯一路往上冲,拿到王者组徽章,直接进入职业定段赛最终轮,然后一次通过。

    他通过职业定段赛的时候,很多级联赛的战队都对他伸出了橄榄枝,只要他签了合同,立刻就能在级联赛打上主力位置。

    如果他所在的战队成绩好,当年冲上级联赛,那么,明年他就直接是一线职业选手了!

    可最后,他选择了暗影战队,选择了继续从校园赛打起,他现在所带的整个博学校队,也直接被纳为了暗影战队的队。

    当时,沈照楼他们还酸了好久,拿“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嘲讽他们。

    现在想想,罗敬之是真的强!博学校队也是真的强!

    今天一上来,就打了他们一个半场十三比二的大比分!

    “隔壁的实力是还可以……”韩笑思索了一会儿,又摇头,“但是,要说他们队里谁有那个能耐惹到了飘神,我真不信!”

    “嗯,也是。”

    “而且,以飘神的风格,如果隔壁哪位惹到了他,他能忍到现在才慢吞吞地再跑来报仇?”

    “咳,当晚就拖进小黑屋去了吧。”

    “想不懂啊。”

    “同!想不懂!”

    张宁拍了拍手:“好了!想不懂就先不要想了。”

    他们现在的核心问题,不是去研究飘神为什么要帮他们把解说踹走,帮他们转移现场的火力,而是,他们要打好下半场!

    打完了,打赢了,再去考虑这些场外的东西,也不迟。

    “嗯,我们下半场,一定要打好。”韩笑重重地捏了一下拳头。

    就如方惊堂所说的,就算赢不了,他们也要打出应有的东西来!

    主神,看着呢!

    也许,坚定地站在飘神背后的,那位生死狙击第一指挥,也看着呢!

    “确实要打好,但是,在那之前,”张宁说道,“下半场,我们要换人。”

    “换人?”全队都奇了个怪。

    他们上半场最后一局赢了!

    换人一般不是要在连续劣势,看不到起色的时候换吗?

    哪有教练会在赢比赛的时候换人?

    “小楼,你休息一下。”张宁看向了沈照楼。

    “呃……”沈照楼刚才就有预感,换下的可能是她了。

    “谢轻名上。”张宁说。

    他们是赢了,但是,张宁旁观者清,看到了他们没看到,或者说不愿意看到的东西。

    上半场的最后一局,博学校队那边,其实是无所谓输赢了。

    博学校队打得很散,罗敬之一开始就单飞出去摸鱼,其他人也出现了一些不必要的失误,导致他们一个个地被七中抓到并击杀。

    否则,他们还是得输!

    陈尧看了一眼沈照楼。

    上半场最后一局,因为罗敬之单飞来点杀她,导致了开局不利,沈照楼虽然第一个倒,但作用还是非常明显的。

    可是,张宁现在要换下她……

    “嗯。”沈照楼咬着嘴唇,撩开额前的碎发,笑道,“看来,教练还没有放弃这张地图!”

    “当然!”张宁也笑了。

    他也是想放弃的。

    可是,他在职业圈底层混迹了这么多年,看过太多新战队的沉沉浮浮。

    不放弃,他们就一直提着这一口气。

    但如果他宣布放弃哪一张地图,或者放弃哪一局,他们这一口气就卸下去了,下张地图再说什么全力以赴,状态却不可能立马调回来了。

    当新队的教练,很难。

    张宁在十三比二的情况下,还在往上换更强的队员,如果输了比赛,身为教练的他一定是会背锅的。

    各种媒体键盘侠,绝对会连喷带质问,为什么不放弃第一张地图,让选手的体力消耗过大,导致后面能拿下的地图没拿下。

    可是,就算被各路人马喷死,这一口气,他也绝对不能让他们泄了。

    累?他当然知道不弃图保存体力,这样会很累。

    但那也没办法,谁叫他们全方位都落后呢?

    如果再连一口气气都拼不下去,那更完了,除非是方惊堂直接空降现场来帮他们打,否则,稳输。

    “我看看,”沈照楼看了一眼时间,“下半场还剩十分钟就开始了。”

    “对。”张宁点头。

    “那么,谢轻名!你从替补到主力,就只有十分钟的时间!”

    “哼。”谢轻名冷笑一声。

    什么替补?

    她还真当他是替补啊!

    “来不来?”沈照楼问。

    “……”谢轻名走了过去。

    “我向你展示一下,你来之前,围绕我的迫战打法!”沈照楼没有多问为什么张宁要换下她,而是直接把谢轻名扯过来。

    她把迫战流的打法,她练这套单核体系的心得,详详细细、有条有理地给谢轻名说了一遍……

    谢轻名只是开练了两遍,就已经上手了。

    “你刚才说,你练了多久来着?”谢轻名对她那种看菜鸟的眼神就没变过。

    “去死!你能比姐打得好,再说吧!”沈照楼操起鼠标垫砸谢轻名的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