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人一秒记住 荷包网 www.hebao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hebaoge.com

    这时候,卫鹤、厉天闰、薛永、郭矸四人也带着五十余骑从后面赶上,林冲指着战场对厉天闰道:“厉兄弟,你看这伙团牌兵怎么样?”

    厉天闰看到林冲这个样子,心思也是剔透,笑着道:“哥哥,可是想要招揽他们?”

    正说话间,就见那伙团牌兵已经两个猛汉带领下一下破阵而入,猛地朝中军指挥中心杀了过去。

    这伙禁军顿时阵型大溃,那杆团练使的认旗也一下倒了,就见三名军官模样的急急跨上战马,狼狈万分的往后就逃。

    而这时,那边树林又转出一支二十来人的小小骑队来,就见当先一人一身道袍,骑匹黑马,左手挽着一颗流星锤,右手握着一口阔剑,在后面紧追不舍。

    三名禁军军官吓坏了,死命的鞭打着坐骑,随后他们就看到了站着土坡上面指指点点的林冲等人,只见这队骑兵约有五十多骑,全都是禁军装扮,盔甲严整无比,五十多匹坐骑简直神骏到了极点,马上骑士也一个个彪悍锋锐之极,一看就是一支强兵劲旅。

    三人顿时如逢救星,喜出望外,拼命的就往这边赶来,一边敢为首那人还一边大叫起来:“我乃是单州团练使廖杰,奉府尹相公之命前来剿灭芒砀山的这伙盗贼,却不想这伙盗贼恁地厉害一下将我们杀败。”

    林冲不觉一笑,一面指挥卫鹤和郭矸各带十人张开两翼绕了过去,一面就带着剩下的人迎了过去,大声道:“廖团练放心,你们安全了!”

    却说在三人背后紧追不舍的那名道装骑士,一下见了林冲这五十多骑,眼睛当时就放出光来,当下转头大喊道:“项充兄弟,且把这些贼厮鸟交给李衮兄弟,赶紧带人过来,囚攮的,五十多匹宝马啊!”

    林冲越发好笑了,命薛永接住廖杰三人,拉住他们马缰绳不让他们走,随后林冲越众而出,对着那道装骑士拱手道:“阁下莫不是混世魔王樊瑞?”

    那汉子一听,越发认定林冲他们就是前来剿灭他们的官军,要不怎么会知道他的名字?当下大声道:“正是你爷爷我!

    兀那哪里来撮鸟官军,既知爷爷大名,晓事的还不快快下马投降,将身上衣甲脱了,胯下宝马交了,饶你疑惑撮鸟性命!”

    身旁的厉天闰,薛永等人简直都听惊了。

    想林冲哥哥何等身手?一百名西贼铁鹞子也不够杀他的,这贼厮鸟如此轻视哥哥,莫不是嫌命太长了么?

    几十只眼睛一下盯住了林冲,想看他会如何反应,林冲眉头也一下皱了起来,这货怎么回事,也太狂妄了一些吧。

    在原来的水浒故事中,这货当时只有手里三千兵马,连带他在内只有三名武将

    而梁山却打下了祝家庄,攻破了高唐州,呼延灼带着三千连环马,五千步军前来征讨梁山最后也落了个全军覆没的下场。

    可这樊瑞居然就这么信心爆棚,要去讨平梁山,还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

    现在见到自己一行人,个个威武彪悍不已,这货只有二十多骑,就算打不过也跑得过啊,这货竟然又如此口出狂言。

    既如此,倒是有必要给这货上一课了,当下林冲一阵冷笑道:“哦,那就要看你们又没这个本事了?

    混世魔王樊瑞,我觉得有必要告诉你一句话,那就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说话间,林冲狠狠一夹马腹,早已感觉有些按捺不住的踢雪乌骓立刻像道黑色的闪电般冲了出去,此时林冲锋芒一下外放,锐利的就像一杆无坚不破的长矛,一下给人一众无可匹敌的感觉。

    樊瑞顿时大惊失色,眼见林冲胯下宝马速度实在太快,跑是肯定跑不过,只能以智取胜,当下连忙收摄心神,回马便跑。

    林冲大喝一声,紧追不舍,耳听得林冲越来越近了,樊瑞猛的一个转身,手中流星锤一下往后飞来,林冲眼明手快丈八蛇矛如蛇探出一下将流星锤连挑飞。

    铁链脱手,樊瑞心中顿时吓得慌了,正不知所措时,林冲踢雪乌骓早已赶到他身后,以枪作棒一下打在他的肩膀上,只这一下就把他打得趴在马背上,一口气怎么也喘不过来。

    而这时林冲早已赶到他的身边,右手单握丈八蛇矛逼开他的几名随从,左右一探一把就抓住樊瑞的腰带,只用力一拽就把他从马鞍上扯了过来,夹在腋下,掉头就走。

    樊瑞麾下二十多骑一下都看傻了,眼睁睁看着林冲夹着他们的大寨主扬长而去,而在他们后面,正奋力赶来的项充等一百多团牌兵也一下惊呆了,完全不知道怎么办好。

    这时林冲已经快马回到本阵,将樊瑞放了下来,只冷冷看着他道:“混世魔王樊瑞,这下你怎么说?”

    樊瑞又羞又气,脸涨得通红,一下说不出来话来。

    这边廖杰却高兴坏了,想到刚才被樊瑞打败时的狼狈样,兴奋的驱马过来举起鞭子就要打下来。

    “放了俺家哥哥!”

    项充一看瞬间就红了眼睛,大喊一声舞着团牌就猛冲过来。

    这边林冲不等廖杰鞭子挥下,一把抓住他的胳膊,一下就把扯下马来,重重掼在地上,于是同时转头对着项充大喝一声:“八臂哪吒项充,不要冲动,我们不是官军!”

    项充一下愣了,有些迟疑的停了下来,却听那豹头环眼的威武军官扭头对着廖杰三人大喝一声道:“都给我绑了!”

    这一下不但廖杰三名军官晕了,项充、樊瑞还有后面赶来的李衮也一下晕了。

    囚攮的,这伙人到底什么意思?

    就听林冲在马上纷纷卫鹤和郭矸道:“把住路口,四处巡视,勿要跑掉一名官兵。”

    见樊瑞等人还是一脸懵逼的样子,林冲当即跳下马来,对樊瑞道:“我叫林冲!”

    樊瑞脸色一下变得惨白了,心中骂道:直娘贼,竟然是力战西贼辽国四武士,枪挑西贼小梁王小晋王,单枪匹马杀尽一百西贼铁鹞子的血踪万里林无敌!

    这厮身为八十万禁军都教头,诸班直茶酒班副指挥使,官带带左义卫亲军指挥使,护驾将军,还是朝廷的巨野县男,还说自己不是官军!

    自己也是倒霉,竟然碰到了这个杀神,难怪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早知道是你我就该掉头就跑!

    那边廖杰和其他两名军官也在心里叫起了撞天屈,心道林冲你这厮是官家诸班直副指挥,左义卫亲军指挥使,官家的贴身侍卫军官,朝廷的五品爵爷,你不是官军谁是官军?

    正腹诽间,三人就听到了他们完全不敢相信的话来:“当今天子昏庸无道,朝堂奸党当道,林冲实不愿与之为伍,不日即将举旗造反,替天行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