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人一秒记住 荷包网 www.hebao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hebaoge.com

    苏暖回来后,去寻郑卓信,叫他帮忙寻人。

    郑卓信正啃着一个梨子,咔嚓咔嚓地,眉毛上还滴着水,看样子刚从外面回来,问:“你要寻那个妇人?作什么?”

    苏暖就说了,这是郑容要寻的人,听说是太后张嫣身边有个姑姑,她有个妹子,娘娘正寻找。又强调说那个姑姑几年前就死了,涉及到一桩宫廷密案,娘娘如今正寻呢。

    郑卓信听了,倒没有再说什么,只问:“你怎知是那个妇人?”

    苏暖暗恼他的精明,解释:“娘娘调查过,说她如今可能迫于生计,会坑蒙拐骗,我就想起来上回她在铺子里闹事”

    郑卓信噢了一声,忽扬手,苏暖下意识地脖子一缩,“嗖”地一下梨核没入院角的草丛中。

    郑卓信奇怪地瞄了她一眼,“你缩头作什么?”

    苏暖尴尬地笑笑,她能说,她被四皇子给吓着了么?

    郑卓信拍手,赶了她往外走:“知道了,回吧!”

    苏暖转身,刚走两步。

    身后听得郑卓信又咕哝了一句:“瞎掺合什么?”

    苏暖莫名其妙。

    很快,晚间郑卓信就回信了。

    他目光凝重:“你的预感是对的,那个妇人还真有问题。当日,她回去以后就逃走了。听邻居说,她也是半年前才搬来的,只身一人,也不和哪里的人。”

    见苏暖瞧他,摇头:“衙门里我去查了,并没落户,先前她住的房子是一个孤老婆子的,三月前去了,后就由她继续住着。”

    苏暖起身,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大家都在找这个林家妹子,遍寻不着。却原来她并不在原籍。如今,定是上回郑卓信说了郑家,吓坏了她,又逃走了。再要找她,无异于大海捞针。看来,她还真的知晓,可惜。

    她叹一声,也就丢开手去。看来,如今只能去找刘福了,希望他知晓些什么。

    郑卓信敲了敲她的头,说:“想什么呢?我问你,隆祥那边可有动静?”

    见苏暖摇头,郑卓信说了声“万事小心!”就飞快地跑走了。

    木青上前,“小姐!”

    苏暖望了望四周,秋日的天,太阳落得晚,漫天的红光,园子里,花草仿佛都镀了一层色似地,煞是悦目

    她微微笑,“走罢!”

    苏暖今日见过贺司珍后,心境忽然有些不一样了。

    一直以来梗在心口里的那股子怨气,在见到师傳后,竟无形消散了不少。

    师傅还在,也没疯,只是受苦了。

    她暗暗发誓,要想法子,把师傅接出来,这事得徐徐图之。

    刘福的事,郑容会去查。

    当务之急,她还是要想法子赚银子!

    宫里打点要用银子,搬出国公府要用银子,以后生活也要用银子!

    暮色中,她双目晶亮,步伐加快了许多。

    一早,苏暖到了铺子,兴儿跑过来。

    苏暖望着兴儿,说:“明日那客人还要来么?”

    兴儿说是的。

    苏暖眯缝着眼睛,浏览着货架,这个架子上面已经没有多少东西了。上回子淘来的那几个瓷瓶已经卖光了,只有几个看着不起眼的,还放在那里,孤零零地无人问津。

    想着趁着今日天气还好,去周口市一趟,听说那里今日有集会。

    她紧了紧鞋子,带上根伯,赶了车子,就出发了。

    木青不声不响地坐在外面,代替了小荷的位置。自木青跟了出来,她行事倒是便宜了许多。

    木青身手很好,上次苏暖出行,就见她一人徒手撂倒了四个找碴的汉子,连气都不待喘的。

    她这才知道自己捡到宝了。心里思量着,怎么把木青圈在身边久一点。她干这行经常要上山下乡去寻淘各路东西,没有保驾护航的,当真有点玄乎。

    她不得不认清现实,她是一个弱女子,真正的弱女子,再多的机灵,遇上强人,全都白搭。

    木青的卖身契不在她这里,木青只是暂时借用,她晓得。

    她望着曲腿坐在车门的木青,心下转动着脑子,想着怎么与郑卓信商量,给她也买个似木青这样的人?她需要这样的丫鬟。

    根伯停车,两人跳了下来。

    门口的汉子见了几人,板着脸,木青从怀里掏出一块牌子一晃,两个汉子立刻闪在一边,让了出来。

    里面已经人来人往了,拥挤,却并不吵闹。

    这是一个文玩交换市场,沿着街面,许多人就在一块地上铺了油毡布,上面就摆了开来。相互之间走动交流,有的当场就换了,有的还在仔细观看。人虽多,却是秩序井然,能进来的都必须有通行牌,苏暖也托人弄了一个。

    她沿着街面一路慢慢浏览过去,逢到合意的,不时停下来,摸一摸,看一看。

    她兜里的银子不多,只有三百两,此番,只能紧着买紧俏的东西。

    她挑挑拣拣,半日只抱了个青铜香炉,这是上回那个客人要的,兴儿说,他曾经说过,只要是香炉,好的,他都要了。

    那人出手大方,是目前苏暖为数不多的几个常之一。

    这样的客人,她当然要好好儿地留住。只是这种香炉,也是可遇不可求的。

    木青代替了根伯,肩上背了一个竹筐,跟在苏暖身后。

    苏暖几番向她看去,见她丝毫不见疲累,也就转回了头,继续不死心地又涮了一遍。

    在一个摊位前,她发现了一个小瓷罐。她捧了起来,在手里翻看了起来,想了想又放回去,斜刺里突然被一双手给截了去,她看见一截青色的袖子,袖口有梅花,心中一跳。

    她咽了口唾沫,慢慢抬头。

    华明扬温文地立在那里望着她,见了她也一愣,继而就温和地笑了开来:“你也来这里啊?”

    说着,递回了手中的瓷罐子。

    “这个你不喜欢么?”

    苏暖摇头,“蛐蛐罐,这边沿有点破损,我还是不要了。”

    其实,她想说的是,她要,只是摆摊的老者价钱咬得太牢,要价要80两,她就算买下,以她现在的客源,恐怕要砸在手里,所以只能忍痛放弃,她屯积不起。

    这个罐子,应该是前朝遗物,瞧那设色绚丽,工整,即使杯沿稍有磕碰,也不打紧。

    她违心地挑拣着毛病,眼瞧得地上那个老者翻着个白眼,忙住了嘴:知道自己是多嘴了。

    华明扬呵呵笑着,双手托着瓷罐,对光细细端详,他的手很干净,修长,指甲修剪得圆圆的,泛着洁净的光芒。

    苏暖别开了眼睛,低了头,说了声告辞,就忙不迭地往下一个摊位上去了。

    这个男人,是她心底的痛,每见他一次,她心中就痛一次。

    一直跑出4、5个摊位,才停下来,后面模作样地挑拣了一会,偷偷回头望去,却是不见了华明扬的身影。

    她吁了一口气,有些怅然地收回目光。

    忽一阵喧哗,有轿子从面前过来。

    她一愣,这里不是说是步行街么没有手令都是进不来,怎么有人还能抬着轿子进来?

    却见摆摊的人都行注目礼,有几个还把毡子往一边拖了拖,以空出中间的地让轿子通过。

    苏暖也避在一边,低头。

    轿子晃悠悠地从她面前抬过去,是顶轿子,晃动的轿帘隐隐有暗光闪动,苏暖瞥了一眼:是金丝缎。

    不由好奇:谁这么奢华,竟然用它作为轿帘?也不怕被人偷了去?

    轿帘晃动着,隐约窥见一双靴子,她忙缩回了目光,是个男子。

    屏息等这轿子过去。

    却是停了下来,一只手突然伸出,白皙修长,那大拇指上一个硕大的玉扳指闪了一下,半张脸从帘子后露了出来。

    苏暖一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