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人一秒记住 荷包网 www.hebao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hebaoge.com

    厢房里,郑卓信双目盯着木明。

    木明跪在地上,说完最后一句。

    郑卓信说:“巷内有埋伏?风子被迷香迷了?”

    木眀望了一眼耷拉着脑袋的风子,说:“是。”

    郑卓信飞快地抡动着手指,一时未吭声,良久,才抬手,:去吧,叫大生进来!

    木明一凛:“是!”

    他歪着身子出去了房门,回头见风子还跪在那里,他吐一吐舌头,暗自庆幸,加快了脚步,往外去了。

    门内,郑卓信一脚就踹向了风子,风子哭丧着脸:“爷!”

    “你属猪的啊?一枝香也能把你迷倒了?幸好明子没事,不然,你死都不足惜。”

    “爷,属下知错。还好,青姐救了明哥,不然,......”

    风子连连请罪。

    ......

    苏暖趴在里间屋子里数钱,榻上堆着散乱的银钱,她小心地数着,银票子叠在一起,还有一堆铜钱。这些放在铺子里不放心,她每日里留下少数的铜钱,其余的都拿回了梨落苑。

    与外边比起来,梨落苑怎么说还是安全的。

    她嘴巴里念叨着“四十七,四十八......”

    直起身子,拢在一处。

    这是这个月的收入,总共七百零四十八两银子。

    她有点小开心,刨去成本,应该赚了近300多两。还是不错的。

    她眯起了眼睛,只是,她望了望外面,院子里小郑氏正在与雯星几个在翻晒东西,这天入了秋以后凉得快,这乘着阳光好留着些冬日里的衣服袍子都要翻出来晒一晒。

    苏暖刚看过了,那些亮出来的衣裳,许多都不能穿了。苏暖的都太小了,特别是小郑氏的,苏暖看得眼中一热。

    那些衣服,都是絮棉的袄子,笨重不说,还由于经年了,硬邦邦的。

    瞧着母亲一脸平静地与王妈妈商量这些袄子再拍一拍,重新添上一点新棉花,她的心里不禁发赌。

    小郑氏竟然没有一件皮袍子,像样的皮袍子。

    反观自己衣箱子里那些皮袄子,狐狸毛的,兔毛的,明显是改小了的,这些皮子不错,拿出来在阳光下闪着柔顺的光。

    苏暖望着,别开了头。

    这些应该都是小郑氏先前自己的衣服,每一件都是不错的,可她就那样拿了出来,统统改了,给自己穿。这不明显着是浪费么?自己正在长个子,这改了,只能穿一二年,再是不能穿了的。

    她吸了吸鼻子,又使劲揉了一揉。苏暖何其有幸?小郑氏不是亲娘胜似亲娘,除了娘亲,谁肯这样做?

    她从银票子当中拿了三张出来,:不管了,先去给娘置办一件过冬的皮袍子,钱么,慢慢赚,再想办法就是。

    国公府的冬衣也有,金氏前几日又特特叫给苏暖准备了两件斗篷披风。一早叫人量了尺寸的。

    可是苏暖却是打定主意,婉言谢绝了。

    她知晓,那两件披风的料子是金氏从自己的私库里拿出来的。郑云意她们并没有。

    原因是什么,苏暖自然是清楚。

    她已经打定主意了,尽力不能多占金氏的油水了,从现在开始,就与原来一样吧。

    但是,小郑氏这个袍子是一定要置办的,不能在大年夜团拜的时候,叫小郑氏抬不起头来。

    苏暖揣着银票,带上雯月往最大的皮铺子走去。

    苏暖挑了半日,相中一件狐狸毛料子,灰白色的毛,刚好够做一件狐白皮袄,毛也细密厚实。

    苏暖瞧着喜欢,也不打眼,却最是舒服保暖。

    想到先前给小郑氏淘的那件白狐坎肩,她喜欢得不得了,想来这件她也应该会喜欢的。

    雯月抱着袍子乐颠颠地与苏暖到了裁缝铺子,按照小郑氏的尺寸,要求做件袄子。

    两人回来时候,苏暖瞧瞧小郑氏的房门,吩咐雯月不得与小郑氏说,不然,说不定又改成自己的了。雯月自是点头答应着。

    隔了十来日,估摸着袍子已经做好,苏暖带了雯月去亲自去取衣服。

    掌柜的从里头拿了出来,一抖开,苏暖就满意得很。

    青白色的狐毛很是顺服,巧手的掌柜在领子与下摆又加了锦缎连接,钉了盘扣,很是亮丽。

    她拎在手里翻看了一会,又叫雯月穿了,自己己瞧了瞧,雯月身量与小郑氏相仿,穿上,立时华贵不少。苏暖满意地包了起来,付了银子,雯月抱在怀里,两人往外走。

    中途又往聚福斋去买了只糯米鸭子回去,小郑氏爱这一口。

    不知不觉,路过隆祥。

    她情不自禁地抬头瞧一眼,却见正有人出来上门板。

    她心中一个愣怔,望望天色,怎的这个时辰就关门了?

    这是出了什么事了?想到先前郑卓信说的话,心道莫不是那事已经发了?

    正惊疑,却是门板一动,后面钻出一个人来,可不就是六子?

    “六子!”

    她叫。

    六子回头,见是苏暖,忙笑着跑过来:“闽朝奉!”

    苏暖一笑:“六子,今日怎的这么早收工?”

    六子脸一垮:“您不再,大掌柜与二掌柜这两日也不在,整日里不见人影。这铺子里,上回锁柱收错东西,被蔡掌柜好一通埋汰......可不得早点关门。”

    苏暖“哦”了一声,一时也无话。告辞,瞧着六子匆匆上好最后一块门板,转身离去。

    苏暖有点心绪不宁:这看来十有**是出事了。

    在隆祥待了这么久,鲜有金掌柜与蔡掌柜两人同时不在的。即使苏暖在,也是有一个必要当日赶回来的。因为当天,都要盘点一遍当天的帐目的,货帐对过,方算了结。

    又想着郑卓信这两日也不见了。

    她招手,叫过木青,吩咐了几句,望着她。

    木青微微发愣:“小姐,咱打听这个作什么?要叫少爷知晓,要发火的.....”

    苏暖瞧着她笑:“无事,我就好奇,这不是关系到隆祥么?四哥叫我离了那里,我这也做了几个月了,八卦一下.....咱悄悄地,不叫他知道就是。”

    木青只得点头。

    晩间,木青探得消息回来,证实了苏暖的猜测。

    却原来是郑卓信这两日早出晚归,连木明、丰子也不见了人影。

    木青悄悄说:

    木明他们不肯说,但有一点肯定:

    少爷他们抓了人。

    因为木明他们私下里说,当时人太混杂了,还是跑了一个人。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