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人一秒记住 荷包网 www.hebao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hebaoge.com

    云海环绕,群山重叠,这里是人界中有名的洞天福地。

    两道身影从天而降,竟然是一只猴子和一名少女。猴子十分细心的帮少女擦拭汗珠,少女红着脸依偎在猴子怀里。

    这是猴子带少女来的第一个地方,也是少女一直想去的第一个地方。蓬莱仙岛,少女最想去看一看的地方。以前总是听同龄人提起,却未曾有机会亲眼看一看。她一直想来这里,尤其想跟面前这只猴子一起来这里。

    猴子自然就是猴哥,少女正是被猴哥带出地府的孙笑笑。那些人都怕猴哥,面对他强行带走孙笑笑毫无怨言。

    一袭青衣随风飘荡,一袭红袍翩翩起舞。猴哥穿着他那件最神气的战袍,孙笑笑穿着那件最漂亮的青色长裙。

    云山雾海之中,猴哥带着孙笑笑从一个山巅跳到另一个山巅。刚开始孙笑笑很害怕,抱住猴哥的腰不敢睁眼。然后她逐渐习惯了,跳跃之时不再害怕而是兴奋。猴哥带着她乐此不疲的跳跃在群山之中,一直到日落西山才找家客栈落脚。

    一人一猴是多么奇特的组合,却没有人敢对他俩指手画脚。店小二刚收到猴哥给他的一两赏银,对他俩的恭敬程度不亚于面对县太爷。

    猴哥并不太了解那种东西的用处,不过他不止一次见到有人给过对方那个东西,然后对方就会给那个人一些东西。猴哥可以用七十二变变出那种东西,想变多少就有多少,不过变多了也是累赘。

    在蓬莱仙岛逗留了三天,猴哥带着孙笑笑在云端疾驰。除了洞天福地蓬莱,孙笑笑还想要去一个更遥远的地方。

    听说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叫天涯海角的地方,据说只要到了那里的情侣便可以永不分离。孙笑笑曾经发过无数大愿,只希望今生能够与心爱之人去一次天涯海角。希望可以依偎在心爱之人怀里,听他在天涯海角对自己表白。

    这些话孙笑笑没说,但是猴哥早已看透了她的心思。他只想在有限的时间内帮孙笑笑实现愿望,不管需要他做什么都毫不犹豫。

    相隔十万八千里的天涯海角,猴哥带着孙笑笑只用了十几分钟。因为怕她的身体承受不住快速飞行所产生的压力,猴哥已经把飞行速度降低了很多。孙笑笑安静的依偎在猴哥怀里,不得不说他俩此时真像一对儿情侣。

    天涯海角,有一座酷似人形的小山,中间被一条小河隔断。两座小山并列在一起,只不过一座酷似男孩,一座酷似女孩。隔断它们的小河之上,有两根像极个胳膊的东西缠在一起,就像是两个人在手牵着手。

    猴哥任由孙笑笑抱着自己,他早已在心里打定了主意。既然以后再也没机会相见了,多陪孙笑笑一分钟就能减轻一分心里的愧疚。如果当初他没有让孙笑笑知道他去了花果山,恐怕之后孙笑笑就不会吃那么多苦了。

    坐在人形小山上,孙笑笑轻声道:“猴哥,你会这样一直陪着我吗?”

    猴哥笑着点了点头,说道:“会的,我可以向你保证。以后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像今天一样陪在你身边。”

    孙笑笑突然抓紧了猴哥的胳膊,追问道:“你不会骗我吧?”

    猴哥笑着摇了摇头,沉声道:“放心吧,我一定不会骗你的。等到我们转完回去,找个你喜欢的地方重新开始,怎么样?”

    “嗯!”

    孙笑笑重重的点了点头,已经失去了生活信念的她,此时又重新燃起了希望。她已经恢复了前世的记忆,也已经彻底想起了猴哥。往事一次次在脑海中浮现,一次次加深她对猴哥的印象。

    如果她还有一个值得信任的人的话,那一定是坐在身旁的猴哥。不管猴哥怎么想,孙笑笑已经送上来炽热的红唇。青涩的亲吻着猴哥的唇,猛地低下头不敢正视猴哥。多少年来,这是她第一次主动亲吻一个男人。

    她幻想过无数次这样的场景,当然也幻想过无数次与猴哥重逢的场景。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直到现在她也未能真正相信眼前的一切。猴哥总是保持沉默,从头到尾只有她发问才会回答她的问题。

    孙笑笑站在小山上翩翩起舞,猴哥哼唱着前不久从我这儿学会的一首歌。此情此景,不配上这首歌天理不容。

    “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

    “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浮沉,随浪,记今朝……”

    “沧海笑,烟云消,谁是谁非天知晓……”

    猴哥轻声的唱着,孙笑笑在一旁翩翩起舞。她在心中幻想着来时猴哥对她的承诺,刚才她已经开始盘算如何布置属于自己的家了。她一定要把家布置的无比温馨,也一定要花更多心思让猴哥满意。

    两个人所想之事完全不同,此时的猴哥正在紧紧盯着孙笑笑。他只想多看她一眼,再多看她一眼。或许这一眼就是最后一眼,或许这一面就是再不相见。也只有他齐天大圣,才可以轻松搞定那件事。

    这是他跟孙笑笑的最后时光,因为她已经决定送孙笑笑飞升了。入了天门成为天人,以后就不再受三界轮回之苦。但是天界有天界的规矩,很多仙人千百年不曾离开天界。即便是有幸离开,多半身上都带着任务或使命。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话是孙笑笑说的,只不过说这话时没敢看猴哥的眼睛。

    我在猴哥的右耳里,实在看不下去这种情况了。早上离开了猴哥的耳朵,晚上回去时还是老样子。不过这个天涯海角挺好玩儿的,看起来像是两个被惩罚的仙人。

    我跟猴哥意念相同,猴哥马上召唤出了土地公。询问这天涯海角的由来,不说实话就要给土地公点儿颜色瞧瞧。

    不出猴哥所料,这两座小山并未出现太久,也就是最近一百年内的事儿。两座山都是仙人所化,他们都是得到已久名声不小的仙人。只可惜他们俩一起修炼日久生情,最后触犯了天条受到了这样的惩罚。

    他们都是受人爱戴的仙人,修道成仙之后无数次帮助黎民百姓。好多凡人为了感谢他们,在无数地方为他们建起了祠堂。只可惜他们触犯了天条,而是是在最需要小心行事的关键时期。

    触犯天条自然要接受责罚,他们俩依律在人界接受惩罚。一百年的相互守望,成为了他们俩无法挣脱的诅咒。

    听到有人千里传音过来,猴哥马上站起了身。喊上正在跳舞的孙笑笑,离开天涯海角回到了东胜神州,住在了郡城一家宾馆。

    猴哥将提前准备好的东西放在桌上,跟孙笑笑聊了会儿天,最后把一杯水递给了她。有些口干的孙笑笑并未察觉异样,接过水杯咕噜噜喝掉大半。喝完之后没过半个时辰,孙笑笑只觉得脑袋有点儿胀胀的。

    是那杯水起了作用,总算没有让猴哥白费心思。逐渐失去了大部分记忆,孙笑笑眼神木讷的盯着你看。这是一张病态的脸,也是一张让猴哥无法忘怀的脸。不过这一切都该结束了,猴哥已经帮孙笑笑安排好了一切。

    那是一杯从地府带出的忘情水,很多人称呼它另一个名字,孟婆汤。多数人需要在经过奈何桥时饮用,少部分人需要在投胎之前再次饮用。

    试想一下,你每天都把当天发生的事儿忘得一干二净。第二天醒来又是新的一天,不过遇到多不开心的事儿第二天照样翻篇。

    猴哥只在地府跟孟婆要了一碗,他本想给自己留一份吧。最后他犹豫不决的时候,孟婆分完了当天最后一晚孟婆汤。

    慢慢的孙笑笑的两只眼皮开始打架,睁不开眼的孙笑笑四处寻找猴哥,然后一步一步的来到猴哥身边。在彻底昏厥过去之前,猴哥将孙笑笑抱在了怀里。

    她活的的确太累了,心中一直坚定着一个信念。既然现在已经实现了愿望,自然也需要用同等价位的作为代价。孙笑笑等到了与猴哥重逢,但是重逢再晚也有分离之时,到那时重逢就会变得极为残酷。

    我不知道该怎么劝猴哥,既然已经决定不陪着孙笑笑,送她上天的确是最明智的选择。因为他身后有那帮兄弟,无论如何不能让兄弟受到牵连。虽然他们一再坚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但是真到了那个时候作为老大绝对不能让兄弟们吃苦受罪。

    打掉牙咽肚子里,胳膊折了推袖子里。这就是大老爷们,这就是一个男人应该拥有的担当。孙笑笑应该有她的开始,应该有她继续努力的方向。但是她的世界不该有猴哥,更不该有当初那段经历。

    虽然她一直无怨无悔,但是这些年她受到迁怒。每次都会经历不同的人生,然后在一次次经历磨难之时逐渐成长。或许孙笑笑应该谢谢那些记恨猴哥的人,因为他们给了她如此完美的蜕变机会。

    有人说蝴蝶飞不过沧海,精卫填不满大海。但是这个道理不适用在猴哥身上,既然他希望孙笑笑忘了他,就不会给自己留半点儿念想。

    亲眼看着天兵驾着马车而来,带着孙笑笑去了九霄云外。那里是出入天界的新人必经之地,只有登仙之人才能说的清楚。

    依依不舍的目送孙笑笑离开,猴哥颓废的坐在树上。不管我怎么喊就不下来,最后还是二师兄的嗓门大,只一句话就让猴哥打了个机灵。他的确有点儿走神了,不过好歹他反应速度很快。

    这一别或许就是再不相见,又或者是无缘再见。孙笑笑和猴哥的故事告一段落了,以后恐怕很难与孙笑笑重逢。若不是看到手中的手帕,绝不会有人相信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

    消失在茫茫天际,猴哥摇头叹了口气。有时爱是拥有,有时爱是放手。我都没整明白的一句话,倒是让猴哥想的通透。

    既然他不能做出任何承诺,让曾经相伴的人忘掉一切才是最好的结局。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