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人一秒记住 荷包网 www.hebao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hebaoge.com

    张家没能把杨志挖走,因为他们俩根本就入不了杨志的眼。常言道,士为知己者死,女卫悦己者容。在别人都不相信那把刀是宝刀的时候,唯有龙飞跟杨志站在同一战线。不管那时龙飞出于什么目的,他都已经得到了杨志的认可。

    龙飞成了小队长,这个职务在朝廷军队里相当于伍长。只不过朝廷里的伍长手下有十几名士兵,而龙飞此时只有一个,他当然不会把杨志当成手下,因为他们是兄弟。

    杨志从小混在青州,对青州的官场不熟,但是对青州的军营很熟。他向龙飞推荐了一个人,希望龙飞可以把那人拉拢过来。如果有那人来跟龙飞混的话,杨志可以打包票龙飞的安全绝对没问题。

    天大地大小命最大,不会功夫的龙飞,当务之急当然就是多找几个武功高强之人。在这个混乱不堪的时代,身边没几个高手护着,迟早会一命呜呼。

    青州太守高鲁远最喜女色,却并不喜欢去风月场所,也不喜欢纳妾。唯独喜欢勾搭部下的妻妾,若是谁的老婆或者小妾被他看中。识相的就主动送上门去,事了之后还能完璧归赵。或许还可以升官,若敢不从后果可就严重了。

    青州太守,文官他当属第一把交椅。没有人比他的官位更大,也没有人敢忤逆他的命令。在青州当了十几年的太守,高鲁远就是青州的土皇帝。

    韩虎怎么样?够嚣张跋扈了吧,就他那样的都不敢在高鲁远面前大声说话。不是因为高鲁远官比他大,而是因为高鲁远的手段。刚上任那两年,高鲁远为了排除异己,在青州制造出了不少血案。

    他这个人嗜酒成性,却偏偏行伍出身。从小练就的一身金钟罩铁布衫,却不喜欢驰骋沙场唯独喜欢跟一帮文人打交道。

    最近一段时间,高鲁远吃啥都没有胃口,晚上睡觉还总失眠。要么就是半夜惊醒,要么就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脑海中总会出现一个人影,娇滴滴的小脸,婀娜多姿的身段,怎么听都特别悦耳的声音。那怕是她生气的样子高鲁远也很喜欢,他似乎是对那名女子一见钟情了。

    这天早上,高鲁远顶着一双熊猫眼在后院练拳。师爷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等着高鲁远想开口。一大早就派人把他喊来,不用猜也知道肯定有事。

    高鲁远打完一套拳法之后,收起拳架对身后师爷说道:“赵师爷,我交给你的事儿办得怎么样了?他同意了没?”

    赵师爷一脸谄媚的说道:“启禀太守大人,此人软硬不吃,前次我带人去他府上抢人被他打了出来。昨日我又带着厚礼去他府上,不成想还是被赶了出来。”

    高鲁远说:“你没跟他提我的名字?”

    赵师爷说:“我。”

    高鲁远说:“说实话。”

    赵师爷说:“没提您的名字之前,他对我还算客气。提了您的名字以后,他直接让人把我乱棍打出来了。”

    高鲁远捏碎了手里的茶杯,厉声道:“看来这事儿还得我亲自出马了。赵师爷,差人去林府送一封信,就说我高鲁远要请他林冲喝酒。当然不是只请他一人,就说高太守夫妇请林冲夫妇一起吃顿便饭。”

    赵师爷略显为难的说道:“大人,恐怕您这样说他是不会来的。他已经知道了您的心思,那肯轻易来府上做客呢。”

    高鲁远说:“那你说该怎么办?这段时间因为想小娘子我都瘦了,我都瘦了你知道吗。无论如何我都要得到小娘子,实在不行就找人把林冲做掉。”

    赵师爷笑着摇了摇头,如果他肚子里没有一点儿花花肠子,又岂能在高太守的手下干上八年的师爷呢。主意他有的是,就要看高太守敢不敢照做了。

    其实赵师爷多虑了,对于现在高鲁远而言,就没有他不敢干的事儿。以前又不是没有抢过,为这事儿也不是逼死一家两家了。找他拼命的人也比比皆是,但是却没有一个能成功的。

    赵师爷去了林府,并带去了高鲁远的一封信。有军务需要跟林冲商量,命令他两个时辰之内务必感到高府。高太守办差在太守府,下了班才会回高府。一个是办公的地方,一个是处理私事儿的地方。

    这封信到了林冲手里,马上被林冲撕成了碎片。把赵师爷给骂了一顿,扬言再不走就棍棒伺候。林冲的妻子从后庭走进客厅,劝解林冲不要意气用事。

    林冲是军官,按理说太守管不了他。但是韩虎前不久刚刚出事,现在的青州将军一职空缺。朝廷下令让高鲁远兼任青州将军。但是他没有调兵的权利,却有代理将军这一职位。身为青州校尉的林冲,不听他的便是违抗军令。

    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但现在是在青州城内。这一招对付林冲最有效果,受到命令他不去就是违抗军令。到时候高鲁远肯定会拿此事大做文章,到时候林冲恐难逃一劫。

    信上说让林冲带着妻子一同前往高府,这事儿他高鲁远就不用想了。莫说是一个高鲁远,即便是皇亲国戚想要打他妻子的主意,林冲也绝对不会答应。

    换上盔甲却并未带兵器,林冲策马来到高府门外。管家早已在门口等候多时,看到只有林冲一人前来,马上跑进去禀报太守大人。

    林冲被人带进了大厅,高鲁远特别热情的跟他打招呼。不知道还以为他俩是好朋友呢,其实这一次是他俩第二次见面。

    高鲁远让林冲就座,林冲推辞希望高鲁远有话快说。林冲越是这样高鲁远就越沉得住气,因为此时他已经派人去了林府。千算万算当然不能漏算,高鲁远早就知道了林冲的脾气,也知道林冲一定不会听他的话。

    在早已摆满美味的餐桌落座,高鲁远给林冲亲自倒酒,客套寒暄几句直奔正题。他在林冲面前夸他的娘子特别漂亮,虽然并未明说,其实明里暗里的话里都透着暗示。林冲一直跟他装傻充愣,最后看到有人从外面跑了进来。

    竟然是赵师爷,赵师爷远远的向高鲁远做了一个手势,然后冲林冲笑了笑转身离开大厅。那收拾高鲁远明白是什么意思,却小看了林冲其实也明白。他怕高鲁远再使什么阴招,离开前让几个兄弟把娘子送去了别处。

    林冲戎马十几年,虽然官位只做到了校尉,但是身边有一帮生死与共的兄弟。他们曾经不止一次的经历过生死,也曾把自己的后背交给对方。兄弟之义何须多言,能够在一起上阵厮杀十几次甚至几十次的,那个不是生死兄弟。

    赵师爷出的主意很好,可惜这一招调虎离山没有得逞。他带人去了林府,却没有见到林冲的娘子。后来一打听才知道,林冲的娘子去了林冲的兄弟家。那家可比林冲的背景大多了,即便是高太守也不敢轻易招惹。

    这回没有成功,下次再想这么做难度就更大了。但是高鲁远已经等不及了,他不管什么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反正他现在就要那个小娘子陪他,不能把那个小娘子弄来,他还会吃不下睡不着。

    将杯中的好酒一饮而尽,高鲁远叹息道:“林校尉,难道你就没想过再往上爬上一爬么?”

    林冲说:“我对当官没什么兴趣,只要能让我上阵杀敌,当什么官都无所谓。”

    高鲁远说:“可是你别忘了,指挥权在官职更高的人手里,他们如果是一群外行,你跟你的兄弟岂不是要白白送死?”

    这话一语双关,的确不得不让林冲慎重考虑。高鲁远这话明显是在说他自己,虽然他曾经在军营待过几年,但是他已经离开军营十几年了。根本不了解现在的形势,甚至连一点儿最基本的战场常识都不懂。

    朝廷没有指派新的青州将军之前,他高鲁远就是青州将军。虽然这前面有一个代字,但只要不是成千上万人的大战,这会儿的他确实有权利调动青州兵。

    林冲是青州校尉,当然要听从上级的命令。不管命令是错是对,都不允许他来质疑。他能做的只有服从,不仅要自己服从还要带着兄弟们一起服从。

    既然软的不行,这次高鲁远就给他换个招数。林聪可以不怕死,也可以让自己兄弟护住他的娘子周全。但是,他还有一个众所周知的软肋,这个软肋对以前的高鲁远而言根本抓不住,但是现在机会来了。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林冲再装傻也是徒劳了。既然高鲁远明目张胆的威胁他,此时的他必须做出回应。

    林冲说:“高太守,你的这些手段或许对别人有用,但是我可以明确告诉你,这招对我没用。你也不用吓我,这会儿没什么仗打,你也不可能把我跟我的兄弟派出去。即便是你想派出去,照样需要请示朝廷。”

    高鲁远眯眼说道:“林冲,你这是要跟我撕破脸了么?”

    林冲说:“你敢打我娘子的主意,我就敢跟你玩命。别怪我没提醒你,只要你敢动我娘子一根手指头,我就宰了你。”

    “哈哈哈哈。”高鲁远狂笑几声后说道:“林冲,你是在威胁本官么?你一个小小的校尉,竟然敢威胁本将军。信不信我现在就下令将你斩,然后在修书一封上奏朝廷,就说你密谋造反。”

    林冲忽的站起身,斜眼看着高鲁远说道:“你可以试试,看看青州军是听你的还是听我的。”

    就在此时,赵师爷从外面跑了进来。刚想开口劝阻二人,林冲大步走向大门,冲高太守冷哼一声拂袖离去。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