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人一秒记住 荷包网 www.hebao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hebaoge.com

    ??龙飞率众人返回村子之后不久,便遇到了一股黄巾军余孽。在于其他势力战斗中吃了大亏,逃到了这个较为偏僻的小村庄。

    他们蛮不讲理,抢夺村民们的财物,甚至还抢走了他们的家人。等龙飞带人赶去的时候,那帮黄巾军余孽已经离开村子返回老巢了。

    不少人在哭,却不敢跟黄巾军余孽拼命。他们中多数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老人和小孩,面对这种情况唯一能做的只有哭。一骑当先,龙飞带着林冲和于禁追了过去,追到了那帮人所在的老巢。

    据说是几十人的黄巾军余孽,到了之后才发现有几百人。可龙飞他们既然去了,就没有空手回来的道理。能救出几个人算几个,毕竟他们三个的体力有限,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这帮人这么猖狂,想灭他们需要一个周密的计划。

    计划跟不上变化,龙飞三人冲进去救人的时候,恰好遇到了对方召集的另一部分残余势力也来汇合了。两拨人加在一起人数过千了,而此时龙飞和林冲于禁已经冲进了对方的老巢。想撤是没那么容易了,最多也就能自保而已。

    山道之上,一骑疾驰而走。手提一杆银枪,白马白甲甚是飘逸。他刚才本该继续赶路,可听人说有三人被黄巾军余孽所困,他便调转马头前来助他们一臂之力。英雄自当扫平天下不平之事,好男儿自当该出手时就出手。

    一骑冲进黄巾军余孽老巢,不仅把这帮余孽吓了一跳,也把龙飞三人吓了一跳。他们可没想过会有援军,而且还是一个人。刚开始他们并不抱太大希望,后来他们对那人改变了看法,感觉此人定能带他们突出重围。

    白袍小将冲进老巢,杀了个三进三出,最后把龙飞三人救了出去,也把被那帮人抢来的村民给救走了。

    攀谈之下,龙飞这才得知了白袍小将的姓名。他姓赵名云字子龙,常山真定人士,先前在公孙瓒麾下做事,现如今长兄因病辞世他要回家奔丧。

    一听赵云说他在公孙瓒麾下做事,龙飞就问他有没有见过刘大耳朵。因为那会儿刘大耳朵带着俩兄弟正是投奔了公孙瓒。这也不能怪刘大耳朵命不好,怪只能怪他的背景太小了。不管他如何努力,跟那些家里条件好的人起步就不一样。

    赵云闻言大喜,话匣子一下几句打开了。他救龙飞等人本事举手之劳,可他没想到会再次遇到刘大耳朵的故交。

    在公孙瓒手下,赵云得不到任何表现其实力的机会。因为公孙瓒一直都看不惯他,觉得他再能打也只是个莽撞的武夫,而且很多时候都不给他派任务,就让他那么待着,那会能跟他说说话的只有刘大耳朵。

    不管是平时还是他离开之前,刘大耳朵级对他特别好。甚至还帮他申请过几次出战的机会,可公孙瓒就是不把他当回事。即便是出战打了胜仗,最后论功行赏的时候连他的名字都没有。

    赵云心灰意冷了,跟着那样一个老板混日子,即便是再有前途也没啥意思。他根本就不会有出头之日,还不如回家另谋出路。

    想法是早就有了,只不过一直没有下定决心离开。想走肯定是因为有人对他不好,不舍肯定是因为有人对他不错。

    理由不用他去想了,家里传来消息,他的哥哥因病去世,需要他回家奔丧。这可是头等大事,没什么事儿能够比得上这件事更重要了。他向公孙瓒请了假,也跟刘大耳朵打过了招呼。

    途径村子的时候,龙飞并未跟赵云分开,而是跟着他一起回家。走向赵云的老家,希望可以多跟他待会儿。

    来到赵云家时天色已晚,等赵云换上丧服,便一直守在哥哥的灵柩前。龙飞陪在赵云身边,陪着他一起为赵风守灵。

    按照大汉王朝的习俗,这种事唯有直系亲属才会去做。其他人这么做恐怕会沾染厄运,而赵云也这样提醒过龙飞。可龙飞告诉赵云,他希望赵风可以走的安心。也可以让赵风知道,他的弟弟将来会有出息。

    天下大乱之时,英雄辈出之日。龙飞毫不避讳先前所讲的两个目标,也是第一次跟一个还不算自己人的家伙讲他的事业。权倾天下和富家天下,跟他讲要实现这两个目标要从何做起,其中会经历什么。

    龙飞讲的时候心情很平静,可听这些的赵云心里很不平静。他空有一腔热血,却壮志未酬终被埋没。他想拥有一个建功立业的机会,也想让自己的人生充满色彩。大丈夫何惧生死,不能痛快的活一场跟死了有什么区别。

    他为哥哥赵风守灵七日,龙飞便一直陪了他七天。他不是三岁小孩,不会听龙飞说那些话就脑子一热不顾一切。他在这七天里考虑了很多,最终却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答复。或许是有人曾告诉过龙飞他有多大本事吧,他从心里对龙飞存有戒心。

    赵云老家的习俗,人数众多的家族,有人去世便可让家族青壮抬棺。因为去世的都是老人,所以谁抬棺都没有区别。可这次死的是年轻人,而且他们赵家族人不多。给年轻人抬棺有很多讲究,一般人都不愿意干这事儿。

    当地也有专门吃着一碗饭的人,只要肯出钱什么样的棺他们都敢抬。可即便如此,也没人愿意抬赵风的棺。赵云已经把钱加到了所能承受的最大数,可对方还是不肯点头。最后被逼急了,撂下一句话就走了。

    “给年轻人抬棺,少则倒霉三年,多则十年甭想翻身。这可不是钱多钱少的问题,你还是另请高明吧。”

    到了该下葬的日子,可抬棺之人还少两个。赵云可以算一个,可另一个人让他上哪儿去找呢。天快亮了,再找不到人就会让人贻笑大方,也会让哥哥赵风无法入土为安。

    不久,龙飞走进了灵堂,站在赵云对面,轻声道:“算我一个吧,就算你还你一个人情。”

    赵云诧异的看向龙飞,说道:“他们都说,给年轻人少则倒霉三年,多则十年都翻不了身。你跟我们没有血缘关系,我看还是算了吧。”

    龙飞笑道:“我现在本就啥都没有,即便是倒霉又能怎样?况且你救过我们的命,这时候还你人情正好。我这个人本事不大,可脾气向来如此。既然欠你一份人情,就该在这个时候还你。别想了,就这么爽爽的决定了。”

    有些选择是自己需要做的,而有些选择是环境逼迫你不得不选的。此时的赵云便是后者,天已经亮了,按照习俗再有两个时辰便要抬棺下葬了。他找不到别人来给哥哥抬棺,最后也只能同意了龙飞的提议。

    不过他也清楚,龙飞当然不仅仅只是为了报恩。先前他已经对赵云提过,希望他在安葬好哥哥之后跟他混。天下之大总有他们展示抱负的地方,可赵云已经心灰意冷了。

    当初之所以投奔公孙瓒,便是因为他曾经跟黄巾军真刀真枪的干过。他觉得跟着公孙瓒可以大展宏图,可以帮老百姓守护一份安宁。他一心想要冲锋陷阵,却一次又一次被排气干一些杂活。

    他不是想要建功立业,或者是当多大的官。那些对他来说都不重要,他只希望可以有一匹马,可以让他驰骋沙场。那怕是战死沙场他也无怨无悔,可就是不要让他留在后方,看着别人骑着战马出营杀敌。

    赵云最擅长的便是骑马,他在很小的时候就学会了各种马上战术。他甚至可以在马儿高速奔跑的过程中射中铜钱,百步穿杨对他而言是小菜一碟。也正是因为他从小勤学苦练,才能在今天拥有一身过硬的本事。

    两个时辰一眨眼就过去了,赵云和龙飞一左一右,身后是赵云的两个本家兄弟。四人抬棺离开灵堂,而后走去了早已挖好的墓穴所在地。

    将灵柩放于墓穴,赵云撒上了第一把土。而后众人将灵柩掩埋,最后众人散去只剩赵云和龙飞二人。这里山清水秀,是个葬人的好地方。可这里也距离村庄较远,平日也不会有人来这里打搅赵风。

    赵云坐在地上,手里拎着一个酒坛。当初离开家时,哥哥曾说要跟他喝一顿酒。他说等打了胜仗,拿军功换来的赏银请哥哥喝一坛好酒。他在公孙瓒麾下出战三次,每一次都杀敌数十,可论功行赏时就没他的份。

    不升官也就算了,竟然连按人头领赏银这一项都没他什么事。若不是临行前刘大耳朵给他盘缠,或许他现在连安葬哥哥的钱都拿不出来。

    他会记得每一个对他好的人,也会记得每一个对他不好的人。不一定会报复那些人,也不一定会报恩。但他心里有笔账,把这些好与不好都记在心里。

    给自己倒上一碗,然后给哥哥倒上一碗,一旁的龙飞把空碗伸了过来。赵云诧异的看向龙飞,最终还是给他也倒了一碗。

    远处传来一阵不知名鸟儿的嘶鸣,像是在哭又像是在笑。一直对赵云最好的哥哥走了,这辈子他都不会再遇到一个如此对他好的人了。他不后悔听哥哥的话去参军,只后悔没能让哥哥以他为荣。

    他的哥哥一心督促他勤学苦练,希望他将来能够做一个大英雄。希望他可以对得起早死的父母,希望他可以对得起家乡父老对他们的照顾。

    若不是黄巾起义,赵云或许这辈子都会陪着哥哥。种地耕作起早贪黑,不会有大富大贵,却可以平淡生活。

    他现在的脑子很乱,根本不知道该如何选择。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