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人一秒记住 荷包网 www.hebao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hebaoge.com

    客厅内,不时传出一阵欢声笑语,客厅外,八戒犹豫不决的跟在悟空身后。若不是悟空死拖硬拽,他还真没那个胆子走进客厅。

    “朱八,你来做什么?”

    看到走进客厅的两人,高员外放下手中茶杯,脸色阴冷说道。

    “伯父,我。”

    “住口,谁是你的伯父。朱八我警告你,别以为老夫不知道你那点儿花花肠子。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兰兰是不可能嫁给你的。”高员外厉声道。

    “来来来,喝茶,喝茶!”

    先前还是一副冷酷到了极致的嘴脸,一转脸就变成了温顺慈祥,仿佛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八戒跟那位副盟主的待遇,在高员外这里有着天壤之别。

    副盟主瞥了一眼八戒,笑着放下手中的茶杯,起身走到八戒面前,低声道:“今个儿爷心情好,不跟你一般见识,马上给爷滚蛋!”

    八戒像是没听到副盟主的话,只是是不是抬头看一眼坐在高员外一旁的高翠兰。后者则是冲八戒连连摆手,示意他马上离开。

    高员外向来说一不二,别看高翠兰私底下提议跟朱八私奔。但是她也没那个胆子敢当面跟爹爹顶嘴,甚至连替八戒说句话的勇气都没有。从小习惯了爹爹的强势,高翠兰早就不知道什么叫据理力争了。

    顺着八戒的目光看去,副盟主侧身挡住了八戒的视线,说道:“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信不信我分分钟让你在这个世界上消失?”

    一边说还一边指着八戒的脑门,副盟主最佳泛起一丝冷笑。他真不知道眼前这家伙哪儿来这么大勇气,竟然敢公开跟自己叫板。

    他是谁?他可是第七联盟的副盟主,除了盟主谁也管不了他。真惹几眼了,他敢指着盟主的鼻子开骂。

    既然今天八戒这么不是好歹,他就当着自己未来岳父岳母的面,好好展现一下他那学识渊博的脑子。一边指着八戒的鼻子,一边用他学了一脑子的知识来教训八戒。

    涂抹星子满天飞,副盟主一直在喋喋不休的教育八戒。不管他说什么,八戒都纹丝不动。不还嘴也不后退,就那么眼睁睁看着这位副盟主在夸夸其谈。一会儿引经据典一会儿打了比方,反正他说的那些话一多半八戒是听不懂的。

    还真像对牛弹琴,只是不知道谁是牛谁是弹琴的。八戒也真能沉得住气的,足足被副盟主指着鼻子教育了一炷香的时间,他竟然没有出声也没有动手。

    看来这几年八戒确实成熟了不少,悟空不得不在心中感叹。如果换做以前的八戒,怕是听不了两句就给动手了。八戒的座右铭可是能动手尽量别哔哔,以前的他那会给对方这么长说废话的时间。

    “我说哥们,差不多得了。你想在女人面前表现,也要看人家怎么看你是不?”

    实在看不下去的悟空出声打断了副盟主,只是想让这个嚣张的家伙歇会儿。高翠兰都已经离开客厅了,他说再说又能怎么样呢。

    端着一盘切好的西瓜走进客厅,路过八戒身边时高翠兰冲他眨了眨眼。意思八戒知道,但是正如猴哥所说。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如果今天不把这件事说清楚了,怕是以后也没机会说了。

    刚住嘴坐下,一看到高翠兰走进客厅,副盟主马上又站了起来。压根就没想着给八戒留丁点儿面子,抄起盘子里的西瓜就砸在了八戒脸上。还厉声呵斥让八戒滚出去,没有去躲避迎面砸来的西瓜,八戒始终不动如山。

    先前悟空并不理解,但就在西瓜砸在八戒脸上的那一刻,他明白了。知道了八戒的用心,也明白了八戒为何这般执着。他希望用这种方式让副盟主出气,其实就是想让副盟主放他跟高翠兰一条生路。

    如果他不点头,高翠兰就不可能得到父母的祝福。在八戒心里,如果高翠兰得不到父母的祝福,就算他对她再好一样有所亏欠。他不希望这样,哪怕是付出再多,他也想给高翠兰一个完美的婚礼。

    婚礼上不仅有他们的亲朋好友,最重要的还是双方父母。这是八戒的一个小小心愿,也是他对高翠兰的一份承诺。虽然从未说出口,却一直在为此努力。

    “是不是觉得等我撒够气了,就会同意你们俩在一起,然后解除跟高翠兰的约定了?”坐回椅子的副盟主冷笑道:“别天真了,我告诉你朱八,不可能,绝不可能。你死了这条心吧,我是不会解除跟高翠兰的婚约的。”

    “那到底要我怎么做,你才肯解除跟兰兰的婚约呢?”一直未曾出声的八戒问道。

    副盟主翘起了二郎腿,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高翠兰。又瞥了一眼高翠兰的父母,沉声道:“别说我不给你机会,只要你能答应我一个要求,我马上解除跟高翠兰的婚约。不仅如此,我还可以让你进入第七联盟,给你安排个不错的差事,你看怎么样?”

    进不进第七联盟八戒根本不在意,但是能够让这家伙跟高翠兰解除婚约,这倒是让八戒下定了决心,不管对方提出什么要求,上刀山下火海也要完成。

    随手指了指站在八戒身后的悟空,副盟主说道:“你敢挑战我的权威,自然就要有接受惩罚的觉悟。我不为难你,只要你给他来个三刀六洞,就算你已经接受完惩罚了。不过,必须你自己动手。”

    看了一眼身后的悟空,八戒嘴角泛起一丝苦笑。来客厅是猴哥提议的,没想到现在已经把猴哥也给连累了。他当然不会相信副盟主的鬼话,因为这家伙是出了名的喜怒无常。

    据说,第七联盟有不少人吃过这方面的苦头。甚至连他的正房老丈人都不曾幸免,最后还被他赶出了敦煌城。

    大步走向副盟主,悟空沉声道:“让八戒动手多麻烦,我让你亲手给我来个三刀六洞怎么样?”

    一把匕首出现在悟空手中,然后刀剑朝向悟空刀柄朝向副盟主,眨眼间匕首已经在副盟主手中。副盟主一时没反应过来,悟空却已经来到他的面前。以前他出门都会带着保镖,多了不说七八个是少不了的。

    但是,这一次他没有走出自家地盘,高老庄一直都属于第七联盟管辖。所以他根本没带保镖,一个人大摇大摆的来了高老庄。

    已经观察了这家伙好久的悟空,抬手抡起了桌上的一个碟子,狠狠砸在副盟主的脑门上。他确实太嚣张了,嚣张到竟然连名字都不会透漏给任何人。没有人知道他叫什么,见了面只能喊他副盟主。

    当然了,他比较喜欢听人把前面那个副字去掉,直接喊他盟主。

    碟子应声碎成了渣渣,副盟主捂着脑门哀嚎,悟空紧接着又掀翻了桌子。抡起桌面砸向副盟主的脑门,这一次副盟主抬手格挡,桌面应声碎裂,格挡的胳膊也发出了一声脆响。

    副盟主做梦都没有想到,竟然有人敢在自家地盘上动手。而且丝毫不留余地,每一次都像是想要了他的命。他可不是温室里长大小花,接连遭受两次攻击,第三次他已经跟悟空拉开了数丈距离。

    躲过了飞来的水壶,副盟主眯着眼看着悟空。脑门上的鲜血顺着脸颊滑落,有几滴已经流进眼睛。但是他不敢去擦拭,只怕一眨眼悟空就会再一次偷袭他。他还是小看了悟空,根本就没打算偷袭他的悟空,提议他可以先擦一擦,悟空保证不会在这个时候动手。

    实力不弱的副盟主,早就被悟空的举动激怒。再加上两次偷袭,让副盟主吃了不小的亏。如果不把悟空碎尸万段,他怎么能平息心中熊熊燃烧的怒火呢。

    “看招!”

    副盟主躬身前出,一路上留下几道幻影,以肉眼不可察觉的速度奔向悟空。一个膝撞直击悟空小腹,副盟主嘴角泛起一丝冷笑。跟他打真是自不量力,难道就没有人告诉过他们,自己曾经是一名专职杀手么。

    眉头微皱的副盟主迅速抽身,这一击竟然没有得逞,而是被悟空轻松破解了。他可没有时间去琢磨悟空的招式,不进攻就必须防守。但是他一向只会进攻,不然也配不上杀手这个行业。

    这边悟空跟副盟主打的正酣,那边八戒已经被高翠兰父母教训半天。他们是想让八戒过来拉架的,可是当他们看到这边的场面时,不约而同的打消了这个念头。

    神仙打架伤及无辜,高手之间的对决也是如此。你躲得远远的不会有事,但是如果你想在这个时候过去拉架,怕是会成为双方共同的目标。因为他们彼此都很清楚,高手对决命悬一线,谁先收手谁就会露出破绽。

    游走在副盟主身边,不时在他身上戳戳点点,副盟主自然不知道悟空是何用意。不过他倒是发现了一点儿端倪,他的移动速度越来越慢越来越慢,而且体内的灵力似乎是被什么东西给锁住了。

    现在的他最多也就能发挥出八成的实力,而且还在不停下降。在又一次击中悟空的同时,副盟主的战斗力不足先前的一半。

    他就像是耗尽了所有灵力一般,最后竟然一点儿灵力也使不出来了。被悟空抓起衣领吊在半空,然后狠狠的把他给揍了一顿。

    一把将其丢出去好远,悟空这才来到八戒身边。当年结拜时他们可都说过,不求同生共死,只求荣辱与共。很多人不理解他们的誓言,但他们兄弟四人最是明白。同生共死容易,荣辱与共最难。

    八戒不希望跟副盟主交手,只是因为他想要一个完美的结果。既然天不遂人愿,他只有把希望从副盟主身上转移到高翠兰的父母身上了。

    人也打了,祸也闯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大家心知肚明。但八戒不怕,只是想在狂风暴雨到来之前,能够打动高翠兰的父母,然后得到一份梦寐以求的承诺。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