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人一秒记住 荷包网 www.hebao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hebaoge.com

    “在这儿呢,进来吧。”

    里间传来了女魃的声音,悟空不得不硬着头皮往里走。房门被瞬间关上,倒是把悟空吓了一跳。

    “嘻嘻,怕什么,难不成还怕姐姐吃了你吗?”

    耳边再次响起那个让人血管喷张的声音,悟空已经来到了里屋门口。

    “哗啦哗啦!”

    屋里传来了水声,悟空心中一喜,急忙打开房门,说道:“姐,是不是在做我最爱吃的,额,咳咳咳,对不起,对不起。”

    “哗啦”一下,悟空把没说完的话咽了回去,然后重新把门关上。

    站在里屋门外,悟空狠狠抽了自己两个大嘴巴子。宅子里房间布局他最清楚,怎么就忘了里屋是洗澡间了。

    “悟空,好看吗?”

    “好看,额,不是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

    “嘻嘻,好看为什么不多看一会儿?”

    “咕噜”

    悟空咽了咽口水,转身朝房门走去。虽说女魃并未离开里屋,却已经感应到了悟空想要离开房间,厉声道:“你敢走,我就敢喊非礼。”

    已经抓住了房门把手,悟空最终不得不松开返身,继续站在里屋门口。

    “喏,把衣架上的衣服给我拿过来。”

    转身走向一架,拿起那件穿白色蕾丝长袍。悟空走过去拉开里屋房门,闭着眼比衣服递了进去。

    “够不着,你再往里走点儿,还不行,再走点儿。”

    听着女魃的指挥,悟空把长袍放下转身就走,一直到拉上里屋房门才算松了口气。还没等悟空彻底恢复平静,里屋的门被人从里面拉开了。

    一袭白色长袍,白皙如玉的皮肤,湿漉漉的乌黑长发,妩媚动人的眼眸。很明显女魃是在故意引诱悟空,不过悟空的定力并非常人,转过身背对女魃,结结巴巴说道:“姐,你不是说有事儿跟我说吗?”

    笑着走向放置在房间中间的桌子,光着脚的女魃每走一步就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此情此景,免不了让人想入非非。

    门外,有一人立于窗前,本来她是要敲门而入的。但是当她听到有人喊出悟空这两个字时,手便停在了半空。她本该转身就走的,可是她又心有不甘。虽然知道偷听别人谈话不好,可她真的很想知道悟空哥哥跟女魃到底是什么关系。

    “哎哟!”

    “姐,你怎么了?”

    悟空跟在女魃身后,扶住了差点儿摔倒在地的女魃。美人入怀一股清香扑面而来,竟让一向意志坚定的悟空有几分意乱神迷。

    任由女魃搂着他的脖子,连她主动送上的香吻都没有拒绝。看似应该是亲上了,实际怎样只有悟空和女魃知道。

    “你们,你们竟然,悟空哥哥,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

    “哐当!”

    屋外响起物体碰撞的声音,有点儿迷糊的悟空骤然回神,推开女魃跑了出去。他只看到一个背影,和被撞倒的几块木板。

    “别追了,就算你追上去又能怎样?”

    看到悟空想去追那个跑掉的姑娘,女魃站在门口说道。

    看看女魃,再看看黄兰跑掉的方向,悟空说道:“姐,这就是你的办法?”

    女魃笑着点了点头,说道:“这才是最好的办法,既不伤害你,也不伤害她。女孩总是要长大的,从女孩变成女人,谁也逃不开这个过程。就算是姐姐我也是如此,只不过每个人所经历的不太一样而已。”

    事情已经做了,而且看上去确实有了效果。悟空当然不会责怪女魃,不过他临走前还是提醒女魃,以后不要再这样玩儿他了,万一把持不住会出大事儿的。女魃却笑着说,出什么大事儿她都可以接受。

    看着落荒而逃的悟空,女魃捂着肚子咯咯笑个不停。直到看不见悟空的影子,她才返身回到房间。

    其实,刚才紧张的不仅仅是悟空,还有她这位大名鼎鼎的女魃。别以为只有悟空是个雏儿,她也一样。

    没有等悟空去找黄冲,这次是黄冲来找悟空了。黄冲跟黄兰一起,说是要跟悟空商量件事儿。黄兰已经答应跟黄冲离开敦煌城隐姓埋名了,不过在此之前,她要取回遗忘在皇宫里的一件东西。

    那件东西对黄兰而言十分珍贵,因为那是娘亲留给她的最后遗物。离开皇宫时走得突然,她把那件东西落在了寝宫。

    这次离开敦煌城,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所以她希望取回那件东西,也好让自己在想念娘亲的时候可以拿出来看看。

    东西不值钱,只是一根普普通通的簪子。但是它对黄兰而言意义不同,那是娘亲送给她的第一个生日礼物,同样也是最后一个。

    悟空说:“皇宫戒备森严,而且还有杨戬在哪里坐镇。不管是谁进去,都不可能躲得过杨戬的感知。一旦跟杨戬对上,一定会面临身陷重围的死局。为了一个簪子,冒这么大的风险不值得。”

    可黄兰说:“簪子是娘亲唯一的遗物,如果不带走簪子,她宁愿跟六王爷他们同归于尽。”

    话虽然有点儿气话的成分,但是黄兰的脾气就是这样。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根本就不会往回收,也不会在乎别人会怎么看。

    悟空说:“非要去拿回簪子?”

    黄兰说:“非拿不可!”

    悟空说:“我一个人去,你不许跟着。”

    黄兰说:“我自己去,不用你管。”

    悟空看向黄冲,后者跟黄兰嘀咕了几句,随后对悟空说道:“我跟兰兰在家等着,麻烦你了。”

    人们总喜欢把事情想的太过美好,却又不愿意相信其实祸福相依。

    事儿是黄兰和黄冲父女的,问题却要悟空出面解决。三人心里都很清楚回一趟皇宫有多危险,可黄兰的执拗让人不得不照做。不是悟空对她有什么企图,而是想让她赶紧离开敦煌城。

    月黑风高,悟空一人翻过内城城墙,在不惊动守卫的前提下,潜入到黄兰的寝宫。很顺利的找到了黄兰所说的那支簪子,也顺利的见到了他最不想见的人。

    “既然来了,这么着急离开干嘛?”

    chapter;